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昭慧法師_先讀為快佛教篇瀏覽佛教篇文章
  • 佛教篇:交相映現法界的光輝--與證嚴法師會遇有感

交相映現法界的光輝--與證嚴法師會遇有感

釋昭慧

      十月二十七日下午,到台北參加綠黨高成炎教授立委競選總部成立大會,二十八日晚間,赴高雄國賓飯店,於民進黨立委湯金全律師募款餐會上致詞。兩個行程中間,我特別到花蓮拜望在靜思精舍養病的恩師印順長老,同時也見到了證嚴法師。

 89.05.30 印順導師、證嚴法師與昭慧法師合照於靜思精舍
 
長期以來,為了環保、動物福利、反賭博合法化、族群 融合、台灣主體性等等理念,常不得不在選期將近之時,應邀趕場,為社運同志與政壇清流站台助講。由於這並不是一樁適情適性的差事,每於行南走北之際,深感身心疲苦。二十七日黃昏時分,抵達靜思精舍,在暖黃的燈光下會晤證嚴法師的那一刻,看到她清 的面容,才忽然覺得,相較於她的疲憊,自己所承受的,可真的是「小巫見大巫」。疼惜之情油然而生,不禁請她細水長流,多多休息。但眾生無邊而又苦難無量,震災未歇,戰禍又起!這沉重的共業之流,要用多大的悲心與體力,來凝聚群眾的善願,才能轉化 它呢?「休息」二字對她而言,只怕是不敢想像的奢求吧!

  證嚴法師與我系出同門(當代高僧印順長老之師門),一個是他親手剃度的徒弟,一個是他刻意栽培的學生。我們曾有許多年互為「平行線」:在社會方面,她看不慣街頭運動的劍拔弩張,我看不慣慈濟大愛的溫溫吞吞。在政治方面,她提倡慈濟人不參選、不助選、不推薦,以維持「中立超然」;我卻提倡佛教主體性或社運主體性的「超黨派參與」,認為那才是真正的「中立超然」。我倆並無任何私怨,但也實無交集。我甚至數度公開於文章或演說中,對她的看法、做法,有所批判。

幾年下來,如今在上述社會或政治方面的觀點,兩人都依然故我,沒有改變多少;兩人也都各自走出了寬闊之路,證明了這些觀點的實用性。也許,緣起世間的眾生根性不一,慈善救濟與社會運動,也各有其功效與局限,不可能形成單一的標準答案。很高興的是,原先的兩條平行線漸有交集,自前年九月以來,由於印順導師在慈濟醫院長期治療並在靜思精舍靜養數月,於是,在探望師長時,我多了一些與證嚴法師晤面的機會。在和善的交談氣氛中,我漸漸對她產生了深重的尊敬與珍惜之情!

  在昏黃的燈光下,她依舊三句話不離本行地 娓娓談述慈濟的九二一希望工程與海外賑災近況,我也依舊三句話不離本行地扼要談述近期聯合各宗教領袖展開「反博弈宣告」的現況。我誠懇告知,以她的社會地位與發言分量,不妨在不為難的前提下,以她的方式表明「反對賭博」的立場。她表示,慈濟人一向是將「不賭博」列為戒律的,所以在「澎湖允設觀光賭場」的「離島開發條例」一讀通過時,她已在全球聯播的慈濟大愛電視台,表明了一貫的「反對賭博」立場。我說,可惜該一節目台灣的政治人物沒看到,否則會讓他們忌憚三分。她睇視著我,微笑著輕輕接了一句:「 他們不會怕我的,他們比較怕妳!」

  面對她那張寫滿無盡疲憊而又透出無盡慈悲的面容,我忽然有了很深的自責。大團體本就容易動輒得咎,當年我對她的那些批判,真的那麼重要,重要到需公開發表嗎?套句阿扁的話,這不是「性別」的問題,而是「性格」的問題。當溫婉堅毅的大姐姐會遇了刁蠻剛強的小妹妹,不冒出些許火花,也難!一個主導著台灣佛教的慈善事業,一個努力從事台灣佛教的社會運動。一個凝聚著數百萬人慈悲大愛的能量,一個卻是任何時地都可以「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風格既然不同,開展出來的事業自是迥異!

  就連「慶祝印順導師壽誕」都不例外!去年印順導師九五嵩壽,在靜思精舍中,度過了一個溫馨的壽辰。僧眾信眾圍繞,徒子徒孫滿堂,可愛的慈濟娃娃還從大壽桃中破殼而出,逗得他老人家呵呵一笑。今年印順導師九六嵩壽,固然我為他促成了一場與陳總統間的會面,策畫了一場被評為「轟傳武林、驚動萬教」的祝壽研討會,但也因我在大會中「宣告廢除佛門男女不平等條約」,而引起佛教界的軒然大波,弄得他老人家左右為難。我為陳總統寫下的一句讚揚印順導師的腳本「玄奘以來第一人」,也引起少數佛教人士的酸葡萄效應!

  戊戌政變失敗後,康、梁走避他方,譚嗣同引頸就義。但譚嗣同說了一句感人肺腑的話:「無有去者,無以圖將來;無有留者,無以報國家。」證嚴法師與我,不也正如報答國恩的戊戌六君子,在以不同的方式,報答著佛陀恩與眾生恩嗎?我們之間,原就可以在互補之中,交相映現法界的光輝!也許最讓印順導師欣慰的是,他的病緣,竟無形中促成了證嚴法師與我的會遇、和好與互信、互諒。

(作者釋昭慧任教玄奘人文社會學院宗教學研究所)

901031 自由時報


--------------------------------------------------------------------------------

【迴響】只想說聲謝謝!

昭慧 法師:

只想說聲謝謝,並藉此向您請安致意------

謝謝您今日在自由時報的大作,文筆和意境都很好,深得我心。

也慶幸台灣的佛教界有您——昭慧法師以及證嚴法師一直在努力的做工。

請繼續加油,更將希望的信息散播在這一塊土地上!

平安                                          

施瑞雲 敬上 2001/10/31

(總幹事秘書/長老教會總會)


--------------------------------------------------------------------------------

靜宜大學葉智魁教授來函--兩文讀後的點滴

法師:

  兩文所述,我在三年前尚無法體會,然而自為文駁斥持開賭者之論述,與實際奔走反賭六年以來,再加上學佛至今四年左右的時間等因緣,讓我對兩文所述感同身受。

  先前曾拜讀過您一些文章(並不多)、看過聽過與您相關的一些訊息與報導,也看過您在電視上對一些議題的發揮。印象中的您是尖銳犀利,有著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態勢,令人敬畏(想必敬而遠之者、敬而近之者,敬畏等持者、畏而遠之、畏而厭之者均有),因先前無緣接觸,對您的感覺應算是敬畏等持。幾次的接觸,感受到您言談舉止間所流露出的慈悲竟是那麼地不著痕跡!

  另一位社運悍將陳玉峰教授,因同任教於靜宜,早在七八年前,就曾幾次在校內會議中見過他咄咄逼人的「瘋」采氣勢,坦白說,頗不以為然,當時並不知道他是何許人也,就因開始所留下的印象,沒讓我早一點與他有進一步接觸。直到今年三月底,在報上看到他與您等共同於三月初發起反賭聯盟之事,才與他相約一談,也才感受到他的胸襟氣度與對這片土地的關懷之情,也發現到他態度與言行舉止的轉變。

  回想自己投入「賭場議題」的前三年,當時又加上見到在社會上以及校園中荒腔走板的種種現象,除了常有悲憤無奈之情外,無力感也不時興起。三年前在簡錫土皆委員為「開賭議題」所招開的記者會中,自己帶者悲憤之情的慷慨陳辭、犀利逼人的影像歷歷在目,當時雖得到一些回響,包括一位原先持著支持立場的警政界官員表示,看了我提供的資料與聽了我的陳述之後,扭轉了他原先的想法。但事後迄今,我一直在思索 :「即使說得再有道理、辯倒了對方,若在姿態及語言上過於犀利尖銳,會能夠說服對方嗎?」

  畢竟真正理性的人不多,絕大多數的眾生的「我執」就向河豚一般,一但被碰觸到,貪瞋痴便立刻現行、膨脹起來,這種情況下,無論是說甚麼,有理還是沒理,自然就都成了廢話,為了自己的面子,再沒理也會堅持—這不就是眾生的無明!三年來,這種體會越來越深刻,銳氣漸減,不然,在銳氣(或我執)現形時多少也會能察覺到。自己獲得的另一成長是,似乎越來越能感受到業力與無明的威力!

  由此,也體會到所謂「善巧方便」的重要性,不過總還是無法拿捏究竟是「善巧方便」還是「牆頭草」。功力不夠,只好自勉:「不得中道,必也狂狷!」或許,如是方可不忝為一介知識份子。

  幾次接觸中,感受到法師及陳玉峰老師的轉變,也從自己得體驗中領悟到,以柔克剛方為上招,獲益良多!不過,自己在解行之間還是有一大段差距。

  空花佛事、水月道場,因緣如是,放不下,只好自勉將之提起!

  但願眾生得離苦!

 智魁 敬 2001/11/02
 
 

上一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