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

2015年1月6日

■  何處春江無月明——敬悼「人間佛教」大師兄:傳道法師

■  懷念好友傳道法師

■  敬悼傳道法師

 追悼文

何處春江無月明

——敬悼「人間佛教」大師兄:傳道法師

                  釋昭慧

103.12.30

  傳道法師,我們敬愛的人間佛教大師兄,也是我長期在教界與社運界的師友、戰友,已於昨半夜安詳示寂,享年七十三歲。

  道師父,菩薩道長路漫漫,但依您的慈悲與智慧,何處春江無月明?請您稍事休歇,去去就來!咱們後會有期!

  法師的一生,請參看:
  1.妙心寺〈第四任住持 傳道法師──佛教環保勇將傳道法師〉(拙著)。
  2.《人間佛教的理論與實踐──傳道法師訪談錄》(釋傳道口述,闞正宗、卓遵宏與侯坤宏採訪,臺北:國史館,2009年8月初版)
  3.《弘誓雙月刊》109期系列慶賀法師七秩華誕文。

99.10.31 於妙心寺建寺五十周年慶上,傳道法師致詞。

100.3.12 本院舉辦第十屆印順導師思想學術會議及法師七秩華誕。

 

為第十屆印順導師思想學術會議及法師七秩華誕,分別出版兩期《弘誓雙月刊》之專輯為賀。

 

 追思文

敬悼傳道法師

           林建德(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副教授)

   今天藍吉富老師電告傳道法師圓寂之事,通話中我故作鎮定,一掛斷電話,內心波濤洶湧,久久不能平復,又一位「人間佛教」的善知識離開我們了,享年七十四歲。

  十多年前,我和「現代禪」師友打筆戰,寫了一些文章,集為《諸說中第一》,透過昭慧法師引介,由傳道法師主持的「妙心寺」出版,法師還特地為我寫序。至此之後,法師對我關愛有加,猶如關愛一切印順導師思想的認同者和追隨者。

  法師熱情直率,是個妒惡如仇、有話直說的性情中人,社會上或佛教界不公不義之事,他皆勇於發出不平之鳴,如以行動撕毀「八敬法」即是一例。

   大約是2012年四月之事,我發表一篇印順導師和當今教界長老思想比較的論文,法師在研討會上,當著大眾面前「棒喝」我,說我性格愈來愈「圓融」(其實他想說得是「圓滑」),這幾年感覺不到我的進步,反而是退步。 

   原來傳道法師認為印順導師是獨一無二的,放眼當今教界長老大德,無人足以和我們心目中的導師相提並論;而我的比較性研究,不是高捧了他們,就是降格了導師,對此他感到很不以為然。

  法師的真誠耿介是我所激賞的,因此我並沒有為自己辯護,知道這是師長愛深責切的指導,作晚輩的只有受教和感恩。

  事實上,傳道法師說得正確,這幾年在「大愛」的感召下,很多事情都用情感思考;而我也曾向法師表示我遇到的兩難問題,在面對「正義」和「慈悲」兩個價值抉擇內在衝突時,到底該是「願同少弱抗強權」?還是冤親平等,「大愛灑人間」、「大愛無國界」呢?對此,法師說沒有標準答案,就看我自己怎麼抉擇。

  法師身體不好,年輕時摔傷脊椎,又曾有肝癌,患有呼吸中止症,睡覺必須帶上氧氣罩。他曾說很多病人去看他、請求他開示,一聽到他的病況,那些病人再也不覺得自己是病人了。而他雖然多病在身,但談起佛法,卻總是精神抖擻,絲毫不見病態病容,反倒說法不倦,尤其品評時事人物更見十足火力;法師可謂一身是病,同時也一身是膽。

  法師曾引導師說過的一句話,以此自勉勉人──「對佛法有正知正見的人,隨時隨地都可以死!」法師雖多病,但我一直覺得他會病得很健康、病得很長壽,但沒想到只是去了一趟醫院,隔天就再也回不來,「無常」若是,任何人也莫可奈何;值得慶幸的是,法師所具足的正知正見,讓他作好準備,既不怕死、也不避諱談死。

  對佛教行者而言,「念死」即是「念無常」;若就大乘佛教觀點,並沒有「死」這回事,「死」是另一種形式的「生」,菩薩行者累生累世乘願再來而精神不死,傳道法師即是一例。

  法師的色身走了,但烙印在我心中的光影永不磨滅,而他曾經為佛教、為眾生的福慧資糧,法身功德,也將常住於虛空法界之中!

(2014.12.30寫於花蓮中觀室,2015.1.1修訂)

 臉書留言錄

懷念好友傳道法師

       盧俊義(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東門教會退休主任牧師)

100.3.17 關懷生命協會舉行第七屆第一次會員大會,盧俊義牧師(右)與傳道法師(中)、昭慧法師合影。

94.5.25 關懷生命協會新舊任理事長交接,常務理事盧俊義牧師(中)監交印信、財產清冊等,昭慧法師笑稱:「法師做事,牧師監督。」盧牧師笑應:「法師做事,牧師放心!」(左:性廣法師,右:傳道法師)

103.12.2

   認識傳道法師是在1992年,我和天主教王敬弘神父很榮幸地同受釋昭慧法師邀請,參與她發起組成的「關懷生命協會」。協會成立那天選舉理監事,我和王神父都被推選為理事,傳道法師為監事。當時我就覺得非常奇怪,怎麼會有佛教法師取法名為「傳道」?因為在我狹隘的認知裡,只有基督教會講「傳道」這個名詞,佛教怎會用「傳道」這詞?

  然後在1993年初,台南鹿耳門天后宮在農曆過年舉辦所謂的「文化活動」,由民俗學家劉環月等人策劃,活動的內容包括抓春雞、泥鰍等活動,協會決定對此活動表達嚴重關切,我們幾個理監事有個共識,希望透過民眾日報闢專欄撰稿對天后宮這項春節活動表達異議。我因為身為基督教傳道者,若是撰稿用詞造句稍有不慎,很可能引起更大的糾葛,因此,寫好之後還是先傳稿到協會請他們看過且潤稿。但當協會理監事等同仁所撰寫的稿子陸續刊登出來後,引起鹿耳門天后宮的幹部相當不滿,特別是策劃此項「文化活動」的民俗學者劉環月等人相當忿怒,該宮除了向關懷生命協會提出嚴厲抗議外,也表示要「打官司」。

  協會因為剛成立,認為有必要和該宮及這些民俗專家討論對生命關懷的意義,並說明協會對關懷所有生命權的態度。因此,決定由理事長釋昭慧法師、我,以及在台南妙心寺住持的傳道法師參加,地點就在台南文化中心會議室。對方來勢洶洶,不但揪了許多信徒,並出動一部三噸半重的小貨卡車,且車上確實是有些棍棒之類的物品,不過我不認為那些東西是衝著我們而來,但看了心中已經有點寒意。傳道法師大概是看見我臉部的表情有點膽怯吧,他站在我耳邊說了這句話:「盧牧師,這種場面我看多了,不用擔心。」這句話讓我從此對傳道法師和其他法師有另一種新的認識:佛教法師對人世間生態的瞭解之多,遠勝於一般學者專家,更勝於我們這些自命見識廣聞的基督教傳道人,他們只是深藏不露而已。

  果然,在會談中,對方看見我是基督教牧師(因為我穿著牧師服),有意想要掀起「宗教對抗」的態勢,卻沒有想到傳道法師說了這樣的話:「不要以為我們人少就會怕你們,你們要怎樣?」他的話剛說完,整個會場的氣氛就轉趨緩和的許多,真的令我刮目相看。因為這樣,接續昭慧法師就解釋說明協會的主旨和用意,特別是佛法對眾生之生命的態度和觀點。會談是圓滿結束,而廟方也決定此後不再舉辦類似的活動。也讓我第一次認識到佛教法師在事理的分析之敏銳大開眼界。

  有了這次的認識,加上幾次召開理監事會的互動,我們有了更緊密的聯繫。他曾邀請我去他住持的台南妙心寺為他的子弟專題演講,有一次,我提早到該寺,他特地帶我參觀圖書室,並且讓我知道那些都是他的藏書,放在寺院裡讓子弟使用,也正在著作一套關於佛教經典詮釋之書,好教導子弟之用。那時圖書室正有一位子弟拿著毛筆在案桌上書寫著,他告訴我說那位子弟發願要抄寫一部「大藏經」,讓我感到敬佩萬分。因為那讓我想起過去基督教在宗教改革之前,許多進入修院的修士就是發願要抄寫聖經一樣。

  後來我從嘉義西門轉換到台北東門教會牧養時,有一個禮拜五早上,我突然接到他的電話這樣說:「盧牧師,我有位子弟得知台南這裡有間基督教會拆禮拜堂準備重建,搬運拆毀廢棄物的工人在垃圾堆中發現有一支十字架,上面還有一尊耶穌的雕像,覺得怎可以將耶穌和十字架丟棄在垃圾堆中,且發現該耶穌的雕像很尊貴,因此,我的子弟特地來告訴我,我就要這位子弟去把這支有耶穌的十字架買了下來。我發覺這是很尊貴的聖物,不知道你是否有意願要這十字架和雕像?」我二話不說,隨即就回說「我要」,而他在電話中也立即說「我送上去給你」。我以為可能還會等幾天,或是下次協會開理監事會時會帶上來,卻沒有想到當天晚上我在帶領查經時,傳道法師突然來到東門教會,我嚇了一跳,然後看見他用氣泡紙將該支有耶穌雕像的十字架包得非常整齊,且是雙手捧著下車走到禮拜堂門口,他說「專程來奉送,現在要趕回台南去」,這件事讓我感動到不行。回到查經班,我當場拆開來拿給所有學員看。有好幾次我在查經班都會對學員說:「佛教法師是這樣子對待我們,而我們直到現在都還是拿著劈柴刀將佛教神像給劈了下去!」

  我將該尊有耶穌雕像的十字架放在客廳,兩次搬家要移動時,我都想起傳道法師很小心翼翼地捧著這十字架和耶穌雕像的影像,一直到現在每天看見這十字架和耶穌,我就會想起他的愛和尊重基督教信仰的嚴謹態度,反省我基督教傳道者,我就感到相當汗顏和慚愧!

  跟昭慧法師和傳道法師一起開會,總是讓我學習很多,特別是他們在分析事理,以及對有可能引起紛爭的案件,堅定且明確的果斷裁定,總是讓出身長老教會傳道者的我感到自己的幼嫩和不足。

  傳道法師雖然走了,但他留給我的將會是永遠學習榜樣,特別是對我這個出自基督教的傳道者,他寬懷大量的胸襟是一輩子學習的典範。

(本文刊登於2015年1月5日蘋果日報)

請輸入E-Mail

若內文有亂碼出現,請至: http://www.hongshi.org.tw/userfiles/epaper/hongshi pic4/303.html閱讀正確版

佛教弘誓學院 桃園 市觀音區大同里11121-5號 Tel03-4987325 Fax03-4986123 hong.shi@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