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師生論壇瀏覽師生論壇文章
  • 散文:悼「黑黑」── 一隻可愛的小黑貓
  • 作者:釋傳法

悼「黑黑」──一隻可愛的小黑貓

  弘誓學團的常住眾--「黑黑」貓,昨晚不幸車禍傷重往生了,帶給師父們無限的懷念與感傷。

  昨晚晚課前,集眾板聲才滅,師父們一如平日步往雙林寺大殿準備晚課,向來隨眾課誦的黑黑,亦從路邊草叢裡跳出來,越過馬路往大殿走去。就在此時,刺耳的剎車聲像刀刃般劃過寧靜,一輛轎車疾駛而去,留下傷勢嚴重的黑黑倒在血泊當中。

  師父們趕緊開車將黑黑載往動物醫院,一路上,黑黑動也不動,只見包著他的棉布逐漸染紅,師父們心急如焚,一邊唸著佛號,一邊沿路找醫院。可是適逢大年初三,中壢的動物醫院都沒營業,只好沿省道往桃園找去。好不容易在內壢找到醫院,趕緊請獸醫師替黑黑急救,此時離車禍已經一個小時了。

  醫師替黑黑作過檢查之後,平靜地宣佈:「貓咪已經往生了……」。

  雖然先前在車上,眼見黑黑身軀逐漸冰涼,師父們內心已知不妙,但是總還報著一絲希望,希望透過醫師的急救,挽救黑黑細若遊絲的生命。聽到醫師如此宣佈,已有心理準備的師父們,內心仍不免陣陣哀傷。謝過醫師之後,奔波整個中壢找醫院的師父們,開車送黑黑的遺體回到鹿野苑。

  留在寺裡的師父們關切地詢問,聽到這不幸的消息,眼裡咸流露不捨。畢竟,黑黑已陪伴學團達五年之久了,這段不算短的時日,在寧靜肅穆的僧團生活中,黑黑帶給師父們不少有趣的回憶。

  猶記得當初,黑黑(那時他還沒有名字,只是一隻流浪的黑貓)是因為跟著山貓潛進中研院,偷襲院方養著的鳥,被陷阱給逮個正著。山貓後來被野放,可黑貓怎麼辦呢?中研院請關懷生命協會尋找領養管道,協會問昭法師可否送來雙林寺?當時,因為雙林寺鼠患嚴重,往往把佛桌供品、庫房的信施咬得七零八落,師父們想了許多辦法驅趕皆無效,因而心想,也許可以讓貓來把老鼠給「嚇」走(按:不是要他來「捉」老鼠)。就這樣,一隻大黑貓「被委以重任」而來到了雙林寺。因為全身烏漆麻黑,故取名叫--「黑黑」。

  大概是被捕捉的過程受到驚嚇,黑黑剛來的時候,對人非常不信任,整天躲在椅子下面,蜷縮著身軀、瞪著大大的黃眼珠,好像一具黑石膏雕像。師父們也不去打擾他,只定時給他貓餅乾、換貓砂。黑黑都趁「以為」沒人注意他的時候,像隻「老鼠」一樣沿著牆角,匍伏前進去進食或上廁所,讓師父們看了頗覺好笑。

  幾天之後,黑黑大概覺得這裡的人對他沒惡意,才慢慢地敢東聞聞、西瞧瞧,這裡磨磨、那裡蹭蹭,也肯讓人摸他了--可是,只限於穿灰色僧衣的師父們。看到穿五顏六色俗服的居士,他仍是一溜煙不知躲到哪裡去。真看不出他是那隻曾跟著山貓「肆虐」中研院的流浪貓,師父們常打趣說:「黑黑一定是跟在山貓後面撿殘羹剩飯的小嘍囉。」

  但是黑黑的存在,對於住在雙林寺的「鼠輩」們,可帶來極大的震撼。沒幾日,老鼠就明顯少了許多。在想像中,住在黑暗天花板中的老鼠們,聞到黑黑的氣味,瞥見黑黑的身影,一隻隻打著冷顫,哆嗦著奔相走告:「貓來了!貓來了!」老鼠們開家族會議:「雖然此地糧食無缺,但還是性命比較要緊吶!」於是,漸漸地,老鼠就此銷聲匿跡了。

  讓三寶物免受鼠害,黑黑可真是功德無量,師父們對黑黑「不戰而勝」的威力,都感到很滿意。有天,大寮典座炸紫菜酥,黑黑聞香而至,於是被發現黑黑愛死了海苔。從此,師父們就常常「犒賞」黑黑海苔片,以慰其辛勞。只要把海苔片塑膠袋擠壓出「唏唏嗦嗦」的聲音,即便是遠至百碼以外,黑黑都會飛奔而至,屢試不爽。

  兩三個月之後,另一隻流浪貓「阿弟」來到雙林寺,黑黑對阿弟表示友善,但阿弟不領情,他不管「先來後到」的規矩,向黑黑高聲怒吼,想把黑黑趕出去後佔地為王。於是,膽小的黑黑又開始蜷縮在椅子底下,膽戰心驚地過日子。

  同情弱勢、富有正義感的師父們,頗不齒阿弟的「鴨霸」,於是決議:把阿弟放逐到鐵皮屋(研究部上課教室),要他「閉門思過」。一個多月後,才又把阿弟放回寺中。奇妙的是,這時候情勢逆轉,阿弟變得很怕黑黑,黑黑也討厭阿弟,換成他常吼阿弟,嚇得阿弟常常「抱頭鼠竄」。無奈,只好大寮歸阿弟,客廳和大殿歸黑黑,中間隔一道門--各有各的地盤,這樣才相安無事。

  一年後,阿弟因車禍去世,黑黑就此站穩的「黑老大」的地位,可是他對後來的貓咪們都很友愛,尤其是「花花」,被丟棄的時候還很小,自小就喜歡跟著黑黑,黑黑也特別照顧他,常看到黑黑狀甚憐愛地舔舐花花,從頭到尾鉅細靡遺--黑黑可是公的哪!小貓搶黑黑的貓飯,黑黑也不以為忤。

  寺裡師父們平時各自忙於寺務與功課,只有早晚課誦時齊聚於大殿,不知從何時開始,黑黑常常跟著師父們早晚課。夏天,雙林寺的大殿較涼,黑黑常常很「不客氣」地跳上地藏王菩薩的佛龕,就在地藏王菩薩的頂上大剌剌地躺著睡大覺。或者就睡在大殿正中央的住持拜墊上,四肢朝天、露出肚皮,睡姿狀甚「不雅」。好在黑黑不會睡在佛桌上,也不會在大殿鑽來跑去,規矩還算不錯,比起後來的貓是好多了。於是師父們也就隨他去,兀自於一旁課誦唸經不已。

  到了冬天,鄉下天氣濕寒,黑黑更常待在寺裡。每到課誦時間,黑黑便隨眾進入大殿,端坐於某個蒲團或住持拜墊上,師父也很有平等心,就把蒲團讓給他了,自己就著硬幫幫的地板課誦。黑黑就靜靜地端坐著,聽著莊嚴的梵唄聲--然後呼呼大睡。(除了海苔片,睡覺是他的最愛)

  自從阿弟往生後,就沒再看過黑黑「鴨霸」的模樣,黑黑的個性溫順、膽小、逆來順受,帶他去動物醫院,被弄得不舒服,最多也只會「ㄢ嗯」兩聲(奇怪,黑黑從來不曾「喵」叫),從沒伸出爪子抓過醫生一下,醫生大讚:「從沒見過這麼好脾氣的貓,被師父養的貓就是不一樣」。讓師父們感覺「很不好意思」,因為不是寺裡每隻貓都這樣好脾氣的。

  黑黑也曾被讚美「很有教養」,事情是這樣的:研究部的學生和美代照客職事,一班客人來寺拜訪,和美忙著沖茶招呼客人。此時正好是黑黑開晚飯的時間,黑黑向著和美「ㄢ嗯」兩聲,意思是:「時間到了,該給我飯吃了」。和美正忙得抽不開身,於是向黑黑說:「黑黑乖,你看我正在忙,你乖…等一下再餵你喔!」黑黑似有意會,不吵也不鬧,就靜靜地蹲坐在食盆旁邊,等著和美忙完後來餵他。黑黑的體恤,讓和美大為感動,直稱讚:「黑黑真是有教養的貓啊!」

  人家都說被寺廟養的貓貓狗狗很有福報,其實,養到黑黑也讓師父們覺得是一種福氣。因為黑黑從來不給師父添麻煩,他脾氣好、溫順、友愛、規矩佳、少生病、愛乾淨、需求少、知足、獨立、不依賴人、工作效率佳。如果偶爾有海苔片可吃,又有暖和的陽光好睡眠,對他而言,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了。

  這樣的好貓,陪伴了學團近五個寒暑,雖然貓咪的生命比人類短得多,面對他的逝去是遲早的事,但是就此驟然而止,突然得令人措手不及。

  黑黑往生隔日早上,用齋時,師父們討論要把他葬在何處,餐後幾位師父在雙林寺附近尋找適合的地方。就在土地公廟旁的一棵樹下,旁邊的芒草如人般高,可能樹蔭下較沒有陽光,正好形成一塊沒有雜草的地,於是就把黑黑葬在那裡。師父們費心找了幾朵盛開的花,還有黑黑生前最愛的海苔片,供在他的小墳上。並以鄭重的佛事,唸佛迴向黑黑:祝願你,脫離畜生道,往生西方,作阿彌陀佛的小徒弟。

釋傳法(關懷生命協會秘書長,學院專修部教師)91.02.15.於法印樓

上一篇 下一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