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昭慧法師_先讀為快佛教篇瀏覽佛教篇文章
  • 佛教篇:有關印順導師思想之質疑的總回應

有關印順導師思想之質疑的總回應

 

釋昭慧

 前言

  中午友人告知:現代禪網站已於三月五日起,張貼了恆毓博士大作《印順法師的悲哀》。筆者認為:近年來對印順導師思想提出質疑的文章極多,但其內容歸納起來,實不出幾個類型。正巧去年性廣法師出書《人間佛教禪法及其當代實踐—印順導師禪學思想研究》,其中的第四章,已就有關空、有抉擇及宗派修持問題的部分,作了完整而扼要的敘述與評論,足資回應各方之質疑。而其他攸關方法論之商榷,以及對「人間佛教」之種種質疑,近期兩篇駁如石法師大作之拙文中,都已回應殆盡,四月間,法界出版社將輯為一冊《世紀新聲——當代台灣佛教的入世與出世之爭》,以饗讀者。

  是故筆者徵得現代禪李元松老師之惠允,將性廣法師與筆者的三篇文章,刊載於現代禪網站之中,作為對恆毓博士大作《印順法師的悲哀》(乃至所有質疑印順導師學說之文章)所提出之觀點的總回應。

  筆者對恆毓博士,雖未曾見聞其人,亦未曾讀其著作,但有一事於網路上相互接觸,卻讓筆者對他留下非常良好的印象。原來前一段時日,恆毓博士所主持的「世界弘明哲學論壇」網站上,有署名「陳明軍」之人,以聳動標題造謠云:「昭慧法師不要忘記自己所屬的僧團也有嚴重的性醜聞存在。」有人上網瀏覽,才發現到這個不實謠言,二月八日趕緊通知筆者。在驚訝之餘,筆者上網從其標題,點入裡面看內容,才知道它是指某男法師,以及與妙文事件相關之男法師的性醜聞。很巧的是:他們都沒有住在僧團之中,更談不上屬於哪一個僧團。

  由於筆者所屬的僧團並沒有比丘居住,性醜聞男主角均不曾來過(更遑論住過)筆者所屬的僧團之中,「陳明軍」故意用標題來誤導讀者,讓讀者誤以為佛教弘誓學院發生了性醜聞,這是極不道德的。

  更何況,也不是每一讀者都有興趣依標題點入內容來細讀的。乍看標題,讀者還真會以為佛教弘誓學院發生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事實卻是:我們僧團對戒律的要求極為嚴格,絕不容許任何可能會演變成觸犯淫戒的小事發生,更別說是性醜聞了。

  當時筆者立刻致函恆毓博士,懇切告知:「學術論辯,可以有公是公非。有水準的可以討論,沒有水準的,也可以不用理會,讓它自然成為歷史的泡沫。但是陳明軍先生這種栽贓文字就不好了,會讓您可貴的論壇版面成為有心人士藏垢納汙、栽贓他人的地盤。這諒非您設立此一論壇的目的。因此,是否可以將該則言論自此一版面刪卻,以免它繼續誤導讀者,然後將筆者的覆函以『昭慧澄清:我所屬僧團並未發生任何性醜聞』的標題,掛上一段時日,做點澄清與補救呢?」

  恆毓博士翌日立即來函告知:「所述之問題,已經根據您的意見妥善處理。由於我們的工作重心在於《世界弘明哲學季刊》的編輯出版,論壇的管理相對鬆散,給你們帶來的不便,敬請諒解。若有其他指教,敬請明示。如有不同意見,可在論壇上直接反駁。如果有理論闡述之作品,也歡迎交由《世界弘明哲學季刊》發表。《世界弘明哲學季刊》只根據原則辦事,不論作者來源。」

  他雖沒有將筆者的函件掛上去,卻立刻將那段栽贓文字予以刪除。在這件事情上,筆者深深感受到恆毓博士的光明磊落。

  感謝李老師與現代禪可愛的朋友們,如此寬宏大度,不預設立場,讓拙文與性廣法師的三篇文章刊載於現代禪網站之中。筆者衷心期待讀者告知:還有什麼質疑印順導師觀點的內容,是三文之中還未回應到的部分,那麼,筆者將進一步針對此諸內容而作答覆。

  可以保證的一點是:如果讀者所指教的部分,是筆者同樣不以為然的內容,那麼筆者絕對不會曲意迴護、自圓其說。學佛,是為了追求真理,而不是為了黨同伐異。縱使是印順導師,筆者也是「因愛真理而敬吾師」的,他老人家的著作,並不是毫無瑕疵的。

  希望我們能夠以如此光明磊落的君子風度,進行這場「無諍之辯」,增加彼此的道誼,讓彼此的思考面向更臻圓熟,這樣才會不辜負李老師與現代禪諸位朋友提供網路園地的一片苦心!

九十一年三月八日 于尊悔樓

有關印順導師思想之質疑的總回應

目 次

前言

方法學上的惡劣示範/釋昭慧

出世與入世的無諍之辯/釋昭慧

印順導師對變質禪法之批判及對禪宗之肯定/釋性廣

 
 

上一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