性廣法師

 

  安禪制毒龍——禪七開示錄(七)——第三日 大堂開示

安禪制毒龍

禪七開示錄(七)――第三日 大堂開示

開  示:性廣法師

紀錄整理:李素卿

時  間:2006.07.25晚間

地  點:佛教弘誓學院禪堂

 

       各位法師、各位居士,大家晚安!

       今天過得好嗎?心情還平靜嗎?

       佛陀所教導的修行之道,並不強調超常的感官經驗與特殊能力,這些境界不是沒有,但是不究竟,也絕非正法修行的目的。古代知識不發達,人類對於自然界的現象,經常會賦予神秘的擬人化或神話的解釋;到了科學進步以後,連帶的對於超常的經驗和境界,就慢慢不談了,甚至認為它們都不存在。儘管如此,我們還是要強調,佛教經典確實記載許多關於聖弟子依法修道而得神通的事蹟,因此,在修行的過程中,我們不要因為現代有限的科學觀念,而否認心意鍛鍊的特殊經驗與效果,甚至認為三界六道輪迴純屬無稽之談。其實,這些現象都存在,絕非只是心意的顯現或想像而已,我們之所以無法察覺,乃是因為它們超出了一般平常人的感官所能認知的極限。

       我們在修行或說法時,對於一般人無法覺知的經驗,不必多談,因為缺乏共通的經驗基礎,只能訴諸信仰,只會憑添錯誤的想像與不必要的爭執。我在說法時,比較著重於大家都能感知的共通經驗,至於特殊的境界或能力,我只會鼓勵大家:依著你們的定慧能力親自去體驗、印證它,就如同親眼所見般的真實不虛,換言之,也就是經典中常常提到的「如實知見」。這種因真實體驗而產生的信心,是佛教因正智而有的正信、淨信的精髓。而一切都從基礎起修,這是我們現在正在學習的功課,而我所講的,就是你們能做到的,同學們能經驗多少,我們就講多少。

 

如是因,如是果

       今天已經進入禪修的第三天,目前是以安般念為所緣來修學禪定。在之前我們一再提醒:禪修過程中,無論面對何種境界,都要掌握「斷盡煩惱,破除我執」的目標,而在未達目標之前,唯一要做的就是降伏貪瞋癡和遠離貪瞋癡。在密集禪修期間,正念正定力能在短時間被培養起來,所以同學在面對順逆境界時,應當更能體會貪不能止貪,瞋不能止瞋,若不制而隨,就會越陷越深的道理。比方說,有些同學會跑來告訴我:「師父!痛的時候,真的是越動越痛,不動反而就不痛了!」相信同學有了這種經驗以後,就不敢隨便亂動,而且也更能了解到,為什麼佛陀所說的法是清淨的、離染的。

       修行是長長久久的事情,你們現在會覺得很困難、很辛苦、很陌生,一定是過去沒有跟它結下好的因緣,才會如此。不過,因果法則是公平的,你對修行用多少心、花多少時間,它就會相對的回報給你多少。在我個人的禪修過程中,也曾碰到有些人過去生是天人,今生投生人間,大家都知道,天界眾生的禪定力很強,這些人在天上待了一、兩千年後,來到人間,他們腿一盤,眼一閉,輕而易舉地就能入定。為什麼會這樣呢?那是因為他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身心狀態。反觀我們,腿一盤,眼一閉,就開始腰酸背疼,胡思亂想,熱惱交煎,那是因為我們不習慣讓心意長期保持靜定所致。

       從不習慣安定到習慣它,是一段漫長的修行養成過程,必須像燒柴煮水一樣,綿綿密密,持續不懈,方能成氣候。有些同學一聽到入堂板聲,便垂頭喪氣、萬般無奈的走入禪堂,好不容易熬到引磬響起,瞬間就變得生龍活虎,蹦蹦跳跳地離開禪堂去。修行如果還分上下課,就會像時起時滅的柴火一樣,永遠不可能讓水沸騰,也很難培養出定慧力。

       這個禪堂的規矩並不嚴厲,我們除了做原則的道德勸說之外,就是祝福,也不太會盯著同學,修行是自己的事,如果不服從規約,不依法奉行,最後吃苦的還是自己。有些同學聽到這些提醒之後,便立刻生起勇猛心和精進心,願意連香坐禪,這是非常好的。然而,也有些同學在這個強調自尊自重、自動自發的禪修營中,不但無法在禪堂裡攝心專念,就連其他時間,也是放逸懈怠,散心雜話。我一再提醒大家,修行是訓練自己從遠離貪瞋癡到斷除貪瞋癡的過程,除此之外,我們還誦唸經文提醒大眾,而且在解說的時候,也儘量按照經義,不攙雜個人意見,希望能將佛陀的教法如實地傳授給大家。我們只能做到這些,至於要如何栽培,如何收割,就看同學自己修行的意願和努力了。

 

 

善護念

       經過了三天的禪修,大家表面上雖然平靜,但是內心的煩惱就像「茶壺裡的風暴」在翻滾。比方說,有人覺得禪堂太熱,有人覺得禪堂太冷;有人覺得光線太暗,有人覺得光線太亮。讓照顧禪堂的志工覺得很困擾,順了姑情逆嫂意,後來有些同學按耐不住,索性就自己動手調整空調的溫度了,這是很麻煩的事情。在修行的過程中,要訓練的是調心而不是轉境,境界常常是不能盡如人意的,心念卻可以透過禪定而增強堪忍力,透過覺觀而徹知無我慧;有了定慧二力,外界的橫逆與煩擾,就不是一件不能忍受的事了。況且山林道場的環境比起都市叢林,已經是很好、很適合修行了,無論是禪堂溫度還是齋堂飲食等,我們也儘量求得一個平均值來滿足眾人的需求,熱不會太熱,熱不死人;冷不會太冷,冷不死人;身心狀態正處於兩極端的人也許會覺得不太舒服,但這種不舒服絕對是可以忍受的。

       我記得自己有一次參加禪修,那一次「運氣」非常好,座位上面是電風扇,旁邊是十噸的大冷氣,只覺得滿頭滿臉都是電扇、冷氣的風,哪裡還觀察得到鼻息、安般念!當時是盛夏,我不能請求關掉冷氣和電扇;禪堂學員滿座,也無法換位子,這時我能怎麼辦?既然不能怎麼辦,那就靜下心來用功吧!其實這裡的環境並不差,終究是自己的心不安,靜定力不夠,也是自己對於順逆境界的貪瞋心太強而有以致之呀!晨誦中的經文不是提到了嗎?既不是眼繫色,也不是色繫眼,是中間有欲貪嘛!所以同學一定要時時留意自己的起心動念,靜靜地觀照,安住於所緣,保持心念的平穩專注而不與惡法相應。

       另外需要留意的是,長期禪修後身心狀態以及官能覺受會與平常不一樣,因為初學者不熟悉其中的變化與原理,所以請不要隨意對自己禪修中的身心覺受下判斷,應該在小參時告訴我,讓我來幫助你們研判,以及提供有效的建議。比如說,有時候熱得全身發汗,並不是因為空調或氣溫太高的因素使然,而是火大增盛所致。而之所以火大相現,有時候是食物、心情的關係,大家因為在禪修,心比較安靜,不但可以覺知微細的覺受,也會引發四大的增盛相:有時冷,有時熱,有時硬,有些輕等等,不一而足。碰到這些情況,最好的處理方式,就是憑藉好的所緣來幫助自己專注。在禪堂裡修行,既不是要無意義地忍受痛苦,也不是要盲目地追求快樂,而是要透過定與慧的修持來走向離苦的道路,因此,整個過程都必須和善法相應,遠離貪瞋癡。

       如果你無法降伏和遠離自己的熱惱,而只是一味地追求樂受,逃避苦受,那你要心生大慚愧、大恐懼呀!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你現在還能動,但是人生總會碰到不能如意行動的時候。你可以到加護病房觀摩一下,有些病人氣切、插管,為了怕他們四處亂抓,傷害自己,所以把他們的手腳綁在床上。這時你不妨假想一下,如果你是那位病患,被綁成這樣,你會不會難受得起瞋心?會不會氣惱得努力掙扎?不能解決問題卻瞋惱熾盛,只有徒增惡業而已!反之,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你還能正念分明,不與煩惱相應,當下就能離苦!我們雖然無法預知自己會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以什麼方式遇到身心崩離,生死交關的情境,但是我們現在可以練習,不是練習如何死亡,而是練習無論身處何境,都要能遠離貪瞋癡,禪堂是一個很好的練習場域,大家一定要把握每一個練習的機會。

       真正的禪修者是什麼都能適應的,有些人怕吵、怕冷、怕熱、怕亮、怕暗、怕食物不健康、怕水不乾淨等等,什麼都怕,最後成了瀕臨絕種的「珍奇稀有動物」,必須特別保護。真的有那麼嚴重嗎?沒有!這些都是不正思惟與錯誤行為的結果。事實上,真正能進步的禪修者是那些隨遇而安,不被外境牽引的人,因為如果你一直都很在意外界的刺激,表示你已經忘失所緣,根本沒有置心於一處。

       談到怕吵,其實,當漸漸證入色界禪,乃至於無色界禪的甚深定境時,那種感覺就好像自己被一層厚厚的帷幕罩住、隔離一樣,根本聽不到外面的聲音。若是外面的聲音真的很大且尖銳,也好像是很細微的,從遠處傳來聲響,會聽到,但是身心不會感覺驚嚇和心悸。因此,如果有人抱怨自己在定中被嚇到,我們就可以知道,他那時的心念太鬆馳了,因忘失所緣而產生恍惚惛昧。我們平常不會覺知自己的心鬆鬆的,但是禪修時,心已經能比平常安靜了,但是因為不能長期保持明覺,所以細惛沉還是會趁虛而入,這時心念過於鬆馳,不夠警覺,就會不自覺地進入細惛沉的狀態。這時外面若有聲響,就會覺得好像心臟或身體被擊中一樣,很不舒服,又因為身心交感,他又緊緊抓住這種震盪的感覺,所以才會覺得被嚇到,而且餘波蕩漾。因此,禪修不怕吵,怕吵表示功夫不夠。而且,當你被聲音嚇到時,你要很感謝那個聲音,因為它是在提醒你,你的心忘失所緣,鬆掉了。

       還有人說,怕光亮,所以不但要求用窗簾遮窗戶,也用手帕遮眼睛。其實,「天」的梵文是Deva,也就是光明,禪定力能生光明,這是進步的現象,修行當然希望眼前的「前途」一片光明,難道你們要在黑暗中摸索、打滾、輪迴,前途一片暗淡嗎?修行者什麼都不怕,他不是自找苦吃,而是他的定慧能力自然會讓他容易適應環境。禪修時越亮越好,就算是從外界來的,也沒關係,慢慢習慣就好;禪定會有光明,有些人不習慣,還會被這種光明刺到流眼淚呢!我們向來習慣於黑暗,習慣於煩惱與輪迴,而禪修就是逆向操作,順向善法,所以要逐漸適應。有時候,禪堂的光線之所以會弄得柔和一點,乃是因為我們都是從下面慢慢爬上來的人,怕大家一下子不習慣光明。哪裡最黑暗?幽冥世界!難道你們要到那裡去嗎?

       另外,禪修者什麼都能吃,不怕油、不怕鹹,很容易滿足,因為一修四大分別觀,什麼都化得掉。不是故意要去吃不健康的食物,只是強調當環境因緣無法具足時,就應調心順處,更何況禪堂中的食物,都是志工善心護持的潔淨食物。為什麼不敢給你們吃太隨便的食物?答案很簡單,因為你們不但化不掉,而且還會起貪瞋癡,所以在飲食方面還是得照顧你們。在《慈悲經》裡面提到,修行者是少欲知足易供養的,我們也應如是效法與學習。在禪堂中,我們會盡量滿眾生的願,希望你們不要自找煩惱,一定要善護念自己的心,安住於正法中。

 

 

攝耳聽法

       有些同學聞法的品質很差,無論我教什麼,他都要用錯誤的、相反的方法做一遍,等到小參時,才發現他已經浪費了許多時間把方法攪成一團,也得不到禪修的益處,必須慢慢再調整回去,弄得大家都很辛苦。我心裡常常想,你們離開禪堂後,要在什麼情況,什麼因緣下,才會再碰到有人願意天天陪著你們修行?我過去學禪時,有時禪修環境比較特殊,常常是老師說一遍,你就沒有因緣再問他第二遍了。

       以後你們也許會有更好的因緣,但現在既然已經來到這裡,而我們的身心也做好準備,願意陪大家走一段修行的路,就請大家專心努力學習,最好一次就聽懂,我一講再講是無所謂,只可惜你們耽誤進步的時間;還有,我所講的,要認真聽,照著做;我所沒講的,不要自己加。

       經過三天的禪修,雖然過程有挫折、有混亂,但是就整體而言,大家都進步了,只是有些人快一點,有些人慢一點。在我帶禪修的過程中,偶爾我也會碰到幾位非常特殊的學生,你一教,他就立刻做,而且在跟你覆述時,很純粹,沒有增損,因此不但學得快,學習狀況也很穩定。

       接下來的功課更複雜,我只要想到那一天,心裡就發麻,手腳都發軟了,因為我講解完之後,很多的學員小參時都會跟我糾纏不清,不是我講不清楚,很多問題出在照自己所想的那一套去做。這樣的聞法品質會讓各位付出慘痛的代價,因為到最後你們的問題還是得由你們自己來解決,別人幫不上忙。

       我對於修行技巧的提醒都非常簡短扼要,希望你們能夠把那幾個重點抓住,認真的用功,才不會把時光白白的浪費掉。我們大家互相勉勵,好嗎?

 

 

調弦

       透過幾天的用功,你們應當比較了解自己的身心狀況。對有些人而言,安般念的所緣是模糊的,果真如此,就代表你們現在的念力就是到這程度,這時候再怎麼瞋恚、緊抓、用力,乃至於廢寢忘食、加緊用功,都沒有用;最好的辦法就是,用平穩專注的心,面對自己當前的程度,並時刻提醒自己,不要放棄,努力精進即可。

       大家在用功的過程中,有時身體會出現一些粗重的覺受,這些覺受可能跟你過去不良姿勢或舊傷有關,在禪修中,因為心非常安靜,舊疾、舊傷會再復現。此時,如果你不正思惟,希望排除它,乃至於用瞋心去跟它相應,那就糟糕了。所以,保護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以平穩專注的心面對所有的順逆境相,並反省自己在整個過程中都不與貪瞋癡相應。

       此外,有的人性子急燥,平常或許不自知,別人提醒還不太以為然,當他碰到不順利的情況時,會全身緊繃,死命地與那個境界糾纏,希望趕快突破,這樣禪修下來,你會覺得全身像被打到一樣,非常疲倦;會覺得疲倦,是因為在禪修中對於現階段的禪修逆障無法接受,又加上心裡焦慮所致。所以,為什麼我們要提醒,不要對自己下負面的評語,例如:都是自己不好啦!這麼差勁啦!怎麼搞的,還沒有進步啊!千萬不要有這些念頭,你就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回到安般念,如果模糊,就暫時擱著,改用數息,並且讓自己像個旁觀者一樣,心念上不要死命地想要抓住清楚或舒服的感覺,死命地要排除模糊或疼痛的感覺。

       還有另一種人則是,一碰到困難,就去睡覺了,要不然就兩手一攤,不玩了,所以整個心是鬆的、垮的,呈現出來的是懶惰懈怠的模樣。這樣的人進度會非常慢,如果又加上腿痛、腰酸、身體不舒服,就會坐在那裡動來動去,像熱鍋上的螞蟻,非常可憐,這都是不正思惟所造成的。

       不要以為這些情況是來到禪堂才發生,你們知不知道?其實你們平常就是這樣過日子的,只是所緣不同而已,貪瞋癡是一樣的。所以進禪堂用功,就是繫念一個所緣,讓所有的業習在藉境練心中,降伏它們,斷除它們,這是非常重要的修道正見。因此,禪修如果有正知見、正思惟,和正確的方法,則煩惱會越來越少,人會越來越平穩,習氣會越來越遠離,生活越來越平安,然後逐漸邁向究竟滅苦的道路。我們要非常感恩,非常歡喜,因為終於有佛陀的正法能讓我們學習,如何從遠離貪瞋癡到斷除貪瞋癡。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因輕安而感到快樂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如果在困頓中還能保有平穩的心情,那就不簡單了,我這樣對你們提醒是非常重要的。我過去在某個禪林用功時,曾經碰到一位出家師父,他在那裡三年,修行一直沒有進展,因此非常憂傷,經常動不動就流眼淚,只要聽到有人進步了,就流眼淚,他總會說:「你好好喔,我都沒有。」

       時間一久,他整個現的就是愁苦相,看他鬱悶憂傷,說幾句話眼框就紅,我心裡也替他難過。有一天我跟她說:「某某師父,你的心常常在憂傷中,不好欸!這樣既傷心,又傷身,會更沒有辦法進步。你為什麼不換個念頭想,想想你平常在道場裡,事務繁多,十分忙碌,現在你有機會萬緣放下,來到這裡禪修,在這兩、三年中,不用做漢傳的早晚課,不用輪值,不用出坡,不做事每天吃飽就進禪堂坐,時間到了就出來,你三年過這樣的日子,縱然沒有成就,難道你不應該覺得還是很有福報,心情還是能從感恩中生起喜悅嗎?」

       再反觀你們,現在才第三天,有些學員也開始為眼前修道上的小小困難心情沮喪了,希望我適時的提醒,你們能夠趕快警覺,趕快遣除它們,不然你們還要長長久久修行吶,這樣下去怎麼得了啊!

       一個人要如何才能保護自己?就是用正法來保護自己:在逆境中,藉以遠離瞋心;在順境中,藉以遠離貪心。你們的逆境是一支香、兩支香,那位師父的逆境是三年欸!想想,你受得起嗎?你受得起三年的逆境嗎?在順境中起輕安相,這時要保持平靜專注是比較容易的,但是,如果三年都沒有進步,一事無成,你的心還能一直保持平靜專注嗎?所以那位師父常常哭!天天哭啊!我跟他說,「可以三年都不做事,專心修行,你要偷笑呀!」可是他的心不往這邊想,個性悲觀,沒辦法啊!

       也許你們會說,「師父你講得好聽,那你自己呢?」自己就要訓練啊!我們不要說禪修,像寫博、碩士論文也是一樣,有些人寫到快發瘋,指導教授追人,他人都不見了,甚至搬家,換電話,從此「隱姓埋名,遠走他鄉」。竟然有人寫論文寫成這樣啊!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他寫不出來,心理又不知如何調適,所以只好這樣。那我呢?我也有一段寫不出來的時候,當時我就這樣自我排遣:「寫不好也要盡力完成,了不起就三個人看(三位論文審閱教授),只要他們說通過,就好了,從此不要給其他人看,那別人不就不知道了嘛!」所以,論文再好再爛,把它寫出來就是了嘛!寫出來只給三個人看,之後放在床底下,日子照過啊!但有些人就不會這麼想,他們一心想要寫出一本藏諸名山、傳之百代的曠世巨著,因此把自己弄得瀕臨崩潰,快要跳樓,而會搞成這樣,就是個性作祟嘛!因為個性如此,所以進了禪堂,碰到困難,他還是會用這樣的個性努力去撞牆。

       我在開示和小參中所提醒你們的事項,在目前的禪修過程中,你們或許不知道它的好處,但是,等到你們要長長久久走在修行的道路時,你們才會發現,自己有很多的業習沒有辦法處理,這時你們就能體會我建議的這些方法其實很好用。有些修行的錯誤心態是要調整的,這是在保護你們,你們現在不先練習,以後如果沒有因緣碰到善知識,你只能一個人用功,或者,你只能跟那種有語言隔閡的老師一起用功,而且話又只講一遍,到時你要怎麼辦?我還講華語欸!有些老師不知講哪一國話,聽都聽不懂,翻譯又解釋不清,再加上異國環境完全不適應,在這種情況下,你還是要用功啊!

       好啦!再回來說遇到生死的那一剎那呢?手腳被綁住,再加上氣切,這時還能不能不跟煩惱相應?每個人都害怕臨終那一刻,那我們現在就要練習啊!把每一念都當臨終,成功了,升起歡喜心;失敗了,也無所謂,休息一下,再來!要每一個念頭都這樣練習啊!練習到後來習慣成自然,時時刻刻都可以保持正念明覺。因此,我所教導的方法不是只讓你們用七天,在整個修行過程中,包括從降伏煩惱到斷除煩惱,乃至於從有學到無學位,這些方法都一直用得上。

 

這幾天為大家誦念經文,提到了修學四念處、四正斷,如果你們能修學四念處、四正斷,就是遵照佛陀所教導的三十七道品,按步就班一個一個用功啊!心有欲貪如實知,如實知後,就用善法開始斷嘛!心無貪如實知,如實知後,已生之善法令增長嘛!你們就是這樣在用功啊!一定要切切實實的用功,每一支香都不遲到,不早退,只能多坐,不能少坐,這樣才能綿綿密密的持續進步。

 

 

生起善法欲

        禪堂裡不用香板,沒有糾察,也沒有門禁,所以你不用憋尿、不必忍痛;出現昏沉、掉舉,不會有人來打你,喝斥你,也沒有規定哪支香不能動。這是在尊重的前提下,鼓勵你們自尊自重,一切靠自我鞭策。外來的力量有限,一定要自己從內心湧升精進力,修行才能持恆而有進步。

        我常想,當年我自己用功時,沒有這麼幸運,沒有碰到「我現在的自己」。聽得懂嗎?意思是說,我沒有碰過像我這樣子的老師,所以在很多時候,我是自己用功的,這種過程比各位現在更艱辛吶!然而,只要精進力一湧生,就能一支香坐過一支香,不但會一心想要用功,而且還會自我期許:佛陀所教導每一種法,我都要學習,我都要親自去體驗和印證。

       這種「想要」的動力就是一種「欲」。欲有善法欲和惡法欲,喜歡修行、想要修行的心是一種善法欲,但是這種力量要從自己內心湧現,才能發揮大用,來自外界的強制力量只會造成畏縮、恐懼、交差了事的心態。希望你們修行到後來,可以達到沒事就想用功、不想散心雜話、不想與惡法相應的境界。如此,你們的修行才算真正開始上路,現在還說不準,因為這是靠團體共修,禪堂鐘板招呼你們、提醒你們而有的修行。要等你們離開禪堂、離開老師之後,還能自我鞭策,自我淨化,時時憶念三寶,勤修法行時,才稱得上是修道人。

       在經典中曾經提到有關善法欲的問題:有一位婆羅門問阿難尊者:「佛陀教導什麼方法來斷愛?」阿難尊者答說,「以欲來斷愛。」婆羅門聽了覺得很奇怪,便反問:「怎麼會以欲來斷愛呢?」阿難尊者為他做了一個比喻,他說:「我暫不回答,先請問你:你來精舍之前,有沒有先生起一個『想要』來的心?」婆羅門說:「有啊!我有生起一個『想要』來的心。」阿難尊者說:「這就對了,因為有這樣的心,所以才會籌量方便,具足各種因緣來到此地。等到來之後,這種『想要』的心就滅了。」

       各位同學!你們有沒有「想要」修行?有沒有「想要」降伏貪瞋癡?如果自己沒有「想要」增上的心,沒有人能幫得了你們。

       在修行的過程中,除了「想要」的心念要很強以外,精進力的湧生也是很重要的。所謂的精進力,就是儘管覺得困難很多,覺得快坐不下去了,但還是勉勵自己繼續安住於安般念。這幾天你們有沒有這樣試過?如果沒有,要試試看啊!要不然回去之後更難喔!

       阿含經中說精進有四類,也就是四正斷:已生之惡令斷,未生之惡令不生;已生之善令增長,未生之善令生。所以,我們經常在禪修中鼓勵各位同學,碰到逆境時,要防護其心,令瞋不增長、不生發;處於順境時,也要防護其心,令貪不生起,這些都是精進力的發揮,可以幫助我們成就修道。

       要常常生起踴躍、歡喜、精進、想要修行的心,早上的經文還記得嗎?佛陀說:「只有這條路,沒有別條路!」不要再逃開了,我們現在就正走在古仙人道上,雖然路徑很模糊,人跡很稀少,但是除此之外,別無選擇,因為其他的路都是生死輪迴之路!

 

 

 

 

教師簡介

 

電 話:886-3-4987325

傳 真:886-3ㄩ-4986123

意 見 信 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328010 桃園市觀音區新富路一段622巷28號

facebook

youtube

© 2022佛教弘誓學院 版權所有
網站導覽

 
 
 
 

 

 

 

 

學團簡介

宗旨沿革

弘誓文教基金會

弘誓菩薩學團

佛教弘誓學院

法界出版社

建院緣起

 

人物特寫

臉書留言錄

先讀為快

著作一覽

人物特寫

人間佛教禪法

近期禪修訊息

著作一覽

東方宗教養生學

學院導師:印順長老

精神導師:昭慧法師

精神導師:性廣法師

現任院長:圓貌法師

各科教師簡歷

我要捐款

 

 

招生入學

選課

每月出席

學院章程

 

 

 

 

影音專區

圖像集錦

法音宣流

東方宗教養生學

 

各期學報

 

訂閱電子報

本期電子報

歷屆電子報

 

 

出版新訊

價格

出版品介紹

電子書下載

線上購買

         

學術活動

 

 

 

 

歷屆校友榜單

與我們聯絡

會務公告

活動訊息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金剛波羅蜜多心經

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臺灣佛教研究中心

關懷生命協會

應用倫理研究中心

高雄推廣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