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師生論壇瀏覽師生論壇文章
  • 論文:從彌勒淨土談人間佛教的實踐
  • 作者:釋見岸

從彌勒淨土談人間佛教的實踐

一、前言:

  彌勒信仰淵源於印度,經過西域傳至中國,從最早的魏晉時期,到信仰鼎盛的南北朝、唐代,後來被民變叛亂所利用,而被朝廷禁教,加上彌陀信仰的大力弘揚,彌勒法門遂逐漸衰微。民初雖有太虛大師、法尊法師等大德宣講過彌勒經典及修持方法,印順導師也在其著作中對彌勒淨土思想敘述其深義,但在台灣佛教的弘法當中畢竟比不上彌陀法門的興盛。

  從佛出人間的意義來看,人間佛教不是佛法中的人天乘,而是以人間正行向上進修菩薩道而成佛,是人性的向上提昇與圓滿淨化。彌勒菩薩將在未來的人間成佛,未來的依報環境將是清淨的國土,依正二報是互相依存的,人類行為的清淨會影響國土的清淨,因此,未來之世的莊嚴、清淨,必須是從今日每一個人的善言、正行去成就的,如果不如此努力,如何能得彌勒的人間淨土?

  經典中對未來世之敘述,應不能看做是預言,而是透過緣起正見去理解「有因有緣世間集」之理,所以,彌勒法門的信仰與修學,與其說是力求生兜率淨土,等待彌勒成佛的來臨,不如加強現世生活中的努力,以大乘入世的精神,做利生的事業,淨化貪瞋的煩惱,這樣不僅能令彌勒淨土早日成就,也是契合新時代的正面向度──人文精神、社會正義、關懷土地、人際互動等。基於上述之想法,嘗試從教典中去整理未來彌勒淨土的特色與殊勝,做為現在人間正行的標的。

二、彌勒法門之深義

〈一〉成就淨土的意義

  土,梵語KSetra,或略譯為剎。淨土又稱為剎土,是指清淨的地方,也是理想的修行之處。這樣的地方沒有貪愛、瞋恚、雜染罪惡等行為,或造惡行為的誘因;在淨土中,是人人充滿智慧、慈悲、和樂的善行。

  眾生可以得人身為正報,必有其所依而活動的依報——即適當的生活環境。在適宜的環境修行,可以充份發揮人的三種特勝,依著三特勝的提昇,又能令依報環境更趨於清淨,因此,人的身心清淨與器世間的國土清淨,是可以互相助成而傾向於圓滿。

  學佛若是以得自身的清淨、現證無漏的智慧、遠離憂苦的世間為修行之目的,這是聲聞乘行持的重心;若是不單只求自身清淨,而是成就其他眾生清淨為首要目的,則是大乘菩薩的特行。故在《般若經》中常言,菩薩利他的工作有二:一為「莊嚴淨土」,二為「成就眾生」,也就是建立莊嚴清淨的世界,及令所有眾生得以解脫。這任務是要從福德與智慧的增上入手,在二者修得圓滿時,即能感得世界及身心的清淨。菩薩是「悲心增上」,三業所行皆是為令眾生遠離苦惱,而其自利是從利他行中得來,換言之,是在利他事業中完成自利。因此,成就淨土是大乘佛教中一個很重要的觀念。

〈二〉彌勒菩薩的勝德

  在此娑婆世界成佛的,現世是已涅槃的釋尊,未來則是在人壽八萬歲時成等正覺的彌勒菩薩,彌勒菩薩將是賢劫千佛的第五尊佛。這項教說在《阿含經》中可以得見。因此在《觀彌勒菩薩上生兜率天經》中說:「此阿逸多具凡夫身,未斷諸漏。……其人今者雖復出家,不修禪定,不斷煩惱,佛記此人成佛無疑。」經文中明白表示,彌勒菩薩命終之後,並未如世尊其他的聲聞聖弟子一般,入無餘涅槃,這當然是因為其未得漏盡,他未得究竟是因為另有所願。《彌勒菩薩所問本願經》中說:

  佛語阿難:菩薩以四事不取正覺。何等為四?一者淨國土,二者護國土,三者淨一切,四者護一切,是為四事。彌勒菩薩求佛時,以此四事故不取佛。佛言:阿難,我本求佛時,亦欲淨國土,亦欲淨一切,亦欲護國土,亦欲護一切。

  可見彌勒菩薩的本願與釋尊是一樣的,皆為了人間淨土的實現,而發願要清淨一切眾生、國土,要在人間成佛。在五濁世間修菩薩行,必定是以布施、忍辱、持戒、精進、慈悲等利他行為主,若以斷煩惱為主的完成出離,則與菩薩之願心矛盾。至於菩薩真的完全不修禪定嗎?彌勒在因地之修行,是以慈心為重,常常心繫眾生,故其不修深定,為的是不讓自己耽著在禪樂當中,而失去與眾生安樂的機會。因此佛陀才會說「此人成佛無疑」。

  彌勒菩薩的具凡夫身、修菩薩行,示現出從人而成佛的直徑,就在身為五蘊眾生的同時,可以完成自利利他的清淨行,這點在當代的佛教中,對廣大的佛弟子而言,應有著深刻的起信作用。

〈三〉彌勒淨土的重心

  上生兜率淨土,與下生人間淨土,皆是修持彌勒法門之內容,一般人言彌勒淨土,多從彌勒菩薩現在所居住的兜率天(內院)而言。然而往生兜率淨土,並非彌勒信仰殊勝之處,這可從二方面來看。一、從經典的集成言,《佛說彌勒下生經》比《觀彌勒菩薩上生兜率陀天經》早出現,如後者敘述彌勒菩薩常在兜率天說法度諸天子時提到「彌勒下生經」:

  晝夜六時常說不退轉地法輪之行,經一時中成就五百億天子,令不退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是處兜率天晝夜恒說此法,度諸天子。閻浮提歲數五十六億萬歲,爾乃下生於閻浮提,如彌勒下生經說。

  二、彌勒菩薩是釋迦佛所親授記的未來佛,釋迦佛將教化弟子的責任託付給他,因此佛弟子們對於未來佛的降臨人間,懷有一種期待,對人間的清淨寄予希望,故談彌勒淨土,應著重在如何早日成就彌勒成佛時的世間淨化。換言之,彌勒淨土的價值,在於能實現人間的清淨、莊嚴,況且發願上生兜率淨土,目的也還是為了與彌勒菩薩一同下生人間,在龍華樹下聽佛說法,同成佛道。所以與其一心追求嚮往來世的清淨,何不多用點心在現實生活中,促使依報環境更美好,令彌勒菩薩早日下生人間,吾等也能早日完成解脫與離苦。

  目前台灣人民,大多數對整個治安並不具信心,社會上有太多不圓滿之事,貪婪、瞋恚、仇恨、鬥爭環繞在生活周遭,內心充滿不安全感。希望政治安定、社會清明,向來是島國人民的願望與理想,這樣一種人間淨土的企求,可以在彌勒下生人間的未來得到期待。這種期待,如同黑暗中的光明,所以《彌勒大成佛經》中佛對舍利弗讚歎彌勒是「光明大三昧,無比功德人,正爾當出世,彼人說妙法,悉皆得充足。」菩薩的慈心與悲願,是光明殊勝的,這光明照耀著黑暗,有救濟苦難眾生的意義存在。這是代表著在五濁惡世中,實現理想的清淨光明的國土,是一種對當時、當地的要求淨化,與彌陀淨土的佛果德的究竟圓滿莊嚴不同,有著更貼近現實的需要。

三、人間佛教的特色

  在科技昌明的今日,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已經縮短,甚至有「無國界」的觀念,佛法在此地球村的時代,必然要有所適應。所謂適應,應該是從人與人之間的密集互動性、互相依存的緣起相關性,看到人類終極關懷的重要,而不是只強調自己的出世。要做到人類的終極關懷,必須先具悲心,也就是以人間凡夫的立場,行人間正行,對利他的事急切關心,看到眾生受苦難就無法忍受,希望眾生都能得到安樂。所以,以菩提心、慈悲心、空性慧為原則,實踐菩薩願行,正是人間佛教的特色。

  佛法是在人間的,佛陀與其弟子常遊化人間,宣說佛法,教化眾生。這是大乘菩薩行的展現,所以「大乘是適合人間的特法,只要有人住的地方,不問都會、市鎮、鄉村,修菩薩行的,就應該到處去作種種利人事業,傳播大乘法音。在不離世事,不離眾生的情況下,淨化自己,覺悟自己。」這是人間佛教的入世精神。這樣的努力,和彌勒人間淨土的完成,有著一定的相關性。

四、彌勒下生時的人間淨化:

  淨土,其實就是菩薩因地願行的酬報,要有因地的利他善行,才會有果地的清淨莊嚴。如果彌勒當來下生的人間是淨土,今日就必須修「和樂善生」法門,要使人與人之間,和諧、相親、互助、修習十善、令人世間苦痛解除,才能較快的趨向淨土。經中說:

  佛語阿難:後當來世人民,無有垢穢,奉行十善,於淫怒癡不以經心,正於爾時,彌勒當得無上正真之道,成最正覺。所以者何?彌勒菩薩本願所致。

  彌勒淨土與其他淨土的相同,除了國土的莊嚴之外,還有眾生的清淨,以未來的人間淨土來看,現在的人間應如何努力呢?以下嘗試從經典的記載中,分類敘述未來淨土的情況,從政治清明、環境自然、身心清淨、社會安定等四方面做整理,了解到我們可以努力的方向,以及相應於今日的實踐。

〈一〉政治清明

  彌勒菩薩於人間成佛時,政治清明,是轉輪聖王統治閻浮提的時代。佛教一向推崇輪王政治,佛陀出世,代表的是以正法教化人民;輪王出世,代表的是以仁德領導百姓,二者能夠並行,是最理想的現實人間。關於轉輪聖王的出世,在多數經典中都有敘述,皆說彼王是以正法治化世間的英主,統一須彌四洲,具足七寶:

爾時法王出現,名曰蠰佉,正法治化,七寶成就。
其國爾時有轉輪聖王名曰蠰佉,有四種兵,不以威武治四天下。

  輪王的統一,不是為了擴充領土,或是掠奪財貨,而是為了推行德化的政治。所以經文說此轉輪聖王為「法王」,是以「正法化世」,不以武力平天下,正法就是五戒十善,這代表著一種以威德化導人民的政治形態,也反應出當時印度人民對政治的理想。這理想是對群雄割據現象的一種反動,希望遠離兵刃、殺戮與恐怖,希望和平、和樂的生活,人民具足正見、正行,君民之間亦如父子。所以在《長阿含經》卷第十八《世紀經》中描述這樣的民主淨土:

  佛告比丘,世間有轉輪聖王成就七寶,有四神德。云何轉輪聖王成就七寶:一金輪寶、二白象寶、三紺馬寶、四神珠寶、五玉女寶、六居士寶、七主兵寶。……謂四神德:一者長壽不夭無能及者,二者身強無患無能及者,三者顏貌端正無能及者,四者寶藏盈溢無能及者。……時轉輪聖王,慈育民物,如父愛子,國民慕王,如子仰父。……當時轉輪聖王以正治國,無有阿拄,修十善行。爾時諸人民亦修正見,具十善行。

  在君主時期,是以國王的威德服眾,人民只能等待真命天子;在民主時代,則是以執政者的理念與道德治國,而且民主的真義是在於人民有權利自己選擇最適當的執政者。因此,一個以「正法治化、奉行十善」的國家,並不是消極地翹首企盼就會出現,而是可以積極去建立,那股力量是在每一位人民對民主的正確觀念中。

  經中的七寶成就,即是軍事、經濟、民生、文化等,所以「輪王政治」的實現,就今日而言,關鍵應在於政府攸關民生的政策、政見,而能夠影響及監督的,是每一位關懷自他生命的人。現在的政治生態,講得是「民意至上」,問題是真正的民意是否有表達出來?有沒有發揮監督、制衡的功能?每個人都有表達自己政治理念的機會,不論是輿論、選票乃至社會運動,百姓若要求得生活安定、安心,就必須以「民意制衡政權」,讓政治保持公平與正義。

  就宗教本身而言,與政治很難毫無相關,回觀中國歷史,宗教可能是在政權的管理、監督之下,也可能是受到操控、迫害。從漢代開始,無論是儒、道、佛三教,只要符合政治利益時,便會受到支持或保護;如果與政治相衝突時,就會遭到嚴厲的監控或禁止。但是民主政治的特色,是主權在民,人民可以充份表達對政治的理念或態度,宗教也是一樣。因此在民主機制之下,宗教要能在政權之下得到公平的對待,必須要每一位信仰宗教的人民,能夠建立政治的運作智慧,昭慧法師對這一點有精準的觀念:

  政權將宗教納入官僚體系之中,立法加以管理。既然被管理,相對的,宗教人就應擁有與一切公民同等的權利,以爭取「合理的管理」乃至「合法的保護」。

  就大乘精神而言,學佛者要學習的是菩薩的精神,人間佛教的行者,要關懷的是眾多苦難的眾生,而不是為了自己的名利權位,消極地要求自保,或是只願自我解脫、往生他方,而坐看不合理的政策作為、政治勢力來戕害弱勢的生命,或人民的生計。若真如是,豈不與佛陀慈憫眾生的悲懷背道而馳,又如何能自稱為學習佛陀正覺的弟子?

  因此,一個清明的政治,應是每一個國民共同努力的成果,而這成果直接影響的就是人民的精神與物質生活。世間是因緣集起的,經典中淨土的輪王治世,也就是從今日起每個佛教徒的政治觀念與作為中,一點一滴,日積月累所成就的。因此,「彌勒的淨土成佛,本為政治與宗教,世間正法與出世間正法的同時進行,為佛弟子所有的未來願望。」

〈二〉環境自然

  彌勒下生的記載中,必有轉輪王與淨土的出現,轉輪王是帝王(執政者)的典範;淨土是黎民希冀的現世樂園。據《下生經》的記載,彌勒菩薩下生成佛時之人間,自然環境美好且無災害,如經典中所形容:

  是時閻浮提地,長十千由旬,廣八千由旬,平坦如鏡,名華軟草遍覆其地,種種樹木華果茂盛,其樹高三十里。
時閻浮地極為平整,如鏡清明。……是時弊華果樹枯竭,穢惡亦自消滅。其餘甘美果樹香氣殊好者,皆生於地。爾時時氣和適,四時順節。

  文中敘述表達出當時的環境是「自然」的,是不加以人為的破壞與人工的修飾,所以才能「種種樹木華果茂盛」,且「穢惡亦自消滅」。在緣起的世間,大自然中自有一股平衡的力量,一但有外力強加介入,作不當的管理或建築時,不僅迫害了生態,更會危害到依之而存的人類。

  人類,甚至一切眾生,都是大地所養育的,在每一寸土地上,都有生靈存在的足跡。彌勒淨土中閻浮提地的「平坦如鏡」,除了具象的無峻嶺谷壑之外,應該還代表著「順暢、和諧、美感」,其中山、水、風、雲、樹、草等,一切的一切,都依著最適合的脈動而運作,所以經文中才說「時氣和適」、「四時順節」;如果自然的脈動被人為的私利破壞了,就難免有大自然反撲的重大災難;如果人們能夠尊重自然、尊重大地一切有情無情,即使有無可避免的天災,傷害也能盡量降低。

  人間佛教的正義,是中道正見,是緣起與空性的統一。在從緣所生起的世間中,體會到沒有一個生命或事物,可以單獨存在的,都是彼此影響的,因此不會輕忽自己任何一項隨份隨力的付出,一位用心的菩薩行者,對人(眾生)有著深切慈悲,對環境也有著同樣關懷。人類對大自然的動作,不論大小,都會改變生態的機制,若侈言要經營大地山林,不如思考一下:「如何好好管理『人在土地』的行為,這才是管理;是管理人在自然界的行為,不是人去管理山林、土地。」的觀念。

〈三〉身心清淨

  彌勒下生的主要意義,是在強調佛法弘揚的價值,而非是救世主的降臨。所以德化的政治,是外護的角色,真正令眾生清淨的是佛法的力量。

  在未來的人間淨土中,人壽八萬歲,女年五百乃當出嫁。只有三患:寒熱、大小便、欲飲食老。關於人壽的問題,日本學者望月信亨認為與過去七佛有關,因為《長阿含經》卷一,《大本經》中說:「過去毗婆尸佛時,人壽八萬四千歲,尸棄佛時,人壽七萬歲,乃至釋迦牟尼佛時,人壽百歲出現說。」而《佛說彌勒下生成佛經》中說到彌勒菩薩成佛時,人們的壽命是「八萬四千歲」,與毗婆尸佛時相同,加上釋尊出世之時代為五濁惡世,於是結合成住壞空之說,認為彌勒為未來七佛之始。其實就人性而言,在極度失望或是傷害之後,人們可能會希望從頭開始;就法的無常性來看,任何的事物乃至觀念,也都會經過成壞的過程。所以當人類穢惡至極時,內心的梵行勝及勤勇勝,會驅使人們向善向上,又再出現極清淨的國土並非不可能。除了色身上的美好之外,未來淨土的人,內心也比較傾向良善:

人身之中無有百八之患,貪欲、瞋恚、愚癡不大慇勤,人心均平皆同一意,相見歡悅,善言相向,言辭一類無有差別。

  修學佛法的目的,不外乎能遠離三惡道苦,甚至自利利他,是故如何才可至彌勒淨土?彌勒菩薩語重心長地說:

今諸人等,不以生天樂故,亦復不為今世樂故,來至我所,但為涅槃常樂因緣。

  這是不求自身未來能得福樂,而是心存離煩惱的願心,然而只有這樣是不夠的,因為彌勒菩薩的特勝是大慈心,所以修持者必須亦以慈心莊嚴其行,才能與菩薩相應而生淨土,並能得如上之正報善業。而其修因為何呢?經中說得明白:

  是諸人等,或以讀誦分別決定修多羅毗尼阿毗曇藏,修諸功德來至我所。或以衣食施人,持戒智慧,修此功德來至我所。或以幡蓋華香供養於佛,修此功德來至我所。或以布施持齋,修習慈心,行此功德來至我所。或以持戒忍辱,修清淨慈,以此功德來至我所。或以施僧常食,齋講設會,供養飯食,修此功德來至我所。或以持戒多聞,修行禪定、無漏智慧,以此功德來至我所。或以起塔供養舍利,以此功德來至我所。

  今生清淨善因,是種來生善果。經文雖然說的是未來之事,實際上也是開示今日之行,行持之內容不外是六度之學,其中特別是要能「修習慈心」。慈心,是與眾生安樂之心,菩薩種姓,在於以利他為重,而且是與「空性」相應無私毫染著的「淨慈」。

  人間佛教的修行,是從人而發菩提心學菩薩行,從菩薩行而漸至成佛。菩薩行就是點滴身語之業,都是從「緣苦眾生」而生,所以「如為眾生,為人群服務,做種種事業,說種種法門,任勞任怨,捨己利人,是直接的利他。修禪定,學經法等,是間接的利他。」事不分大小,業不論強弱,只要對眾生有利,就能精進為之,將慈心的表現,在眾生平等之理念下,擴展到每一有情身上,如此慈念之力,就是學習菩薩之行,更是促成人間成為淨土之因。

  在彌勒淨土中,不僅環境清淨、人們和樂,即使鬼趣眾生亦是順向正法,達到依正二報的一致,如《佛說彌勒下生經》中云:

城中有羅剎鬼,名曰葉華,所行順法,不違正教,每向人民寢寐之後,除去穢惡諸不淨者,常以香汁而灑其地,極為香淨。

  彌勒下生人間成佛,以人來說,是成就佛果的勝德;以法而言,彌勒下生的動機應是與其他諸佛一樣,為了說法教化眾生而來,也就是《法華經》所說的「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鬼趣眾生能「所行順法,不違正教」,是突顯出當時佛法弘盛之情形。

〈四〉社會安定:

  彌勒菩薩的人間淨土,既有個人超脫的一面,更有整體社會在現實中改善的一面。社會的安定,來自經濟及治安二部份,而反應在每一個家庭中。在彌勒淨土中之經濟生活是:

  舉閻浮地內,穀食豐賤,人民熾盛,多諸財寶,諸村落相近,雞鳴相接。……爾時閻浮地內自然生粳米,亦無皮裹,極為香美,食無患苦。

  未來人間淨土的經濟,是富裕的,自然的,無所匱乏的,居住之處,端嚴殊妙,有種種的真珠羅網覆於窗牖之上,城邑舍宅及巷里,沒有細微土塊灰塵,甚至是金沙覆地,處處皆有金銀之聚。這樣的景致,說明當時的人對財寶的態度:

  所謂金銀珍寶、車渠馬瑙、真珠虎珀,各散在地,無人省錄,是時人民手執此寶,自相謂言:昔者之人,由此寶故,更相傷害,繫閉在獄,受無數苦惱,如今此寶與瓦石同流,無人守護。

  在重視金錢財富大過於重視倫理正義的今日,許多人作抉擇的思考依據是財物的有無。當人們一但受到金錢的誘惑,就容易造作惡業,這應當是古今皆同的現象,只是何時才能看清楚錢財的真相,不受其牽制,才是真正的富有。「淨土思想的原始意義,是充滿人間現實性的」,經典中的文字也許正是反應出佛滅百年之後印度人民對金錢寶物的反思,也就是在實際生活與佛法的教化中,看出人類煩惱造業之因,是來自於對財物的迷失與追求。

  在現實社會的經濟體制中,每個人想要生存,就無法不運用金錢,不能如經典中那樣將金錢視如敝履,「各散在地,無人省錄」,但是一位人間菩薩行者,必須以性空智慧去透視財物,知道一切財物皆是無常;也要能從緣起的方便去看待財物,深知能以財物布施作福,利益眾生。如此既能避免過失,也可藉此修集善業福德,作成佛的資糧。

  由於生活無所憂慮,又有宿世善因,所以未來淨土的社會是祥和的,不僅沒有天災刀兵賊禍,人與人之間更是謙遜和敬:

時世安樂,無有怨賊劫竊之患,城邑聚落無閉門者,亦無衰惱水火刀兵,及諸饑饉毒害之難,人常慈心,恭敬和順,調伏諸根,語言謙順。

  這樣的美好社會是任何人都希望能見到的,但是人類社會是由多元的價值體系及倫理法則所建構的。如果人心充滿自私、功利、冷漠,行為乖離、權鬥、偽善,無法對人、對環境有所關懷,那麼如何能夠達到夜不閉戶的安全,無諸災難的安定?反之,如果每個人都能以慈心實踐十善行,要達到恭敬和順,調伏諸根就不是遙不可及。所以,未來的人間淨土,是要從現在的人間善行開始做起。

五、人間淨土的源流

  佛教中的淨土思想,在還沒有發展成現在的他方諸佛淨土之前,是現實人間國土的佛化與淨化,其來源應是經典中所傳的北方樂土。北俱盧洲是四大洲之一,依地理考察應是印度北方的山地,彼土勝過其它三洲,《大樓炭經》第一(鬱單曰品)說:「鬱單越(俱盧洲)天下勝於其他三天下,復為最上,故名鬱單越。」經文中記載著彼洲是山地,人民在樹林中生活,以簡單的物質,過著無諍、無貪的純樸生活,而且人心更是質直善良。

  《佛說彌勒菩薩下生經》載:「時閻浮地之內,自然樹上生衣,極細柔軟,人而取之,如今優單越人自然樹上生衣。」既然四大洲中最殊勝之處,是北俱盧洲,而未來彌勒菩薩成佛之處,是南閻浮提,經文卻將二者連結,有學者認為是雅利安人把對北方故鄉(帕米爾高原一帶)的懷念,化為欽慕的理想國。但也許是佛弟子們注意到現實國土不圓滿,希望有所突破,希望此時此地有個美好的人間淨土。所以早期的佛教雖不言他方淨土,但對未來現實人間的清淨、莊嚴仍存有一個期待。

六、結語

  以仁慈為特德的彌勒,應是吾人內在仁慈心的具象化,彌勒淨土則是人類對現實世間的理想化;關心此時、此地的人事,就是透過慈心的具體表達,將這個理想逐步地實現的開始。今年某日,在登山路上,與學生們談到人間淨土的理論,身後一位山友說道:佛教講淨土如同國父講大同世界,有可能實現嗎?翻開報紙,壞消息比好新聞多,各縣市都有殺盜淫妄之事,浮現人心的貪婪、瞋殘,如此的社會,自保都來不及了,如何淨化?

  這樣的想法,應該是現在多數台灣人的疑慮,然而人之所以比其它有情殊勝,在於有憶念、梵行、勤勇三種特性,可以感受到苦難、無常、不圓滿,而想要超越,想要增加生活的質素,這就是所謂的生命力。「人性中,常是好的壞的同時發展,這是人還不能擺脫情識為主導的本質。」但是這股向光明的生命力量,會使人性中好的一面不斷增進,達到轉染成淨之目標。

  另外,如果每個人都認為不可能,不願意努力,那麼即使簡單之事也會變成毫無希望;反之,艱困之事,如果有人不放棄,雖只是一、二位有道德勇氣、正義自覺的人,去帶動大眾,連成少數人,甚至凝聚為多數人的共同意識,眾志就可以成城。

  所以,學佛之人當善用人的三種特性,以人菩薩正行,從十善業開始,學習「和樂善生」的法門,以完成淨土的實現。對於淨土的正見,印順導師是這樣說的:「要在社會和平,物產繁榮為基礎上,加上智慧與慈悲,真理與自由,佛法流行,才是佛教徒仰望的淨土。」

2000/8/24

上一篇 下一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