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8

2018年8月6日

 

 

■  學團日誌

■  「魔性訓練」的根源問題:勇敢面對亂象,鏟除尊卑意識,回歸佛陀的平等教誡
■  「因性稱異」——宗教與藝術在「性/別」主題上的交會——與泰國同志僧人Ven. Shine的晤談
■  千古艱難唯一死——師公的現身說法

■  洞觀因緣而「心無罣礙」——佛陀的現身說法

■  107年秋季「燃燈禪修營」共修通啟

■  107年學年度 研究部、專修部選讀生招生啟事

學團日誌


107.7.21 下午,昭慧法師參與「因性稱異—宗教?性別?藝術?」多元成展亞洲交流展,與泰國Shine Waradhammo比丘法師進行對談。


107.7.21 對談結束後合影留念。(前排左起:蘇貞芳牧師、Shine法師、昭慧法師、資深畫家侯俊明先生,後排左起:口譯陳彥霖、泰國公民記者、陳漢聲、劉星佑等四位青年)


107.7.23 上午於玄大,昭慧法師指導的宗研所碩士生本願法師(上圖左一)、洪立明同學(下圖左二),進行碩士論文口試。另兩位口試委員是慈濟大學鄭靜明教授(右二)與本系邢金俊教授(右一)。


107.7.23 下午,昭慧法師到台北福華飯店,出席中山女高師生茶會。(左起:昭慧法師、陳淑吟、陳美鳳、林雪蓉、蔡荷英、施淑美老師)


107.7.25 本院舉辦為期十日的「部派佛教」專題講座,禮請印、中佛教思想史權威悟殷法師主講。


107.7.25 昭慧法師參加台灣宗教學會2018年會「宗教的多元與富雜」學術研討會。上午第一場,聆聽李豐楙教授的專題演講:「行瘟與代廵——從民俗學到宗教學的觀察」。


107.7.25 下午,昭慧法師發表論文〈宗教與「非家者」的交集——台灣宗教性慈善暨社福團體「遊民服務」之現況、瓶頸與展望〉。


107.7.25 靜宜大學溫宗翰老師(左)慨允協助製作「台灣宗教之遊民服務研究」簡報PPT。


107.7.28 下午,昭慧法師出席中華易學教育研究院協會第三屆第一次會員大會,代表玄奘大學宗教系受獎。


107.7.28 關懷生命協會假本院舉辦「台灣動保青年論壇—2018寫手營」二日實戰工作坊,學員與幹部共七十多位動保青年參加。


107.7.28 開營典禮後於韶因觀景台大合照。


107.7.30 上午,安排知光師公到署桃住院檢查。下午,本院護法陳環葉(右三)及好友陳銘蘭(右二)特地自高雄北上,到醫院探視師公。(左二人:心皓、耀行法師,右一:明一法師)


107.8.3 自知光師公住院後,昭慧法師(左)幾乎每天都到醫院探望。是日,署桃安寧療護宗教師照量法師(右)探望師公。


107.8.1 昭慧法師與鄭秋玄、周麗華賢伉儷至龜山監獄探視坐冤獄的令郎鄭毅。回程秋玄請法師到園外咖啡館喝咖啡。


107.8.1 馬來西亞三寶堂青年團顧問胡元翰居士(左)來院,向昭慧法師請益佛法。


107.8.4 下午,學眾四人到署桃探視知光師公。(左起:耀行、明一、紹容、圓貌師父)


107.8.5 下午,學眾五人到署桃探視知光師公,虔誠誦唸《心經》祈福。(左起:宏量、心宇、心謙、傳法、紹容師父)

107.7.21
■下午,昭慧法師前往台北朋丁藝術空間,參加由走路草農藝/團主辦的「因性稱異—宗教?性別?藝術?」多元成展亞洲交流展的開幕、演講暨與談活動。五時半開始,泰國Shine Waradhammo比丘法師以「泰國佛教與同性戀——同志僧人觀點分享」為題,進行一小時的演講,接著與昭慧法師進行約40分鐘的對談。

 來自泰國的Shine法師出家超過28年,長期參與同志平權運動,為泰國同志雜誌發表專欄文章,也是泰國佛教的同性戀出家人,本次特地應邀來台灣,分享泰國佛教對於性別及同性戀的看法,以及當代泰國同志運動的許多現況。他提到,泰國社會較歧視性小眾,佛教則認為:這與自己的修行無關,不應過問。曾有位「人妖」想出家,去除乳房填充物後,僧團為其剃度,相較於對比丘尼及同性戀的歧視,泰國僧團對恢復男兒身的人妖,顯然有更大的寬容。

 昭慧法師回應表示:

 佛教應更積極地以佛法的慈悲精神,介入這類公共議題,讓相關人等離苦得樂,而不只是「不予過問」。依佛法的精神,佛教徒不應只顧自己的修行,而是應該要關心社會弱勢的苦難。抱持佛陀教導的「離苦得樂」精神,就著眾生當前的生命層次,幫助他減除痛苦、增強快樂。面對性小眾,如果他在穩定的感情婚姻中得到快樂,那麼佛教徒就應該支持,不應反而增加他們的苦迫。我非常讚歎Shine法師,在泰國非常勇敢地站出來,為同志和性小眾發聲。無比的慈悲與勇氣,令我相當感佩!

 Shine法師回應表示:「積極介入」而非「不予過問」,這對泰國佛教是很重要的提醒!

(參見昭慧法師臉書留言錄:〈「因性稱異」——宗教與藝術在「性/別」主題上的交會——與泰國同志僧人Ven. Shine的晤談〉)

107.7.22
■中午,本院校友錄法法師帶領三位印度學生來院,與昭慧法師餐敘。

107.7.23
■上午於玄大,昭慧法師指導的宗研所碩士生本願法師、洪立明同學,進行碩士論文口試。另兩位口試委員是慈濟大學鄭靜明教授與本系邢金俊教授。兩部論文分別以「聲」與「香」為研究內容,本願法師論文題目是〈台灣當代水陸外壇儀軌之參與觀察與研究〉,洪立明論文題目是〈芳香植物在宗教文化中的意涵與芳香療法的應用探討〉。口試結束後,法師請大家至香濃齋用中餐。
■餐後,法師到台北福華飯店,出席中山女高師生茶會。參加者包括法師當年的高中老師施淑美老師,高中同學林雪蓉、蔡荷英、陳淑吟、陳美鳳。茶會結束,法師開車載施老師返家,並稍坐片刻。

107.7.23∼8.1
■本院舉辦為期十日的「部派佛教」專題講座,禮請印、中佛教思想史權威悟殷法師主講,學員有69人。悟殷法師以部派佛教之研究享譽海峽兩岸,以簡御繁,提綱挈領,讓學生對繁瑣哲學的部派佛教,產生研讀興趣,得大法喜。本院每三年一輪開設印度佛教思想史、部派佛教思想史、中國佛教思想史專題講座,甚獲好評。

107.7.24
■下午於玄大,昭慧法師參加教務座談會。
■上午,傳法法師到高雄國際會議中心307室,為關懷生命協會主辦的「107年動保扎根教師研習暨校園關懷動物生命教育教學分享計畫」高雄場,主講「動物倫理」。

107.7.25
■清晨,昭慧法師驅車到新竹載系秘陳佳慧,一同前往台中市科學博物館,參加台灣宗教學會2018年會「宗教的多元與富雜」學術研討會。上午第一場,聆聽李豐楙教授的專題演講:「行瘟與代廵——從民俗學到宗教學的觀察」,法師並邀請他於明年上半年,至玄大宗教系為師生作專題演講。

 原先因得知發表時間只有15分鐘,法師的論文甚長,想直接用口頭報告。然而到發表會現場之後,法師衡量:或許可以運用過往訪談幾個遊民服務團體的照片,製作簡報來作簡介,會讓發表內容更為生動活潑。遂於午齋之後,與靜宜大學溫宗翰老師商討此事,他慨允協助,於是臨時使用溫老師的電腦,提供素材給溫老師,讓他整合製作成「台灣宗教之遊民服務研究」簡報PPT,溫老師也因此忙了大約兩小時,方才離開。其熱忱令法師非常感激。

 下午,昭慧法師發表〈宗教與「非家者」的交集——台灣宗教性慈善暨社福團體「遊民服務」之現況、瓶頸與展望〉。本篇論文,受到主持人陳志榮先生的高度讚賞。後續的現場提問,也大都針對法師的論文而發。

 玄大宗教系碩士洪立明同學則在稍早場次,發表論文〈芳香植物與宗教之間的神聖關係〉。

 傍晚,施忠全居士請法師兩人到展華花園會館用晚餐。施居士是玄大宗教系碩職班畢業校友,所主持之榮輔企業股份有限公司,由令尊白手起家創立,是台中地區規模最大的資源回收環保公司。

107.7.27
■下午,署桃臨床宗教師照量法師、台中永康護理之家蕭玉霜院長來院探望知光師公。

107.7.28
■下午,昭慧法師應中華易學院洪富連總院長之邀,至台中福宴國際創意美食餐廳,出席中華易學教育研究院協會第三屆第一次會員大會,並代表玄奘大學宗教系受獎。王彩虹開車伴同法師前往。洪總院長兩任理事長屆滿,主會期間成果輝煌,會議結束前,舉行新舊任理事長交接典禮。

107.7.28∼7.29
■關懷生命協會假本院舉辦「台灣動保青年論壇—2018寫手營」二日實戰工作坊,學員與工作人員共七十多位動保青年參加。課程除了動保議題及動物倫理,著重在採訪寫作、新聞稿及文案的實務試作、動保活動企劃等。希望能夠訓練動物保護議題的寫手,培養動保議題相關編輯、訪談與媒體運用,紀錄動保相關資訊之實用技能。

 第一天晚上九時,應營隊統籌吳宗憲老師所請,協會副理事長傳法法師帶領學員禪修,講解靜坐要領。上了一整天課下來,自由參加的靜坐,竟也有三十多位學員參與。

107.7.30
■上午,安排知光師公到署桃住院檢查,發現是肺部感染,晚上開始對症下藥,心跳終於穩定,肢體水腫也已改善許多。本次住院,幸有安寧病房施子健主任、黃美惠護理長與照量法師的貼心安排與悉心關照,學團師生無任銘感。

 下午,本院資深護法——遠住高雄的陳環葉,請其好友陳銘蘭陪同,特地搭高鐵北上,來院探望師公。到學院後方知師公住院,因此明一、耀行法師開車載往醫院探視,之後再送兩位居士到高鐵乘車南下。
 

107.7.30∼7.31
■連續兩日,本院長期護法楊美蘭居士號召了二十多
位志工,到其店裡幫忙分裝地藏法會請柬。第二天傍晚全部完工,順利寄出。

107.7.31
■上午於玄大,昭慧法師參加一級主管布達會議。
■上午,傳法法師到台北NGO會館,為關懷生命協會主辦的「107年動保扎根教師研習暨校園關懷動物生命教育教學分享計畫」台北場,主講「動物倫理」。
■傍晚,正在學院講授部派佛教的悟殷法師,和昭慧法師一同前往醫院探望知光師公。

107.8.1
■午餐過後,昭慧法師與鄭秋玄、周麗華賢伉儷至龜山監獄探視坐冤獄的令郎鄭毅。回程秋玄請法師到園外咖啡館喝咖啡,老板袁華意先生歡喜請客。
■下午,馬來西亞三寶堂青年團顧問胡元翰居士來訪本院。傍晚,向昭慧法師請益佛法,兩人在嵐園晤談。是晚掛單一宿,翌晨告辭。
■自師公住院後,法師幾乎每天都到醫院探望。唯獨本日,於前述行程與訪談結束後,天已甚晚,法師遂取消醫院行程。

107.8.1∼8.2
■連續兩日,住持明一法師與耀行法師、宏量師父驅車前往高雄中華佛寺協會,參加「寺務管理與發展研習」活動。

107.8.4
■下午,明一、圓貌、耀行、紹容師父到署桃探視知光師公。

107.8.5
■大陸發生重大的佛門性醜聞,引起海內外媒體瘋傳。是日,《蘋果日報》刊出昭慧法師的文章:〈宗教性醜聞的最大罩門〉,分析佛門(乃至各宗教)中的「結構性問題」。本文是針對一般大衆的短論,另有3500字左右的完整版,鳳凰網先截出3000字左右,刊載於微眾網「覺悟號」:痛定思痛:解析佛門中的「結構性罪惡」

 翌日,香港佛門網刊出完整版(題目依照總編意見而作了調整):〈「魔性訓練」的根源問題:勇敢面對亂象,鏟除尊卑意識,回歸佛陀的平等教誡〉。
■上午,來院授課兼參學的耀行法師搭機返陸,明一、傳法法師開車送機。
■下午,紹容、傳法、心謙、心宇、宏量師父到署桃探視知光師公,誦唸《心經》為師公祈福。

時事論評

「魔性訓練」的根源問題:勇敢面對亂象,

鏟除尊卑意識,回歸佛陀的平等教誡

                釋昭慧

佛門中的「結構性問題」

  每當佛門發生性醜聞時,我總不免被媒體訪談,或是受佛門同道要求,希望我能發聲。這兩天,媒體瘋傳中國佛教界的重大性醜聞,我當然也不例外地面對了同樣的課題。

  由於受指控當事人A僧位高權重,後續影響非比尋常,再加上網路世界的訊息散播極為迅速,雖然內地網管部門,已一律將出現A僧、B寺或英文「迷吐」等關鍵字的相關貼文予以刪除,但絕無可能滴水不漏,因為,那些文字業已改成圖檔,持續在大陸網域紛傳,道友們也一再透過各種管道傳送給我,更別說是港、台媒體圖文並茂且標題露骨的大幅報導。

  在主觀情感上,我十分期盼:這只是一起對A僧予以人格構陷的惡鬥。理由有二:

  一、我與中國大陸佛教界的接觸有限(與學術界的互動反而較多)。因此對佛門亂象之所以出現,在「理論」上是可以詳加解析(而且我過往在這方面已有甚多論述)。然而一旦涉及具體人物,那麼「事未易明」,我必須更為審慎。萬一最後發現,A僧完全是受到他人誣陷,那麼自己在A僧最窘迫、最艱困之時發聲批判,豈不是在落井下石,在他人傷口灑鹽?

  二、對A僧所主持的B寺中,那群溫文儒雅、學養甚佳的優秀僧人,我極具好感。因為,過往無論是在哪個傳承體系,我都很少看到男性僧人,會如此地「以法為尊」——沒有任何虛矯身段,面對一個在中國佛教界被謔稱為「魔頭」的區區在下,竟然在兩次來台參訪時造訪於我,並且真誠請益。

  他們的問題非常深刻,並且往往問到非常核心的關鍵處,顯然他們不祇是擁有「清華博士」之類世俗的亮麗文憑,而是在進入佛門後,擁有高品質的修學環境,讓他們能在佛法與戒律方面,獲得長足的進步。見弟子之素質如此,可以想見其師長之水準,以及這位師長「厚植佛門人才」的高瞻遠矚。因此雖不曾與A僧碰面,但對他自然會有某種程度的敬重,這也是理所當然。

  因此,我不想針對這起還在「調查階段」的事件,作任何對當事人的「人格品評」或「言行品評」,而想分如下三點,來談談佛門中的「結構性問題」。

性別權力不對等,正是「佛門死穴」

  面對性醜聞,不論國家地域,各宗教當局的處理態度非常一致,往往導向如下三部曲:

  第一部曲:全面地「一手遮天」。用意在「顧全大局」,以減除該宗教的傷害。

  第二部曲:局部地「劃清界線」。若已無法一手遮天,退而求其次,就是將事件導向「個案問題」。亦即:該宗教是沒有問題的;千錯萬錯,都是個案當事人的錯。個案性格乖謬、觀念偏差,以致無法領略該宗教之善之美,而受魔力支配,成為歧途亡羊。

  第三部曲:理直氣壯地「杜絕言路」。倘有哪個不長眼的晚輩或信徒,膽敢提出詢問或質疑,在佛門,必將端出「僧事僧決」、「白衣無權干預」之類,極度拉高僧權(而且還是男性僧權)的姿態,用以杜絕悠悠之口。其他宗教也有類似手法,在此不贅。

  這三部曲,共構了各宗教當局的「結構性問題」。吾人必須從根源處,勘透它所導致的迷思,否則有心人即便再熱情護教,也往往只是在「挖肉補瘡」,無濟於事!

  一、「顧全大局」的迷思:任何一起性醜聞一旦曝光,對佛門肯定是有傷害的。本次佛門中那些呼籲「顧全大局」的種種言論,其實並不意外,這已是各宗教當局在面對醜聞時,相當一致的「制約反應」。

  個人以為,宗教性醜聞曝光,真的不是甚麼壞事。為了「顧全大局」,而勸受害者隱忍了事,對勇敢揭發醜聞的受害人或第三者,卻予以強烈撻伐,讓受害者永遠躲在陰暗角落獨自哭泣,讓更多無辜的修道人乃至信眾,因無預警而「前仆後繼」地羊入虎口,這才真正是因果鏈上最可怕的「共犯結構」!

  二、「個案問題」的迷思:將事件導向「個案問題」,讓所有罪孽全數由當事人揹負起來,這種做法,看似縮小了該宗教所受到的打擊面,實則忽略了在根源處的檢討與自清。

  以本案為例,A僧已是中國佛教最高領袖,要說這只是他的「個案問題」,把他判為「邪師」、「邪教」,試問其誰能信?更何況,就我前面所述,由B寺學僧水準以觀A僧,相貌、學養、談吐皆在一般之上,要說那僅是A僧個人的「邪惡言行」,其誰能信?

  若真誠希望佛教朝向「光明面」來發展,佛門中人就請不要掩耳盜鈴,而須認真看待「性醜聞」深層、男女性別間在佛門中「權力不對等」的老問題。而這個問題的核心,正是揭發本次事件的兩位男僧,最大的迷思所在。

  例如:他們引用了佛門律典對女性管制較嚴的法規,指控A僧沒有依照該諸法規,讓尼眾受兩年學法女戒,於受戒表格上登載不實。但他們卻毫不質疑:為何女僧較諸男僧,得加受兩年的式叉摩那戒?古代容或為了「驗孕」而須如此審慎,以現代醫學技術而言,「驗孕」難道還可構成「女性必須推遲兩年出家」的正當理由嗎?兩位揭發人的其中一位,甚至對於女性出家,必須經由他們這些男僧投下「贊同票」,不覺有何不妥,只為「將她們送入虎口」而甚感內疚。實則他們卻完全沒意會到:

  正是這些壓制女性的佛門法規,讓女僧人面對男僧人時,往往自慚形穢,理性繳械,主動千方百計地合理化對方的不當言行。本次事件的女性受害人C,與其師長A僧間前前後後的對白,以及C於事後所做的全面反思,倘若完全屬實,那恰恰證明了:敝人長期呼籲佛門「應予正視」的,如上「性別權力不對等」課題,正是「佛門死穴」。倘若他們還死守古印度文明中產製出來的許多非人性「教條」不放,並且視若「佛說」、「聖旨」,那麼,已曝光的永遠只是「冰山一角」,這種「肯定尼眾理應受到二等待遇」的態度,還會繼續打造出更多「性別權力不對等」下的受害人。

  也許有人會說,即便性別平等意識,可以百分百落實於佛門之中,難道就不會有性醜聞發生的空間嗎?當然還是可能有,但那時,屬於「兩情相悅」的醜聞必將居多,屬於運用男性權柄以脅迫或催眠對方使令就範者,必將大幅減少。

越是蒙著「神聖」面紗,越是臭不可聞

  三、控方一再指稱A僧為「邪師」,A僧所述為「邪教」,然而敝人認為,最大的「邪惡」,莫過於旁觀的第三者,用些諸如「僧事僧決」、「白衣(或尼眾)閉嘴」之類理由,來共同「杜絕言路」。因為,這只會再一次地複製高高在上的「男權」與「僧權」,讓低「男」一等的女性,低「僧」一等的信眾,習慣性地繼續「依男」、「依僧」。而這正是本案關鍵錯誤——「依師」觀念——的根源!

  本案揭發者檢討B寺情況,認為問題可能出在「僧人的主業變成了做事,而不是修行。」然而他們「校勘完成的八套三十二本《南山律典校釋系列》」,這豈不是攸關修行的「正事」?倘若連這些「正事」都算不得是「修行」,那麼他們本身的「修行」知見,實在過度偏狹。

  若以為只有「禪修」才是修行,那麼我必須道出另一個讓人難堪的「佛門實相」——國內外的「禪修中心」,往往同樣發生不堪聞問的性醜聞,而且醜聞主角往往還是「禪師」本人。這一點,漢傳、南傳、藏傳都一樣,無分軒輊。因此,意圖就此事件「彰顯神聖、詛咒世俗」,藉題發揮以抨擊「人間佛教」者,恕我直言在先:你們必將難堪地發現:越是蒙著「神聖」面紗的所在,越是臭不可聞。

  實則,無論是解脫道還是菩薩道,「修行」都必須依「正見」為導,以「般若」證成。就菩薩道而言,倘能「慈心」與眾生相應,如實正觀「緣起」,那麼,「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篤信「聖教量」的佛弟子,總不會誤以為《金剛經》的如上金句,是「邪師」在說「邪教」吧?

  因此,個案問題倘若屬實,那是在「知見」上就先出錯。而且,不祇是「男女雙修」觀念有錯,也不僅是「依師」而不「依法」的觀念有錯,更重要的是,依「性別、僧俗、職級」而樹立威權,強化尊卑,罔顧佛陀的「平等」教誡,那是最根源性的錯誤知見。

  此一知見只要一日不除,那麼,由「我慢」所延伸出來的種種驕慢或卑慢,必當層出不窮。我常說:許多佛門中人,出家後往往性格大變,不出家還沒那麼「變態」,原因即在於佛門中「僧尊俗卑」、「男尊女卑」的觀念作祟,誘令僧尼二眾雙輸——成為「既自卑,又自大」的矛盾綜合體。若在性別、僧俗別之外,再加上了職級尊卑,這就成了日復一日的「魔性訓練」,讓自視尊貴者將卑微的一方予以物化,讓對方成為自己的「池中之物」。

  此時此刻,中國佛教亟須做的,不是一手遮天,不是指歸個案,不是閉塞言路,而是重拾佛法中「平等」的核心價值,視「尊卑意識」為「魔性訓練」。至於個案A,即便所揭露之言行屬實,那都只是再一次證明:強化「尊卑意識」的佛門規制,確確實實是容易令人長養魔性的毒藥,使得A僧即使過往秉性純樸,資質優越,依然在「尊卑意識」的長期浸淫之下,不覺「中毒」而魔性大發;A僧在嚴格意義下,依然是「魔性訓練」的受害者,「哀矜勿喜」可也。此時佛門最重要的課題,是痛定思痛,將那些強化「尊卑意識」,且週而復始地透過日常生活與儀軌操作,而建構牢不可拔之「尊卑秩序」(特別是性別秩序)的「魔性訓練」,從根源處予以鏟除!

——原刊於2018.8.6香港佛門網

性別倫理

「因性稱異」——宗教與藝術在「性/別」主題上的交會

——與泰國同志僧人Ven. Shine的晤談

                釋昭慧

與Ven. Shine在一幅泰國作品前合影。這張攝影以窗框(隱喻十字架)後面兩位男同志的背影而構圖,隱喻同志們受到宗教框限的苦悶。


Ven. Shine的ppt圖檔:Jazz從katoey身份轉為比丘。


Ven. Shine進行對談。


聽眾一隅。


在一幅泰國作品前攝影。這張攝影以窗框(隱喻十字架)後面兩位男同志的背影而構圖,隱喻同志們受到宗教框限的苦悶。

臉書留言錄(之五八一)
107.7.21

  下午,到臺北市中山北路朋丁(pon ding)藝術空間,參加2018「因性稱異—宗教?性別?藝術?」多元成展亞洲交流展的開幕、演講暨與談活動。這是一個國際性的策展活動,含台灣、泰國、日本、韓國藝術家的參展作品。本次展示的作品主題——「因性稱異」四字,取基督新教「因信稱義」之諧音,以藝術手法,呈現LGBT族群在宗教中所受到的限制,以及破繭而出的願景。

  5:30開始,主辦單位安排Ven. Shine Waradhammo法師以「泰國佛教與同性戀—同志僧人觀點分享」為題,進行一小時的演講,接著我再依其演講內容,進行約40分鐘的對談。

  與Ven. Shine Waradhammo雖然素昧平生,但是彼此都很期盼這一次的會面。Ven. Shine告知:他於七年前透過國際媒體,看到我主持全球第一個佛化婚禮。他還將這場佛化婚禮的畫面,放在他這次演講的ppt中作為結尾。我則對這樣一位在泰國佛教界乃至在泰國社會裡,現身說法且為LGBT爭取權益的同志僧人,甚感敬佩,並且很想聽聽泰國社會與佛教界對LGBT的態度。

  Ven. Shine展示一張Jazz由katoey轉換成比丘身份的對比圖像。Jazz曾於katoey選美會中摘下后冠。katoey,一般稱作「人妖」,個人認為這個名稱不宜。

  這張照片讓人印象深刻。想到曾為法政大學教授的比丘尼Dhammananda法師,至今猶受到泰國佛教界的抵制,看來充滿男性沙文氣息的泰國佛教界,對保有男性器官的變性人,還比對女性來得較為友善。

  由於這是一場收費的演講與展示活動,聽眾竟然坐滿了二樓的演講空間,讓我頗感意外。

  更意外的是,座中竟然有蘇貞芳牧師全程聆聽,並於Q&A時段,直率地表達了她對基督教界反同的批判。與蘇牧師是在五年前於雙連基督長老教會聚首;當時勵馨基金會成立二十五周年紀念,舉行感恩禮拜,邀請我代表佛教於禮拜中表達祝福,蘇牧師則主持禱告,大家共同期許建立一個「終止性暴力 共創性別公義的社會」。五年後的今天,與她依然因「性/別」主題的因緣而在此晤首,內心非常喜悅。

  於朋丁三樓主展的作品,是侯俊明先生的「女島」系列圖像。經青年畫家劉星佑先生介紹,方知侯俊明先生是藝術界資深前輩。回來Google了相關資料,原來他的作品擁有當代台灣藝術畫家在國際拍賣的最高紀錄。

  這次很開心認識三位青年朋友:本次策展的走路草農/藝團劉星佑與陳漢聲兩位青年藝術家。還有擔任口譯的陳彥霖先生,他是我國赴泰公費留學生,就讀泰國朱拉隆功大學東南亞研究所。他口譯得非常流暢,偶而遇到Ven. Shine述及「無我」(Non-self)或「空」(Emptiness)的概念,也會謙遜地請我向聽眾作點佛法上的補充。

  這次的演講與對談,內容非常豐富。可惜我明日續講《瑜伽師地論》,今晚還得備課,無法就本日演講與對談的內容作一概述,只能上傳幾張照片(保保與志華拍攝),略述本日與Ven. Shine的晤談情景,以饗臉友。


【臉書大頭貼說明】
  107.7.21 於朋丁的2018「因性稱異—宗教?性別?藝術?」多元成展亞洲交流展,在一幅泰國作品前攝影。這張攝影以窗框(隱喻十字架)後面兩位男同志的背影而構圖,隱喻同志們受到宗教框限的苦悶。

  宗教解決了很多問題,但它製造的問題也真不少。台灣的反同、恐同宗教人士,在前年釋憲案挫敗之後,近期已大張旗鼓,捲土重來,提出反同婚公投案,而且在各種宗教聚會場合,積極動員信徒連署。

  滿口「慈悲」與「愛」的宗教,如此大剌剌地把宗教內部的偏見與禁忌,套到全民身上,桎梏著龐大人群的心靈與行動,讓他們因而受苦。無怪乎參觀藝術展到此之時,主辦單位攝影師特別請我駐足於此,攝影為證。

生命功課

千古艱難唯一死——師公的現身說法

                釋昭慧

107.7.28 為了緩解師公的水腫,湘雲以慈心呵護,每天為她以精油按摩。

107.8.3 昭慧法師、妹妹阿芷(左)與師公留影。


107.8.3 知光師公晚年最大的幸福就是,有兩位「視病如親」的看護(湘雲與阿畫,右及左)相伴。

臉書留言錄(之五八四)
107.7.29

   前天是關懷生命協會在佛教弘誓學院舉行「台灣動保青年論壇-2018寫手營」的首日,看到久違的錢永祥教授蒞院演講,想起他近些年與我一樣,照顧著老邁的母親,不免向他問候其令堂近況。錢教授一語道出我的心聲:「感謝母親走在前面,教我如何面對老病的生命功課。」

  昨天在臉書寫下〈感恩貴人相助〉一文,小學同學Shirley Lien跟帖云:

  「法師孝行感人,你是師公的貴人。」

  我回答云:

  「Shirley, 師公才是我的貴人,讓我預習『面對老死』的功課!」

  七年前的一個下午(101.4.25),心皓師父發現師公於寮房摔跤,跌坐在廁所外的地板上。由於心皓師父沒意會到老人摔跤的嚴重性,所以扶起之後,未進行後續之送醫措施。我當時在學校,知道得晚,非常著急,立即致電師公,詢問情況如何,師公以微弱聲音告知:「十分疼痛,越晚越痛。」

  當晚十一時,學眾送師公至壢新醫院急診,照X光後發現右腿股骨已折斷。考慮到師公的完整病歷在新店慈濟醫院,因此一行人連夜以救護車送至慈濟醫院。醫院立即為師公施以止痛藥,並作一連串檢查,發現不但股骨斷裂,而且心臟業已嚴重擴大。

  由於師公平日念佛極為專注,眼前恆現大光明相,常見阿彌陀佛相好莊嚴,亦曾見淨土異象,其心境極為寧靜法喜。遇此關鍵時刻,其念佛修行果然發揮力道。面對骨折病苦,師公不畏九秩晉一高齡受術的風險,堅持要動手術,並向我大姊德風交代遺言。顯然師公寧願受術失敗後,立即往生淨土,也不要癱瘓在床而成為學眾們的累贅。於臨手術前,師公依然輕鬆地搖著扇子,讓喬主秘大感驚訝,說她在醫院那麼多年,沒看過能如此輕鬆自在以面對生死的人。

  然而,這樣一位用功甚勤,坦然面對死亡的修行人,依然無法如願以償,而得面對一次又一次的病苦折磨。作為她的女兒兼法親,我一心向三寶祈求的,不是她的「延壽」。就佛法而言,生命死而復生,衰朽的色身若撐不起有品質的生活,死後再重新打造新的學佛人生,也不是什麼壞事。

  但我很清楚的一點是,「離苦得樂」是學佛大旨。我必須盡所有能力,讓師公在老病的過程中,於生理上減除諸苦,於心理上受到尊嚴對待與疼惜呵護,讓她覺得她是「被重視的心肝寶貝」,而不是「法友們的累贅」。

  還有,自從去年師公因痰噎而呼吸中止數十秒,送到醫院急救之後,我雖然依她的心願,而簽下不接受侵入性治療的同意書,但我絕對不會為了讓她「如願往生」,而就坐視她被病苦或饑渴活活折磨至死。因此,我們總是供應品質良好的飲食,並且尋求一些可以讓她體能活化,免疫力增強的自然療法。

  我最感念的是,她老人家現身說法,讓我看到一位已有強烈「求死」意願的修道人,即使拖著衰朽色身,依然會在關鍵時刻,本能地奮力「求活」。這樣活生生的教材,讓我對那些過度輕鬆地看待「安樂死」的言論,十分地審慎以對。大姊曾不解地詢問我:「既然師公有往生意願,為何還要把她救了回來?」我回答她:「假若連那些不帶侵入性的治療,我都完全放棄,那將違背『讓生命離苦得樂』的佛法要旨!」

  我知道,在那樣關鍵的時刻(如去年的痰噎窒息時刻),我只要狠下心忍個兩分鐘,她的全身痙攣與痛苦掙扎到面部扭曲的表情,都將會成為「過去」。但是,我必須嚴肅地說:在那一刻,蒙受如此鉅大痛苦的師公,是否還能有這麼大的念力,讓自己「正念分明」,而不被極端痛苦的生理覺受拉扯過去?坦白說,我並不那麼樂觀!因此,如何協助她老人家「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意不顛倒」地往生,而不是無謂地延長壽命,這才是我當前最重要的責任。

  今天下午,看到青林臉友的跟帖,甚有感觸。因此接下來將把兩人的對話披載出來,以饗臉友。


洞觀因緣而「心無罣礙」——佛陀的現身說法

臉書留言錄(之五八五)
107.7.29

青林:

  師父,我不願自己和親戚家人這樣老去,對自己,對大家,都很辛苦。我終於瞭解到古代所謂高僧、大師,為何選擇坐化。這樣,生不帶來,死不帶去。

昭慧:

  師公更不願意,早就期盼快些往生。但這不是主觀上的「願不願意」可左右的,「坐化」云云,更是將「特例」當「通例」。佛陀也沒「坐化」,而是在臨命終前深受背痛之苦。

  真正的學佛智慧,是學習「安忍」於當下情境,不可因事與「願」違而生煩惱。我很感恩師公老年這段因緣,這是平凡修道人在面對無奈與病苦時,從中賦予意義的紮實功課。

  佛陀也許離我們很遠,但我遇到過的高僧或大師,從未有一人是「坐化」的,大都於衰病中緩步走向死亡。泰國的阿姜查是高僧,他老年時中風,癱瘓數載,方才離世。

  很多佛弟子,對修行作了過多不切實際的想像,這容易讓佛門「造假」以滿足信眾的期待,如:燒出舍利子,坐缸而肉身不壞。這些「特例」一旦被視作通例,往往逼到高僧「死不安寧」,活著的人也只好配合信眾需求,造假以對。老實說,這些真假半參的佛門神話,不但不會讓人洞察諸法實相,只會長養佛門中人的愚痴。宜乎慎之!

  還有,「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每人不都如此?這哪是「高僧、大師」的特權?

青林:

  金剛經裡的「無人相、我相、眾生相、壽者相」,請問「無壽者相」,是否時間到了,就放下自己的肉身呢?感恩!

陳悅萱:

  青林,壽者是指「時間」,不是指「時間到了」。

釋昭慧:

  你錯解了。那是指對佈施等功德在未來生命中是否兌現,了無罣礙!

  至於「時間到了」云云,非常抽象!因為何時方名「到了」?並無判準。

  請記住,佛陀在「時間到了」之時,還特意依四神足中的「勤神足」勉強留壽,以待弟子們的到來,好對他們作最後叮嚀。他甚至還三番教導阿難,可以向佛勸請住世,佛可依眾生願而再行延壽。

  難道高齡八十且色身衰朽的佛陀,不知道在生理時鐘上,業已「時間到了」?為何他還要逆向操作以留壽?這不才是佛陀現身說法的教示嗎?他想的都是如何將生命作最大化發揮以「饒益有情」,而不是自己「早死早超生」的好處,這才是真正洞觀因緣而「心無罣礙」的能耐!

禪七通啟

107年秋季「燃燈禪修營」共修通啟

 

  本次禪修營禮請緬甸籍燃燈禪師(Sayalay Dipankara)指導禪修。

  禪師乃緬甸帕奧大禪師(Sayadaw Pa-Auk)座下最傑出之女眾弟子,止觀證量高深,盡得帕奧禪法精髓;兼能善觀根器,給予禪修學生具體而有力的指導,誠為當代不可多得的善知識。

  今蒙禪師慈悲撥冗,蒞台指導禪修,希望學人把握此一難得求法機會,踴躍報名參加。

禪修時間:107年11月12日 下午2∼4時入堂報到

     11月13日∼11月19日 正修七永日

     11月20日 中午圓滿出堂

禪修地點:佛教弘誓學院

招生員額:108名,須全程參加

線上報名:https://goo.gl/qFmyVA

     *歡迎報名護七志工。請在姓名欄填寫:某某某(報名護七志工)
親自報名:佛教弘誓學院 Tel:03-4987325、0935043323 Fax:03-4986123

電子郵件:hong.shi@msa.hinet.net 聯 絡 人:張莉筠居士

費用:全免
報名方式:

 1.即日起受理報名,額滿截止。可來函索取報名表,或於網站線上報名。

 2.報名截止日:107年10月31日。

備 註:
請自備睡袋、禪修及盥洗用具、個人常用藥品。
在家眾著灰色居士服或灰色寬鬆便服
出家眾著灰色長衫,備袈裟與戒本,以為入眾禪坐與誦戒之用。

招生啟事

佛教弘誓學院一○七學年度

研究部第二十六屆、專修部第十九屆

入學招生啟事

指導法師:昭慧法師  院長:圓貌法師

教育理念:研習印順導師思想,提倡智慧、慈悲、勇健之菩薩精神,推展解行並重且契理契機之人間佛教。

教育目標:戒、定、慧三學兼備,漢、藏、南傳教理並重;以養成心胸開闊,深思篤行,關懷人間之行者為教育目標。

學制特色:1.每月集中上課,以兼顧道場職務與學業進修;修課期間,可通勤往返。

      2.專修部——三年畢業;每月集中上課四天。

       研究部——採學分制;每月集中上課一至四天。

      3.本院已與玄奘大學宗教學系合作,學眾若入玄奘大學宗教學系、所或學分班就讀,已修相同科目得於入學後申請抵免學分。

報考資格:(一)僧眾,或有心修道之信眾。(學雜費全免)

      (二)專修部不限學歷。

      (三)研究部:1.曾於佛學院修滿六十學分以上之佛學專業科目。

             2.大專以上學歷(錄取後須補修四門專修部課程)。

本期課程與師資:

(一)研究部:(至少選修一門, 每一門課程須滿20人方纔開班。)

     1.中國如來藏典籍

     2.阿含經

     3.中觀論典

     4.妙雲集研究(一)

     5.宗教倫理學

     6.部派佛教專題研討(暑期開設)

     7.瑜伽師地論專題講座(暑期開設)

     8.日文(暑期開設)

(二)專修部:(課程皆必修)

   一年級:(每一門課程須滿30人方纔開班)

     1.基礎佛學 ,2.佛門儀軌與佛教戒律學

     3.佛教經典導讀,4.禪學概論

   二年級:

     1.大乘法義 ,2.妙雲集(一),3.印度佛教史,4中觀哲學

   三年級:

     1.妙雲集(一),2.中國佛教史

     3.唯識哲學,4.宗教倫理學

本期師資陣容:

昭慧法師、悟殷法師、見重法師、見岸法師、黃運喜老師、劉嘉誠老師、真聞法師

德謙法師、心住法師、自憲法師、圓貌法師、地寬法師、妙玄法師、德涵法師

真啓法師、德檍法師、傳法法師、耀行法師、心皓法師

考試日期:107年5月6日/佛教弘誓學院

報名日期:即日起受理報名(明年補考入學考試)

報名手續:請來電本院院秘書心宇法師,或於弘誓網站採取線上報名(https://goo.gl/xA9kXz)。線上報名者請將600字以上自傳以email傳遞,並另行郵寄學歷證件影本、佛學院成績單影本(研究部)、最近兩吋照片2張。郵寄佛教弘誓學院秘書室:

      地  址:32850桃園市觀音區新富路一段622巷28號

      電  話:(03)498-7325 院祕書心宇法師

      傳  真:(03)498-6123

      網  址:www.hongshi.org.tw

      電子郵件:hong.shi@msa.hinet.net

請輸入E-Mail

若內文有亂碼出現,請至: http://www.hongshi.org.tw/userfiles/epaper/hongshi pic5/408.html閱讀正確版

佛教弘誓學院 桃園市觀音區新富路一段622巷28號 Tel03-4987325 Fax03-4986123 hong.shi@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