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昭慧法師_人物特寫名人眼中的昭慧法師瀏覽名人眼中的昭慧法師文章
  • 名人眼中的昭慧法師:怒目金剛
  • 自由時報專欄作家 老包

《雅痞日記》

怒目金剛

⊙自由時報專欄作家 老包

  昨天談到佛教會「護法金剛」釋昭慧是老包生平少見的衝決網羅勇氣人物,面對傳統污蔑、傳媒刻意封殺、輿論誤導、橫逆交加,而她挺身而出,一尼當關,佛陀光輝閃閃而出,「體質」稍弱的人但覺眼花撩亂,刺目異常,紛紛發出不滿怨言。

  此情此景好比一群長久生活在陰暗角落的人,乍見金陽閃閃,一時不能適應,「討厭」「少煩」等等「不知好歹」的尖叫聲當然要脫口而出了。釋昭慧是這麼一個為佛教奉獻一己的先知型人物,她懂得在重兵圍困的惡劣環境中製造「風聲鶴唳」的洶洶戰況(表示數千佛教徒將遊行示威);懂得在比重不均的傳媒報導中將她「起義」的理念傳播出去;懂得在抗爭最高點適時縮手,而抗議的精神恆久不變……。

  而最重要的,是她將隱藏在藝術背後的政治黑手逼之現形;整個事件我們最後終於弄清楚,在台灣想要擁有一個像樣的公開表演的藝術場地,事先必須通過官方審查;所謂學院派的藝術,它是經過「欽定」始能存活下來的。

  從這個角度來觀察「思凡」事件,我們恍然大悟此次公演的四齣舞碼,除了「思凡」為傳統尋佛教開心的古典戲碼,餘皆為洋人的「產物」,就是找不到任何與台灣本土相關連的創作,豈不叫人失望哉?──學院的藝術,它所教導給追求「真善美」的學子年輕心靈,竟是「技巧」而已?竟是理直氣壯的逃避現實?

  倘若學生創作一齣「尋國會老代表開心」的「戀棧」舞碼,學校會同意嗎?教育部不會跳腳嗎?──那麼,到底是誰在「迫害藝術」?

  因此社會大眾之譴責釋昭慧,大聲呼籲「創作自由」,未免弄錯對象。而這一真相正是佛陀光輝使之無所遁形的,釋昭慧指出「思凡」禁不起考驗,我們也願意不客氣的說:「思凡」除了繁複的舞蹈身段以外,是毫無藝術啟發精神的。老包如果也加入「抬槓」行列,首先要提出的一定是「思凡」是個未成年的小女子,佛門縱有管教,也是基於自小被託付的「監護」責任,誰敢說她逃出寺院以後不會被「歹徒」賣到妓院去?但是這種辯證是無意義的,我們所計較的無非是真正的、根本的藝術創作自由,藝術學院面對釋昭慧的批評,內心更為軟弱的應該是:我們也有「苦衷」呢!

  在宗教的歷史上,西方曾有宗教結合力量迫害知分子的黑暗時代,而在中國則只有政治結合知識分子尋宗教開心!釋昭慧怒目一睜,對於佛教是「出世」「逃避」「無為」「不管事」的傳統印象,我們終於刮目相看。我們必須記住菲律賓「正義驅逐馬可士」的行動中,修女們曾經扮演的挺身為公理的角色;倘若在台灣五二○事件中,那些挺身而出挨打的大中學生,換成是釋昭慧率領的「和平軍」,我們相信這個社會更有希望!

  而藝術的「護教組」何時會出現?

~摘自七十八年一月二十五日自由時報第十一版自由副刊~

上一篇 下一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