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師生論壇瀏覽師生論壇文章
  • 論文:《俱舍論》的重要
  • 作者:釋廣淨

《俱舍論》的重要

一、前言
 
有人問我在佛學院裏開什麼課,答以:《俱舍論》,大概都會引起更疑惑的眼光,問:《俱舍論》是什麼?為什麼要開《俱舍論》呢?在佛學院上課之初也都要大費唇舌,向同學說明《俱舍論》的由來,《俱舍論》的重要和《俱舍論》在佛教中的地位等等,今就以這篇短文,敘說一下《俱舍論》的由來和《俱舍論》的重要。

二、《俱舍論》的意義
 
首先,「俱舍」是什麼意思呢?「俱舍」是梵文koza的譯音,意思是寶藏,所以《俱舍論》全名是《阿毘達磨俱舍論》,意思是「阿毘達磨的寶藏」,那「阿毘達磨」又是什麼意思呢?「阿毘達磨」,東晉道安法師稱為「大法」,唐玄奘法師譯為「對法」。其實佛教慣稱契經(sutta)──佛所說的法為達磨,而「阿毘」的字首在印度文中有殊勝、超越的意思,所以「阿毘達磨」有「殊勝法、超越法」的意思,因為說一切有部認為契經(法)是佛在世時隨機說法的結集,因此有因人因地制宜的不了義法,而「阿毘達磨」則是經過辨析、整理、研究、詮釋過的佛法,所以是「殊勝法」。而《俱舍論》則是這殊勝法、超越法的寶藏。因此從其立名,就可見其重要性。

三、《俱舍論》的作者與譯者
 
其次談《俱舍論》的作者和譯者,《俱舍論》的作者世親菩薩,在印度人稱千部論師,傳說著有小乘論五百部,大乘論五百部,雖然根據後代學者研究,在印度叫世親論師不只一人,但是造《俱舍論》的世親和作《唯識三十頌》的世親是同一人,是沒有疑義的。姑且不考據世親造了其他什麼論,就這兩部論來說,這位世親菩薩,研究阿毘達磨,就總結阿毘達磨的教義,造出阿毘達磨的『俱舍』(寶藏)論;研究唯識學,就集唯識學教理的大成,造大乘《唯識三十論》,建立佛教唯識學思想體系。這位世親菩薩不論是做什麼事都是世界第一流的,實在是印度超級的論師,偉大的不得了。

  《俱舍論》在中國有兩位譯者,舊譯譯者陳真諦三藏法師,是中國佛教的四大翻譯家之一。新譯的譯者唐玄奘三藏法師,則集中國最偉大的留學生、旅行家、探險家、翻譯家、佛學家等高譽於一身,其一生翻譯佛經七十幾部,卷帙達一千三百多卷,不僅數量龐大,質地精良,譯文精準,又信又雅又達,稱他是世界文明史上最偉大的翻譯家,一點也不為過。

四、世親所屬的部派──說一切有部在佛教的地位 
 

1. 說一切有部在印度的地位

  世親菩薩,出生於西北印的犍陀羅,出家於說一切有部。大家常聽到說一切有部,但是它在佛教史上的地位,則不甚清楚。從玄奘法師的印度遊記《大唐西域記》所記載的西域各地佛教的信仰狀況來看,說一切有部和它的末部分布的區域最廣闊,再從近代在印度考古發現的碑銘來看,記載奉獻給說一切有部寺院的碑銘,數量也最多。而從不同時代從中國到印度取經的旅行家的記載,也都記載了說一切有部是當時的四大部派之一,可見從古代一直到中古代(佛教史的分類是從部派分立到大乘佛教時代),說一切有部在印度都是最盛行,最具有影響力的的一個學派。

2. 一切有部與中國佛教的關係

  再從文獻來看,大正藏所收錄和部派有關的阿毘達磨論書,屬於說一切有部的論書,在部數上大約佔了八成左右,在頁數上則大約佔了九成,可見古代中國佛教和說一切有部關係密切的程度。從此也可見說一切有部之人才輩出和其阿毘達磨之發達。

  有部和中國佛教的關係還不只於此,根據歷代高僧傳所載,歷來到中國弘法、傳教、譯經的西域僧人,也是以屬說一切有部的僧人為最多數,所以說一切有部不但分布廣,人才多,學術發達,就是弘法傳教,也比其他學派熱心。換句話說,中國古代佛教會那麼發達,也和說一切有部之熱衷弘法、傳教,有密切的關係。中國佛教也都受到有部思想的影響,所以中國大乘八宗最具中國色彩的天台和華嚴,都深受有部思想的啟發。

3.《俱舍論》在佛教之地位

(1)《俱舍論》在印度之地位
  說一切有部在中印佛教史上佔這麼重要的地位,再進一步來看,《俱舍論》在有部的地位。印公導師說:「阿毘達磨論書為部派時代的作品。」而有部的阿毘達磨以一身六足等「七論」為權威,尤其是被稱為身論的《發智論》更是權威中的權威,有部後來的阿毘達磨論書都要以《發智論》為依歸,加以解釋或會通。前面說過,由於說一切有部分布的地域很廣,人才眾多,學術發達,加上古代的交通和通訊不發達,因此對《發智論》等的理解和詮釋極為分岐,所以傳說在迦膩色迦王之護持之下,在迦濕彌羅結集經典,編纂《大毘婆沙論》統一說一切有部的教義。

  但是《大毘婆沙論》的卷帙200卷太龐大了,很不容易瞭解,所以又有編輯綱要書的需要,因此又有《阿毘曇心論》和《雜阿毘曇心論》等綱要書的產生,《俱舍論》是其中之一,而且是最出色的一本,它的卷帙只有短短的三十卷,但是包含說一切有部阿毘達磨所有的要義,所以被稱為「阿毘達磨的『寶藏』」,而且它的組織結構極為嚴謹和有條理(參考附錄)。同時對於說一切有部之教義加以評論,以經部的思想修訂之。此外在文體方面,它不是採取單方面的評論,而是採用一問一答的方式來呈現問題,對答雙方均採問因明辯論的論式,雙方問答你來我往,針鋒相對。本論在一本書中具有這麼多的特色,因此本論在印度被譽為「聰明論」。

(2) 歷代祖師對阿毘達磨及俱舍論之推崇

  其次來看中國祖師對毘曇和俱舍論之推崇和評價,首先看在中國佛教地位崇高的盧山慧遠法師,慧遠法師不僅親自參與阿毘達磨的翻譯而且在《阿毘曇心序》中說:

「遠亦寶而重之,敬慎無違。」(大正藏55冊72頁下欄)

  再看慧遠法師的老師東晉的道安法師的說法,道安法師在《阿毘曇序》中說:

「阿毘曇者,秦言大法。……其為經也,富莫上焉,邃莫加焉,要道無由無行,可不謂之富乎?至德無妙不出,可不謂之邃乎?」(大正藏55冊72頁上欄)

在《鞞婆沙序》中更說:

「余欣秦土忽有此經,挈海移岳,奄在茲域,載玩載詠,欲疲不能,……然後乃知大方之家富,昔見之至夾也,恨八九之年方闚其牖耳。」(大正藏55冊73頁下欄)

  連道安法師都自嘆淺薄,從此可見古代中國佛教領袖對於毘曇之重視及推崇,再看玄奘法師的高弟普光法師在《俱舍論記》中對於《俱舍論》的評語:

「斯論乃文同鉤鎖,結引萬端,義等連環,始終無絕,採六足之綱要,備盡無遺,顯八蘊之妙門,如觀掌內。雖述說一切有義,時以經部正之。論師據理為宗,非存朋執,遂使九十六外道,同翫斯文,十八異部俱欣祕典,自解開異見,部製群分,各謂連城,齊稱照乘。唯此一論卓乎迥秀,猶妙高之據宏海,等赫日之映眾星,故印度學徒,號為聰明論也。」(大正藏41冊1頁上欄)

  毘曇已受到道安和慧遠法師師徒的高度推崇,但是他們兩位尚不及見《俱舍論》之譯出。在普光法師之眼中,毘曇見了俱舍,則猶如眾星之對赫日而黯然失色。從此亦可見《俱舍論》之偉大了。

(3) 中國古代之毘曇研究及後來之發展

  毘曇在傳入中國之後,受到道安和慧遠等佛教領袖的大力推崇,所以在中國毘曇之講授盛極一時,當時有幾位法師宣講阿毘達磨,聽者多達數百人,其中一位法師當時人稱「毘曇孔子」,他在講授毘曇時聽眾更達千人。一直到陳真諦法師譯出《俱舍釋論》(舊譯)之後,這股阿毘達磨的研究熱潮才轉為《俱舍論》的研究。到唐玄奘法師譯出唯識論後,唯識學大興,俱舍的研究和唯識研究合流,唯識宗古德更有「七年俱舍,三年唯識」的說法,《俱舍論》變為研究唯識的基礎學門,但在玄奘後不久隨著唯識學在中國的沒落而沒落。

  隔一千多年到了民國時代,在北京的內學院歐陽竟無等人為了研究唯識,才又重新拾起《俱舍論》來研究,可惜不能延續這股研究的風潮。民國滅亡,中國佛教也滅於中國共產黨。到了台灣佛教時代,佛教研究有了新的方向和新的理念,所以在佛學院中,才斷斷續續又有人開講《俱舍論》。

4.《俱舍論》與佛學研究
 

  或有人認為:「我又不想研究唯識,所以不用研究《俱舍論》。」錯也。印公導師曾說:研究阿含經的學者,也要研究《俱舍論》。因為毘曇之興本來就是對於契經的整理、研究與解釋,現在跳過毘曇想直接看契經,難有比阿毘達磨更深的領悟,因此研究阿含的人也要研究《俱舍論》。或有人以為:那我研究大乘,大乘教理比小乘的教理圓滿,所以不用研究《俱舍論》。非也。印公導師說:只看大乘經典而不通過部派佛教,則無法瞭解大乘佛教思想的源流。而毘曇是部派時代的作品,《俱舍論》又是毘曇的傑作,因此要研究大乘佛教也要精研《俱舍論》。

  研究阿含、中觀、唯識、部派、如來藏等被歸類為印度佛教的範疇,或許要研究《俱舍論》,研究中國佛教和《俱舍論》有什麼關係呢?根據近代佛教學者的意見,要研究中國佛教也要研究《俱舍論》。而西藏黃教規定的五門必修的功課,《俱舍論》也是其中的一門,因此要研究西藏佛教,也必須先研究《俱舍論》。不但如此,日本的佛教學者更說:就是研究日本佛教也非先研究《俱舍論》不可。

5.結語
 

  由以上可見《俱舍論》一論的重要。

6.附錄:

《發智論》和《毘婆》之組織 VS.《俱舍論》之組織

雜蘊 界品 ┐────────總明有漏無漏

結蘊 根品 ┘

業蘊 世間品 有漏因 ┐ 別明有漏┐

大種蘊 業品 有漏緣

根蘊 隨眠品 有漏緣 ┘ 別明有漏無漏

定蘊 賢聖品 無漏果 ┐ 別明無漏┘

見蘊 智品 無漏因

定品 無漏緣 ┘

破我品

上一篇 下一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