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師生論壇瀏覽師生論壇文章
  • 散文:平安度過關鍵期
  • 作者:釋印悅(研究部學僧)

平安度過關鍵期

  從民國八十六年離開剃度常住而來雙林寺,已近三年。三年中,由對佛法懵懵懂懂的沙彌尼成為比丘尼,在這個修學重要階段中,我很慶幸能在雙林寺安然度過。

  從沙彌尼成為比丘尼,對個人修道歷程而言,是非常大的轉折。不是因為位階提昇後,可以享受更多的權利,小眾與在家居士將更加尊重自己,而是因為,對真心修道者而言,戒定慧三學不可偏廢,而戒學則是根基。

  戒學看似容易,似乎可經由大藏經、古來大德的著作中知道如何持守戒律,但若沒善知識的指導,或所遇非善知識,研讀戒律也許會固守文字,死守戒條,而不知因應時代的變化,依制戒精神與僧團意旨以活用戒律。或許因師長對戒律不懂或誤解,造成「不持守哪一條戒就會下地獄幾百年」的修道陰影,產生無法持守卻又害怕的長期心理壓力。甚或如啞羊僧,根本不知戒律之開遮持犯,及在修道歷程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無論是以上的哪一種,對修道身心都是很大的摧殘,也致令一生修道身心不健全,修道路程崎嶇坎坷。但在雙林寺中,這對修道人而言可能是人生轉戾點的階段,我卻於日常生活中逐漸地雕塑完成。

  來雙林寺的第一天,映入眼簾的是一座三合院,前有寬闊的草坪,房子則是具有六、七十年歷史的古厝,整體給人安詳寧諡之感。但看到寺院的貓狗時,卻生起不知名的恐懼感與惶惑。恐懼來自於我是不是來到一個不如法的道場?惶惑則來自離開剃度常住前,曾在某些因緣下讀過《弘誓書訊》昭慧法師之〈來去不執,去留無礙〉,對此文章所敘之事與觀念有非常大的感動,雖井底之蛙的我囿於視野,不識昭慧法師的盛名,卻對作者有了很深的好感。但因貓狗,使我惶惑於為何這樣悲智的人會養貓狗?

  另外,來寺的幾天後,那時受過式叉摩那戒的我,必須依年齡與沙彌尼排序,沒有人告訴我理由,只知這間寺院對式叉摩那階次的解釋與他人不同。這些增加了心中的不安。但因有了那篇文章的認識,心中雖有不同的聲音,自己仍繼續留在雙林寺參學,因法師的文章流露出難能可貴的知見。在這樣的情況中,日子慢慢流逝,但心中疑情卻始終揮之不去。

  之所以有如此大的疑惑,是因以前的經歷。以前的常住寺院,有一位師父養了一條狗,信徒因戒律中不得蓄養貓狗,每次看到這條狗,就別有眼光;師長們再三規勸無效後,對此亦不太諒解。再者,亦曾聽聞有間寺院來了懷孕的貓,母貓生了小貓後,因某種緣故無法餵食。母貓哀嚎以求救,但寺院的師父們卻因戒律的規定,而忍心地置之不顧,終致小貓餓死,母貓懷著恨意。那時不知戒律以「護生」與成就身心健康的修道根器為首要原則,聽了這個故事,覺得太殘忍,卻凜於佛制,不知如何辯駁。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問了法師式叉摩那與蓄養貓狗的相關問題,法師從戒律觀點對此作了詳盡的解釋。亦提及:當初雙林寺蓄養貓狗時,亦經過一番人天交戰,但後來因悲心及對戒律「護生」的領會,才作成收養流浪貓狗的決定。此番談話,以情以理,足以釋我疑惑,但內心某個角落卻對此有所保留。直到後來,陸續研讀導師與法師的著作後,對此才不再有所疑惑。

  也因此,我知道一旦接受不如法的觀念,對於正確知見的接受度,就相對減弱,甚或根本不接受。我曾看到一些為戒律所苦的人,也曾聽過許多對戒律的錯誤詮釋,若有因緣,常會建議他們親近雙林寺僧團;不用一輩子在雙林寺,只要幾年就受用一生。或者,若因緣不具足,也可研讀法師著作。但人生際遇不同,這些人皆未能有緣親近雙林寺僧團。看到他們,我心裡常慚愧自己雖無福報,但在親近善知識、聽聞正法這方面卻是有傻福的。也因此,在修道遇到障礙,心裡起煩惱時,我常提醒自己不要人在福中不知福,要珍惜在這裡的一切。

  在雙林寺中,人人遵從戒律,三學增上。而這裡卻有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即是現前毗尼與輾轉相諫,在此的僧眾們為此皆曾「滿頭包」,但這卻也是學團僧眾獲益良多的地方。也許在學習現前毗尼與輾轉相諫時,未盡能如法如律,且挑戰著自己心性的黑暗面,讓自己在袪除所有的藉口後,赤裸裸地看到自己的煩惱與不足。也許,自己能會因自己的懦弱與無知而犯規,傷害他人,也許短期間內無法矯正自己的習氣與袪除自己的煩惱,但這正是此僧團的可貴,因它有相當大的包容力,包容你的犯錯與所需改正的時間。它有相當大的道德勇氣與悲心,在你一再犯錯時提醒你。

  雖至雙林寺已近三年,修道路程上仍跌跌撞撞,正知見也未完全建立,與同學間仍有齟齬。雙林寺僧團雖仍有短處與有待改進的地方,但我仍然感謝雙林寺僧團及師長的包容與提攜,讓我一路走來,安然無恙。

上一篇 下一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9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