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師生論壇瀏覽師生論壇文章
  • 論文:談出家僧眾的訓練與管理──由臨終關懷宗教師問題探討起
  • 作者:釋道興

談出家僧眾的訓練與管理──由臨終關懷宗教師問題探討起

  近一兩年來僧眾的訓練與管理問題,由於妙文尼與沙彌學院事件受到新聞媒體廣為披露的影響,不禁讓人覺得應當要深思與檢討了。欲探討這個大問題,切入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種。筆者試圖從照顧臨終病者的僧眾先談起。何以故?筆者思惟僧眾因應現代社會文化及資訊知識急速轉變的需求,僧眾服務臨終病者是必然趨向之一。而且臨終照顧(又名安寧療護或緩和醫療等)才剛起步,訓練與管理的問題比較單純。加上筆者個人的學習領域以此主題為重,是以採取探討臨終關懷宗教師先談起為宜。

(一)宗教師的工作原則

  佛教臨終關懷宗教師的訓練與管理問題,目前尚處於研發階段。參考基督教在醫院的牧靈工作訓練手冊,有以下的幾個基本規則,可以做為架構臨終關懷宗教師訓練與管理的參考:

  1. 探訪之前先照會或詢問值班護士,第一次的探訪更應如此。
  2. 醫院規定的探訪時間必須遵守。如果探訪時病人正在睡覺,最好留個紙條讓他知道你來過即可,以不干擾病人休息為原則。
  3. 探訪時碰到病房關著,不可冒然進入,以免造成不愉快場面。
  4. 探訪時要注意觀察病人的情況和四周的文字與儀器。小心地觀察可幫助我們了解許多事情,例如:吾人可自病人所使用的儀器得知病況的嚴重性。
  5. 與病人談話的時候,站立的位置要適中,務使病人談話時身體舒適。不論探訪時是坐或站,應避免使病人面對強烈的光線或有任何身體上的不適感覺產生。
  6. 探訪時不談醫生、護士、或其他醫院工作人員的長短。關於病人對醫務人員的埋怨,最好小心聆聽而不予置評或介入。
  7. 與病人談話時聲調要適中,不應音量過大使人耳朵難受,也不要小聲得讓人聽不清楚,切記不要干擾到隔床的病人才好。
  8. 探訪時不談論其他人的病情,因為住院的病人一向都非常敏感。
  9. 探訪時不坐在病人的床上,這樣往往會造成病人的不適。
  10. 探訪要簡短。除非特別的需要,否則以不超過二十分鐘為宜。(過長的探訪反而變成病人的重擔和心理負擔。)
  11. 多次的探訪勝過一次的長談。
  12. 探訪時切勿扮演醫生或護士的角色。即使你曾受過醫學的專業訓練,也不可在病人或醫務人員的面前提供意見。如果非說不可,也應私下和醫護人員商量,否則對病人有害無益。
  13. 探訪時要接納病人所表達的各種感受。不懷疑病人所說的話,也不否定病人的感受。自己少開口,讓病人多說話。倘若病人無話可說,靜靜的陪他一會兒也可使病人感到安慰。
  14. 依實際的情況需要為病人舉行宗教的儀禮,如:唸佛或祝禱,不要機械式地以祝禱為探訪的結束。
  15. 對那些不明宗教背景的人,須注意下列三點:(1)病人曾否使用過宗教語言?(2)病人是否認同或接受你的的角色?(3)病人是否面臨手術或其他嚴重的病症?上列的問題如果有一個答案是肯定的,則無論如何記住一個原則:須徵求病人的同意(例如:我們一起祝禱好嗎?)

  為何要拉拉雜雜介紹這些?原因出在許多助人者常常以自己想照顧別人為思考中心,而忽略對方的真正需求以及對人的基本尊重。這些原則主要是以維護人之尊嚴為出發點。

(二)宗教師的工作實務內容

  佛教臨終關懷宗教師在實際工作時,要能瞭解死亡雖不可避免,但卻可以選擇面對死亡之態度。以此精神幫助患者能學習以健康的心理,尊嚴、安寧之心境,安祥地往生。故而最基本要能:

1. 瞭解病患心理:死亡學大師Kubler-Ross醫師指出臨終病患五大心路歷程:否認與孤立期、憤怒期、討價還價期、沮喪期及接受期。病患也可能會有罪惡感或孤獨感。要瞭解病患的心理反應及各種可能的背後因素,這真可謂是一門相當龐大的學問。

2. 個別輔導病患:

 (1) 能與病患保持親善之關係,持續地關心與扶持。
(2) 讓病患漸漸學會接受與家屬分離之意識。
(3) 調整與適應生活的改變、責任的分擔。
(4) 培養患者接受身體病痛,以及與親友要分離之憂傷感情。
(5) 陪伴患者度過危機、痛苦時期。(6) 作最後的告別,運用直接或間接方式,表 達永恆懷念的心意。

3. 做臨終前的輔導

 (1) 幫助病患安定心靈,支援病人靈性成長需求使其漸能對死不懼怕。
(2) 病患若真實希望談死亡,可以坦白對談。
(3) 多訪問他,鼓勵家人多關心他、成為兩造的溝通橋樑。
(4) 小心言語,可應用祝禱、讀誦——這是很好的安慰與表達語言。
(5) 若不能用言語傳達,可用手觸摸及使用肢體語言,使病患獲得安慰。
(6) 幫助病人使他們把想說的話表達出來,釐清信仰上的疑點。  
(7) 消除病患的罪惡感,使他們有機會無罣礙地坦白說出,並且得到懺悔與寬恕。
(8) 把握臨終前執行使病人安心的宗教儀式。
 

4. 做臨終後的家屬悲傷輔導

 (1) 能幫助家屬走出傷痛,安定其心靈,漸漸使其接受病患之死。
(2) 可以坦白對家屬談自己處理自己傷痛的經驗。
(3) 多訪問鼓勵家人,促成家屬走完悲傷過程的發展。
(4) 若不能用言語傳達,可教導家屬彼此用擁抱及使用肢體語言,使家人能釋放一部份傷痛。
(5) 幫助家屬把想說的話表達出來,或完成宗教喪禮的進行。

5. 與團隊合作

 (1) 能維持團隊醫護工作的進行水準,不是當作在展現個人宗教領袖魅力。
(2) 可以提供自己處理的經驗,協助團隊照顧更臻成熟。
(3) 扮演團隊協調溝通的角色。
(4) 解答信仰上的不清楚的問題。

6. 成為死亡教育的研究推廣者。

(三)宗教師該具備之條件

  僧眾是傳承佛法的動力凝聚者。僧伽若想自利利他而投身於臨終關懷的行列,除了要體會佛教無我的義理之外;僧侶因應社會結構的改變,關心人類福祉,還要訓練自己宏觀一點,從全世界的角度來看問題,不要把自己局限在佛教固有的僧團包袱裡。此外,僧伽還扮演一項任務即是幫助信徒對佛法的洞察。所以,幫助即將臨終的人對其死後歸趨有所了解,是福慧雙修的工作。

  但是,在整個教內,僧伽教育還未成型前,佛教臨終關懷宗教師該做那些事?可做那些事?這些均待有心人士來耕耘。筆者匯集西方基督教牧靈關顧的資料,加上個人臨床的經驗,歸納出身為一位臨終關懷的宗教師,需具備的條件:

  1. 必須鼓舞自己有能力健康面對死亡這般嚴肅的議題。
  2. 必須發展出一套佛教教義下相當清楚的死亡理念,如果死亡的理念模糊或缺乏這方面的教導,正表示他這方面的認知有限。
  3. 應該具備有面對死亡或照顧臨終病人的經驗,也許是來自於擔任前輩醫院宗教師的助理時觀摩而來的,或是對死亡心理學有相當研究才行。
  4. 應當學習如何安慰臨終者及其親屬的諮商輔導學。
  5. 要曾經學習過明確的死亡理念及各種面對死亡的傳統態度,以及傳統習俗與喪禮的關係。
  6. 應曾被教授過如何處理隨著死亡存在事實所帶來的情緒掙扎。

  因此,僧伽從事走入人群的宗教師工作,慢慢地應該更可確認專職於某一種單一領域會比較圓滿些。

(四)宗教師的工作意義

  由上述宗教師的工作實務可以瞭解這是一種科學,也是一種藝術。宗教師的工作特點上,可觀察到數則意義:

  1. 宗教師的工作是一門學科,專以研探有助於個人及團體關係之學問。
  2. 是一種專業、專以幫人們提升個人的精神層面,找尋生命意義的工作。
  3. 是一種專以維護個人與團體之和諧關係的技術,為求得人格充份發展,維持基本尊嚴的滿足。
  4. 是一種專以協助個人、家庭、團隊及社會,解決精神困擾的問題的方法。
  5. 是一種專指僧侶所從事的自利利他之過程。
  6. 以個案、團體的方法,解決並預防個人與團體之心靈問題。
  7. 是一種助人的專案和活動﹐及助人的程序,而且也是一種提供人們解決或預防各種問題的服務。
  8. 是運用人類潛能和宗教精神(靈性)修持,去幫助個人及團體解決問題的一種方法與技術。
  9. 協助病人釐清困難和問題,尋找解決途徑。改善生活環境,改變行為態度與動機,並促進生活能力與潛能的發揮。
  10. 協助人們與社會以及團體彼此的關係和諧解決生活問題,促進其福利的一種專業工作。故不僅要熟悉宗教師關懷工作的理論,並需熟練臨床工作技術。

  因此,更應該要思考這種幫助別人善終的宗教師,本身制度亟需要有完善的規劃才能真的利益到眾生。 

(五)宗教師專業化的問題探討

 在台灣佛教臨終關懷僧侶專業化的問題,未能建立起專業制度之原因,筆者認為可能可以歸納為下列幾點:

  1. 無需「專業」宗教師的感覺:因未受專業訓練者,在工作上也做得很好。事實上也因為佛教界從未有此種受過專業訓練的師資與編制,故無從比較有無專業訓練二者之差異如何。
  2. 某些觀念上的問題:有些人認為關懷工作,就是慈善、有愛心的去做就好了,人人都可以做,哪需要什麼專業知識和技術?這種觀念不但影響僧伽關懷教育的發展,也影響關懷工作的編制。
  3. 僧侶的教育程度、地位、任務及功能不一,所扮演的角色相當分岐,使外人無法理解。
  4. 有些僧侶因無法受到尊重,工作不穩定,自身難保而致情緒有困擾,故無法確切做好專業工作。
  5. 可能因僧眾的程度差距很大,以往極少有構思出一套完整周全的教育。
  6. 缺乏組織以宣揚和溝通僧侶間的觀念,故未能增進僧侶的知識與能力。

(六)設立督導宗教師之探討

  當前在社會整合性發展的需求下,督導的工作是很重要的。督導是專業訓練的一種方法,乃是由機構內的資深工作者,對機構內的新進工作者或學生,透過一種定期和持續的督導程序,傳授專業服務的方法與技術,以增進其專業技巧,並確保對案主提供服務的素質。所以,在此引述廖榮利教授對現階段社會行政體系中「督導」的意義:

  1. 督導乃確保所服務的民眾擁有合格的專業服務之必備途徑。督導使機構行政功能以品質管制方式而得實現。
  2. 督導是促使社會工作人員專業技能增進和事業成長之必經訓練。
  3. 督導在行政體系中運作,並強調「行政協調」的功能。
  4. 督導要促使各層各員工皆得充分有效的「意見溝通」。
  5. 督導過程須講究「人群關係」的原理原則,以整合員工的工作意願於工作環境之中。
  6. 督導者的領導方式宜以民主方式的領導為主,並且依不同事項而採行應變的領導技巧。
  7. 督導者在行政體系之下,運用社會工作專業知識與督導的原理原則為其日常督導員工之依據。
  8. 督導者扮演關鍵人、中間人、另一種工作者,以及人群關係專家等多重角色。
  9. 有督導制度,更可避免個人與案主間產生情感轉移或反轉移的問題發生。但督導的人選是學有專精的資深工作監督者,不見得是有名的大法師才算。

(七)結語

  依台灣現階段文化、社會條件變遷快速及基因遺傳工程發展的狀況下,融合佛法的四攝六度、道德倫理與三法印,如欲思考發展僧侶工作訓練管理走上專業化之途逕,筆者認為有下列數端可以進行:

  1. 設置專門訓練之研究處所。多聘請受過專業訓練的師資來教授、增購圖書設備、改善教學方法及教材、加強臨床實習、設立督導,以提高素質,讓人有「專業」、可「安心」的感覺。
  2. 與各團體溝通觀念,增進彼此的瞭解,才能整合人文科學與佛法的精湛智慧;讓外界與教界人士都認識到這種助人工作,需具備一套有系統的專業知識、技術與精神層面的修持工夫,方可積極協助個人、家庭與團隊,以發揮其功能,促成自利利他的悲智雙運,而非只是消極的慈善施捨和弘法事業。
  3. 設立長期訓練中心,鼓勵在職者再進修智能與精神層次,以提高宗教師的素質。
  4. 加強國內與國際之間在職助人僧侶者的聯繫,定期或不定期共同研討問題,交換工作經驗,互助合作,以提高專業地位。
  5. 提升精神修持方面的訓練,定期或不定期共修、自修或閉關,以提升自我在解脫道與菩薩道上互助互滋的能力。
上一篇 下一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