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昭慧法師_人物特寫媒體專訪昭慧法師瀏覽媒體專訪文章
  • 媒體專訪昭慧法師:釋昭慧的另類修行
  • 陳世財/中時晚報/89.06

 

怒為眾生 毀譽不上心靈

女性主義運動,她從不缺席

反核四,她也有份

甚至連德高望重的惟覺和尚她也敢罵

佛教界視她為麻煩人物……


文/陳世財 (摘自八十九年六月中時晚報)

誰說出家人的生活不能精采!釋昭慧法師偏偏堅持走另類路線。一般人辱罵她是不守清規 的異類,佛教界也責怪她是專搞顛覆的麻煩人 物……。這些是是非非,釋昭慧全不擱心上, 路見不平就拔刀相助。

一齣思凡 引動她的怒火


一九八七年間,藝術學院畢業公演一齣描述 比丘尼俗念糾葛的戲劇「思凡」,引動了釋昭 慧的怒火。她首次拋頭露面,不惜與學生對立 ,一定要爭出個「理」;從此,女性主義運動 ,她從不缺席;反核四抗爭,她也有分;中台 山剃度事件發生,她一樣寫文章抨擊德高望重 的惟覺老和尚。

 沒有釋昭慧絕食抗議的決心和行動,大安森 林公園的古蹟觀音像早給怪手拆啦!她同時是 流浪狗的保母、豬隻的代言人!少了她那執著 的脾氣,台灣的「動物保護法」恐怕還躺在農 委會的檔案櫃裡,很難有實現的一天。

 去年,妙文尼師指控如虛長老涉及性騷擾事 件,佛門因而爆發有史以來最勁爆醜聞。當時 ,釋昭慧根據自己平時對如虛長老的認知,相 信老人家不會說謊,因此奮不顧身為他站台, 為他的清白背書;隔天,妙文提出相關有力的 錄音證據後,釋昭慧仔細聽了,毛骨悚然,信 心動搖,因而即刻抽身,並表明妙文若真遭到 侵害,她會站在妙文這一邊,向如虛長老討回 公道。

主張政教分離 不代表不能參與政治

 政教該不該分離?一直是社會爭議焦點。談 到這些議題,釋昭慧就滿肚子氣。「政教分離 ,但並不代表出家人必須完全退出政治活動。

 出家人也是內政部登記有案的中華民國國民, 當然有參與政治的權利,怎可淪為次等公民; 出家人沒有理由放棄自己應有的權益」釋昭慧 說。

 可是,南投縣長彭百顯當真邀請她當副縣長職務,她卻又搖頭婉拒了,一點也沒商量餘地,因為「我討厭政教合一!」

 

佛誕日終訂為國假完成心願

 最近,釋昭慧可大大鬆了一口氣。因為她終 於完成心願,集合佛教界力量,向政府爭取將 「佛誕日」列為國定假日。第一屆國定佛誕日 紀念活動當天,她走在陳水扁總統身旁,藏不住滿心歡喜,率真的笑容比夏日的豔陽還燦爛。

 為了爭道理,她可以勇往直前,即使跌跌撞撞,滿身是傷,毀謗羞辱不斷,也絕不會愛惜 自己的羽毛;爭道理,她也從不會去評估成本效益,也不會考慮有沒有好結果,會不會得罪 人。

 少了以上這些看似矛盾卻又符合邏輯思考的特質,就不像是釋昭慧了。

 

 

很多人都誤會我不能忍

 少了以上這些看似矛盾卻又符合邏輯思考的特質,就不像是釋昭慧了。

「很多人都誤會我不能忍,才會動不動就走 上街頭。其實,這是錯誤的看法!忍,不是無 條件的,而需要智慧和勇氣;我有不滿就會大 聲說出來,問心無愧」釋昭慧說,「中國社會 普遍存在嚴重的婆媳心態,講究的忍,其實是 沒有勇氣的忍,只掃自家門前雪,放縱少部分 的土豪劣紳為所欲為,魚肉鄉民。武俠小說之 所以會在中國社會盛行,正是這種不正常的心 態作祟,大家才會特別欣賞俠客斬奸除惡的義 行,大快人心。」

忍久了 只會轉過頭欺壓更弱勢者

 釋昭慧深深覺得,中國社會多數人是鬱悶的 ,佛教界也是一樣,很多人怕得罪人,不敢開 口表達心中不滿,忍了滿肚子氣;這就像是受 到孫悟空的緊箍咒深深壓抑著,久而久之產生 嚴重的「補償」心理,對自己沒信心,最後轉 化成過度自大心,反過來欺壓更弱勢者。

 釋昭慧以「幸運」兩個字形容自己過去的付 出幾乎都能圓滿落幕。不過,那些既得利益者 相對可慘了!有頭有臉的人物,不管是政治圈 的,文化圈的或是宗教界的,幾乎全都給釋昭 慧得罪光光。

 老實講,和大多數人一樣,釋昭慧自己沒有 具體生涯規劃,一貫的生活態度是:路見不平 ,一定拔刀相助。

 沒包袱 可以大聲講話

 她經常勉勵自己以一顆「歡喜心」來面對世緣,無私、多幫助別人。她調侃說,自己所作 所為像是沒有本錢的買賣,沒有包袱,可以大聲說話。「這十幾年來,我漸漸從這裡領悟到 菩薩道,路越走越順,原本反對我的人,後來反而成為好朋友、最大的支持來源。」

 釋昭慧的後勁十足,大家都知道她不是好惹的人物,對她特別敬重,因為大家一有不平的 事發生,都很有默契找她幫忙出頭。她說,年紀活得越大,越覺得自己平凡,能力有限;有時候電話太多,讓我想逃,不敢接電話。

 釋昭慧坦承,自己現在是個既得利益者,從事反對運動不再像以前那麼辛苦。這也是她最擔心的,她常常提醒自己不能就此迷失,刻意減少外援,讓信念維持清淡,才不會影響修行。畢竟,七情六慾,容易上癮,必須不斷加深刺激,才能滿足;這些刺激也很容易成為過去 ,一點都不可靠。

 除非到輔仁大學教課,釋昭慧大多時候深居簡出,留在桃園縣觀音鄉的佛教弘誓學院內潛修佛法;入夜後繼續在電腦桌前寫文章或上網 ,探取更多的訊息。她常常還需要書房開夜車趕稿,一埋首就忘了時間,直到日頭灑進來第 一道亮燦燦的陽光,才知道歇筆。

批判不分教內外 將解構佛教界沙文主義

除去外界的刻板印象,真實的釋昭慧沒霸氣、不強悍。她要真是趕稿累壞了,絕不會為了 面子問題硬撐出穩如泰山的假象,反而會開口向大夥兒說聲對不起,徵求同修們體諒,讓她 賴床,多睡一會兒。

 釋昭慧一生中最痛恨的是男性沙文主義,對 此批判,咄咄逼人,絕對不會手下留情。最近 ,她正有計畫研究訂正古佛書,準備把有關的謬誤一一挑出來批判,解構佛教界的男性沙文 主義。佛教界對她是又愛又怕受傷害,擔心她出招太狠,針針見血。
 

上一篇 下一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