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師生論壇瀏覽師生論壇文章
  • 論文:佛教四大部派宗義》的一貫義──為研討《四部宗義》的諸法友講
  • 作者:日慧長老

《佛教四大部派宗義》的一貫義──為研討《四部宗義》的諸法友講

  佛教四大部派宗義》的一貫義——為研討《四部宗義》的諸法友講釋迦牟尼世尊所說的三乘教法,都是為了度眾生解脫生死。由其否定神的主宰論,和順世的斷滅論,唯說世間、出世間都由因果法則成立,於世間生死流轉,說流轉緣起因果法則,於世間生死解脫,說流轉還滅因果法則,都由因果的軌跡而說。拒絕任何形上的哲學玄談,故其所說的三乘解脫法,都各各具有解脫之因,解脫之道,解脫之果等三聚法。由於獨覺與聲聞都是傾向於為自解脫的追求,實際上同為一道。說二乘是約這兩種人的稟賦說,雖有差別,不是很大。所以通常說聲聞法即攝獨覺法,說一小乘即攝二乘,不別說中乘獨覺法,故三士道中,將聲聞、獨覺合立為中士道,即是以此。再者,獨覺阿羅漢,大都不生佛世,度人亦唯用神通,不用語言說法,若有偶值佛世者,如大迦葉自許是獨覺根器,亦隨佛說聲聞法,因此,各宗宗義,對獨覺道的若干論議,都是據自宗之見,作如此如彼之說。三乘解脫道,本宗義集各部派的論議,分因、道、果三聚法,作了廣略不等的敘述。這些內容,不是今天所能說的事,今天,只能就其共通部分,仍依因、道、果略為鳥瞰一下佛法的整體輪廓。這裏所謂的共通部分,即是內宗最極不共外道的——不共見。

  外道都承認有我。根據內宗的經論記載,通常說有十三種我,(一)我,(二)有情,(三)命者,(四)生者,(五)養者,(六)士夫,(七)補特伽羅,(八)意生,(九)儒童,(十)作者,(十一)受者,(十二)知者,(十三)見者。他們不論承許其中的任何一說,無不主張它是離蘊以自體存在的。除斷見外道;常見者,說這主體或是神或靈魂,即常一自在(自主之意)的神我。十三種外道我,跟我國文化都不契合,所以,鳩摩羅什譯《金剛般若經》時,衡量我國文化背景,刪去了九種,保留下我、人(補特伽羅)、眾生(即有情)、壽者(即命者)等四種。其餘,散出於諸餘經論的,如:士夫、作者、受者、知者、見者,也是常見的。不過,佛法中,不論是佛說或各宗派的論師說,都必不會承認有這樣的我;犢子部依蘊成立實有獨立的不可說我,尚為內宗諸餘部派攻擊的對象,何況外道所成立的常一自在我?——因為,執我必不能得脫。內宗稟承佛的教示,共許補特伽羅無我,雖然,也因作受因果的連繫問題,各部派都立有依蘊我,由是依蘊假立,不同外道的離蘊實有,故不違佛說的無我教。

  現在,且就諸法無我印,來談談聲聞解脫道,佛說四諦法輪的因、道、果。

  一切法無我法印中所謂的一切法,當然具攝因、道、果三聚法。佛陀是從無明凡夫經由修道而得解脫的,凡夫地諸法自然就是解脫的因法。這個因法的內涵,即是這世間所呈現的蘊、處、界等所攝一切法。於此一切法中,施設種種觀察方便,令人瞭解此中諸法,除三無為法處、法界,諸餘界、處及蘊等諸有為法,都從無明煩惱、業因緣起,緣起諸行,生滅無常,危脆易壞,由無常故苦。一切苦,苦苦、壞苦、行苦所攝,此即佛說三法印中第一諸行無常法印。由無常苦故,顯是無我。有為法尚且無我,何況無為?是故說有為、無為一切法中,都無有所謂的補特伽羅我這種東西存在。諸法無我,然世間之人執為有我,如是,說我執是生死根本,欲得解脫生死,須先破我執,通達補特伽羅無我,是先決條件。如是觀察,如是了知,得決定信,是為因上見。

  道上見者,欲破我執,須修補特伽羅無我之道,並於無明等諸煩惱能作對治斷。如是,於修習補特伽羅無我道上,依理施設次第,即此道次第上所施設的若法,若義,若智,若斷,若有為功德,若無為功德,總名道上見。

  果上見者,由斷盡煩惱障所證得的無我解脫果,此果,即佛說三法印中的第三涅槃寂靜印,亦是聲聞的第四阿羅漢果。於此果德上所施設的種種義趣,總名果上見。

於聲聞因、道、果諸法總立補特伽羅無我見者,如佛所說偈言:

世僅有苦,無受苦者;捨業而外,無造業者;

涅槃則有,無證滅者;雖復有道,無踐道人。

  註:此偈,出自南傳《清淨道論》。其中「無證滅者」的「證」字,原作「求」字,疑訛,今權改之。本《宗義‧導論》討論三法印文中,亦曾引用,但「求」字未改,欲改則改之,不改亦可遷就。

  此二頌乃依四聖諦說,第一頌前二句,示苦聖諦法中無我,後二句,示集聖諦法中無我;此中,雖未及煩惱,應說而未說,當知是有餘說。第二頌前二句,示滅聖諦法中無我;後二句,示道聖諦法中無我。若依三法印說苦、集、道攝在無常法印,是有為法故。無我法印則攝一切法,涅槃即是涅槃寂靜法印。

  聲聞各部派對於這因、道、果三聚法,雖有不同看法,但總以能通達補特伽羅無我,證得無我解脫果為目標,則是一致的。

  上來依聲聞道,唯說補特伽羅無我之道,若是大乘上士菩薩道,則說二無我,謂補特伽羅無我和法無我,無我即是無自性或自性空義,故通常將二無我說為人、法二空。由於聲聞法中,說法無我的地方不多,故大乘因上見廣說法無我之理,道上見,廣說修習二無我之道,果上見,以世尊正覺一切法真實義為究竟圓滿解脫之大菩提果,以十力、四無畏、十八不共法、大慈大悲等為佛所得法。

  不過,大乘法中,中觀見和唯識見乃分別依佛所說無相法輪及善辨法輪成立,因此二法輪的所對機大有差別,故佛說法的內容,顯然亦大不相同,二宗宗義,遂亦各獨樹一幟,幾至不可相提並論。不像聲聞諸部,所稟承的都是四諦法輪,其所說因、道、果諸法,都無二致,但各自詮義有別而已。大乘二部宗的宗見,差別雖大,其許補特伽羅無我,固同聲聞,許法無我,也是共見。不論其無我的詮釋如何,而於諸法無我之許,都無異議。不唯如此,其由此一無我正理,善巧的將生死、涅槃這兩個差別概念,統一在無我的平等之上,不以盡生死邊際、證得涅槃為究竟,而以有、寂不二的無我中道行,盡未來際利益世間之道為究竟,也是一致的。故以為:此二部宗宗義的差別雖大,諍論也多,但是,到離戲論的無我處,應是殊途同歸的。

  或謂二宗的離戲處,詮釋各異,如何同歸?我答:那只是各依其宗見,作不同的表達,各就其所立宗,視他宗之說為權巧的不了義說法而已。聖者於此可諍辯,凡夫則只有選擇之權,是此非彼,不夠資格。

  由於佛法的根本義是無我,故《宗義》的排列,亦按照宗派對無我見的深淺、粗細為先後,故撰宗義者,總是說後後勝於前前。

  我們已將本《宗義》的主要架構,作出了一個統一的扼要說明,也鉤勒出佛法的根本義趣,顯示出佛法中,不論任何宗派,都是依見修道,依道得果的。佛法建立的體系是如此,掌握這一體系去瞭解佛法,應不至於茫然無措,莫知所指。宗義只是多說一點各宗的差別義耳。

復次,學宗義可以幫助我們:

一、了解宗派之間的不共說,可以選擇適合於自己稟賦的宗派,作為修學的依止。更能藉以辨別世人藉佛法名相沽名謀利混淆視聽的顛倒說。

二、幫助了解大、小乘契經的旨趣。

三、幫助了解諸論師所撰的各種釋經論的指歸。因為,《宗義》是要回歸到諸大宗師的論典上去的。

四、從因上見了解各宗派對世間作受因果的解釋,從道上見了解各宗派如何對治或處理因法上所引生的種種障礙及遣除方便,從果上見了解各宗派如何依因上見解釋自宗究竟果的功德和所為。

  若有志同道合之士,欲攜手同學《宗義》,則敬請注意!切莫犯「移花接木」或「張冠李戴」的禁忌,如果犯了,那很不妙!

  最後,我要鄭重指出:宗義是佛法中三增上學的慧學,雖是聞、思二慧,卻是修慧的親因和資糧。為自求解脫的中根意樂士夫,在這方面,也許可以省去不少的努力;若是為求自解脫亦為求解脫他人的上根意樂士夫,那就不同了,聞、思慧不具,如何能紹隆正法,傳播正法,以利他人,正世風呢?時值末法之世,能住阿蘭若專心修道的因緣很難具足,不如厚植智慧資糧——有遮止煩惱和不善業的智慧,使生生世世能得生增上,漸次圓滿勝解行而入道,庶幾不致引起中斷障,錯過乃至丟掉暇滿人身,這纔是我們現前要積極去打點的事!

問:《宗義》何以不談禪定?

答:宗義是內宗不共外道的慧學,修禪定不修慧是世間禪定,不得解脫;修慧不修禪定,聲聞亦得慧解脫阿羅漢,菩薩亦得無生法忍。無我慧是通向解脫岸的寶筏,乃內宗極其重要的根本課題,也是各類宗義書的主題。各類宗義書,為避繁雜,多不旁論禪定。

  此講稿原本不擬發表,因為,不想自我廣告。今既未能堅持原意,我必須聲明,此書雖出自我手,惟是「述而不作」,說推銷,應該不是自我推銷。

上一篇 下一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