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師生論壇瀏覽師生論壇文章
  • 散文:以溫暖的家 庇護流浪的狗
  • 作者:忘言

以溫暖的家 庇護流浪的狗

  去年暑假,有一個公立收容所搬新家,舊收容所內的一百多隻流浪狗,凡是沒有植入晶片的,都將全數予以處死。

  關懷生命協會發出緊急通知,請求社會各界一起搶救牠們,不到二十四小時,協會就接獲上百通電話,表達對狗兒的關切。 主導這件事情的關懷生命協會副秘書長空寂法師,內心非常安慰,她對台灣人民的愛心從不絕望!她直覺相信,願意給流浪狗一個「溫暖的家」的隱性族群,其實是存在的,她決定為悲苦的流浪犬找出這個隱性族群。

  在短短幾天內,靠著媒體的報導、ASOS姐妹的呼籲,與愛犬人士間的小眾傳播,該公立收容所的一○四隻犬兒,竟然被領養一空。 空寂法師相貌端嚴,身形清瘦,當時她還在玄奘大學宗教學研究所攻讀碩士。

  她原有極好的禪修體驗,出家的原意,也是想透過禪修的學習與教導,來幫助自己與他人提昇生命的境界。但兩年前,當關懷生命協會急需人手之際,她捨離了清幽寧靜的禪堂,進入到苦難眾生髒臭嘈雜的世界。 她長期觀察,發現公立收容所認養率之所以無法提高,是因為又髒、又臭、有殘、有病的狗兒,實在很難激起人們領養的興趣。特別是病犬,領養之後,要醫療,又要照顧,負擔太沉重了。

  於是她決定優先救出病狗,把父親與師友給她的零用錢,拿來作為醫療基金,每一隻病狗救出之後,她先送到動物醫院,為牠沐浴、治療、除蟲、結紮、打預防針,並暫時豢養起來,為牠徵求新主人。

  把牠打理到健康漂亮之後,再由義工陪同,親自開車將牠送給領養人。如此僕僕風塵,南北奔載,許多領養人從家門出來,迎接他們的「新家庭成員」時,見到送行者竟是一位出家人,又高興,又感動。在感動之餘,有的索性發心多認養幾隻,有些領養人則在親友間輾轉傳佈消息,為更多狗兒找到了新的溫暖家庭。 空寂法師的可愛在於,她腦子裡沒有「宣傳」這兩個字,她只看到一隻隻悸動生命的苦難,為此她竭盡時間、體力與財力,成為流浪犬的救護者。

  其「送後服務」更是有口皆碑。有些領養人,狗兒病了,打個電話告訴她自己送醫的困難,她無條件幫對方將狗兒帶去看醫生。有時領養人因現實困難而產生了悔意,她不說一句重話,立刻將狗兒再度領回來,為牠尋求另一個新主人。

  也因此,她不但深深感動了領養人,也感動了一些有愛心的獸醫師,他們儘量將醫療費用壓到最低,甚至常是義務診治。一群可愛的朋友則義助醫療費用,好讓她能救助更多的狗兒,或是自願分擔餵食、載送工作,好減輕她的沉重負擔。

  長久以來,公立收容所是流浪狗悲慘的「集中營」,一批批逾期無人認養的犬隻,都在這裡走向生命的終站;私立收容所的愛心人士資源有限,集中飼養的犬隻有增無減,擁擠不堪。

  其實,只有「溫暖的家」,才是牠們最好的歸宿! 前些年,有些愛犬團體,發起了「送流浪狗到德國」的活動,讓台灣的流浪犬在德國尋著溫暖的家。但漂洋過海並非易事,送出去的犬隻數量極為有限。

  長遠來看,若有更多人與更多團體,能以實際行動代替口頭呼籲,捲起衣袖,「送流浪狗到溫暖的家」,或許能不勞德國愛心人士,而自行解決台灣本土的流浪犬問題。 寫本文的動機是希望能「拋磚引玉」,畢竟空寂法師一人的時間、體力都是有限的,而且為了救狗,她已經太久「不務正業」(沒時間著手寫碩士論文)了。

  只有她一人這樣撐下去,絕對不是辦法。倘有更多人、更多團體,能在每一地區如法炮製,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將那些行將被屠殺的犬隻醫治好了,送給願意領養的人,相信遠比「送流浪狗到德國」更具意義。

  菩薩一向是貼近苦難的。千萬人士的悲願,加總即成「尋聲救苦」的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只有眾人共同的悲願之力,才能轉去眾生深重的業力!誠願台灣善良的菩薩們,以溫暖的千萬廣廈,「安庇天下犬兒盡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

——刊於九十年十一月二十日《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上一篇 下一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