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昭慧法師_先讀為快佛教篇瀏覽佛教篇文章
  • 佛教篇:又見佛門新咒語!——回應「八敬法是佛制」論

又見佛門新咒語!——回應「八敬法是佛制」論

釋昭慧

     敝人正於大陸講學,頃獲學友告知:七月當期之《中國佛教》月刊與《淨覺》月刊,刊出印順導師於六月三日覆淨心法師之信函,函中「明示」:「八敬法是佛制。如因時、地不適而應有所變易,亦應徵得多數長老同意,然後集大會通過」云云。

年已耄耋,被迫表態

        筆者對於導師年已耄耋而卻被要求表態,內心至為不忍。然而如果有人意圖運用該函以證明「八敬法是佛制」,或運用該函以推翻敝人有關「八敬法非佛說」的言論,可就枉費了心機。原因如下:

  一、在漢傳佛教,第一個指出「八敬法非佛制」的,正是印順導師。他在《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頁四○七至四○九)中,就以綿密的資料分析,說明道:

        分別說部VibhajyavAdin說一切有部arvAstivAdin的傳說:佛以 「八敬法」為女眾出家的根本法, ……然而這一傳說,並不是一致的。大眾部MahAsAMghika的『僧祇律』以「八敬法」得具足的話。 正量部aMmatIya的『明了論』……瞿曇彌是屬於「善來得」的。而且,當時的大眾, 就有瞿曇彌沒有受具足的傳說。……所以,以「八敬法」為女眾出家的根本法,瞿曇彌受「八敬法」 就是出家受具足,只是部分的傳說而已。而且,女眾還沒有出家,就制定「八敬法」,制立二年學六法, 這與「隨緣成制」的毘尼原則,顯然是不合的。……「八敬法」是僧伽規制,而後被集錄出來的。…… 「八敬法」的成立,早在部派分立以前;在佛教主流(老上座們)的主持影響下完成,成為全佛教界所公認。 很清楚地,以上引文向世人傳達了兩個訊息:第一、部派看法不一致的「八敬法」,並非完成於佛陀時代,而是部派分立之前在老上座們影響下完成的。第二、佛世並未有「八敬法」的名目,「大愛道依八敬法得戒」云云,也在各部派間存在歧說,最起碼大眾部與正量部就無此一說。

因愛真理而敬吾師
 

        我不知道那些要求印公老人表態的人,是否有能力推翻他以上著作引文之正確性?單憑老人於九十六歲時一句「只有結論而無推論」的覆函,就想讓讀者研判「印順導師過去說的都錯了」,可未必是一件易事。

  二、退一步說,就算諸位能再度逼老人表態,來證明他「明示自己過去所說是錯」,那又代表什麼?筆者尊敬導師,但不是無條件的個人崇拜,而是他以公正的態度,學術的方法,在思想上成為中國佛教的改革先鋒。

  但是另一方面,筆者自行綿密辯證的「八敬法非佛說」,則是來自筆者的真理堅持與專業自信。筆者是因「愛真理」而「敬吾師」,在「依法不依人」的前提與嚴謹的學術辯證過程中,筆者是不會犯下「崇尚權威的謬誤」的。

儼然「佛門新咒語」

        三、尊敬大德,並不表示自己不會在大德既有的學識基礎上成長進步!筆者向來就被學界公認是對印公學問「接著講」而非「照著講」的人,所以,那些不敢直接面對「八敬法」本身的荒謬性,不敢直接面對筆者所拋出的問題,卻儘是顧左右而言他,質疑筆者「是否有徵得印老同意」或「印老同不同意你的看法」,或是把印公覆函的隻字片語拿來當「聖旨」,張貼於佈告欄或刊登於機關文宣品以壯壯膽量的人,筆者還真同情他們!他們不但沒有「面對真理」的勇氣,而且在治學態度與方法上,還真是太不長進了!

  奉勸那些意圖封殺筆者「八敬法非佛說」言論的大德:真要能擊倒筆者,還需一一反駁筆者對「八敬法」所提出的質疑,而不是將「八敬法是佛制」當做「佛門新咒語」,那不是面對真理所應有的態度。

口是心非,誠信蕩然!

         四、筆者之所以力主推翻「八敬法」,完全無一念為己之心,老實說,腦筋清醒如筆者之人,不會不知道:發起「廢除八敬法」運動,對筆者本人是沒啥好處的,只不過招惹來一身腥而已。但是筆者不敢為了保護自己而在真理之前保持緘默!一來基於護法之熱忱,實不忍見保守封建的佛教,被重視「兩性平等」的世界潮流之所唾棄。二來亦不忍見仁慈平等的佛陀,因「八敬法是佛制」之論,而平添世人對他的誤解與惡感。三來更不忍見佛門兩性都因這一非人性、不公義的「男性優惠條款」而扭曲心性,形成「雙輸」局面。故以嚴密辯證,論「八敬法非佛說」。是可謂為「人間佛教」行者「回應普世價值,引領社會進步」之一念愚誠。

        此一運動,在三月底掀起之時,確已獲得教界與社會各界之廣大迴響。可見公道自在人心!而教界少數長老當時噤聲不語,或是說些心口相違之論以迎合輿情,事後才針對筆者,主導一齣閃閃爍爍的「秋後算帳」把戲,若社會大眾知悉此事,豈不是此諸長老的「誠信蕩然」?更且對情同父子的印公老人與筆者,竟還玩一著「挑撥離間」以期師生反目成仇的「一石二鳥」把戲,真不知諸位長老何以對於避免口過的戒律,竟是如此的漫不經心?難道「尊重佛制」在諸位來看,竟只是等同於「尊重八敬法」而已?

何必要打印順招牌?

        五、中佛會四月十日「長老委員會」的會議紀錄之中,洋洋灑灑點名筆者而作些無關痛癢的指責,那些都只有情緒而沒有學問,不值一駁!在此筆者只澄清一點:廣元長老指「昭慧打著印順老和尚的招牌要廢除八敬法」,令筆者看了不禁莞爾!筆者原以為:只有關起山門之象牙塔而少不更事的佛學院比丘們,才會有此離譜的想像呢!


        要知道:三月底的「廢除八敬法運動」,是一個掀起於台灣社會的佛教改革運動。導師雖德學具尊,世罕能匹,但自古高僧未必是名僧,對廣大的社會群眾而言,「印順」二字是極其陌生的!「印順老和尚的招牌」,掛了還真等於沒掛!說句不客氣話,「是名僧卻是低僧」的昭慧,在台灣社會,早已「自創品牌」了,何饒運用張三李四的招牌來附麗自己?

支那堪布V.S.達賴喇嘛

        筆者當日之所以將記者群與鎂光燈引到祝壽研討會上, 只是對師長與中國佛教的一念愚誠而已。一、在對師長方面,筆者認為:台灣社會一般只知有達賴, 不知有印順,故為導師頗為叫屈,所以聽從江燦騰教授之建議,不但促使陳總統於導師九六大壽前 夕親自前來拜會導師,肯定他「玄奘以來第一人」的歷史地位,而且要在印公祝壽會上,讓瘋迷 「達賴」的記者們與台灣人民也知道有「印順」其人,是佛國之瑰寶,五十七年前就已有了 「兩性平等」的真知卓見。二、在對中國佛教方面,筆者更期西藏佛教津津樂道 「支那堪布落敗公案」之人注意:今之「支那堪布」並不亞於達賴喇嘛,有些地方 (如人間佛教、女權或動物權之提倡)更是佛教界的思想先趨!

身份竟比「法」還重要!

        六、印公覆函中所說的「如因時因地不適而應有所改變,亦應經多數長老同意,然後集大會通過」,然而對一群既得利益者而言,那真是緣木求魚!「長老委員會」四月十日的會議紀錄,就證實了筆者的疑慮!就筆者所知:海峽兩岸之佛教,不但沒有「應有所改變」的共識,反而於近年來有變本加厲地要求女眾「奉行八敬法」的傾向。某戒場甚至竟要求傳戒的大德長老尼「頂禮新受戒比丘」,長老尼們至為憤怒。這種惡劣趨勢,正是促使筆者用霹靂手段點燃「八敬法非佛說」引信的導火線。

  在佛教中,男尊女卑的律法,豈只是產生了「讓長老尼跪拜小伙子」這樣不倫不類的現象?它甚至讓許多比丘漂離了對「法」的禮敬心。筆者親聞:一些比丘向一位具德南傳沙彌尼請示禪法,竟然端坐讓她跪地開示法要。請看:這是何等令人厭惡的驕慢相!在他們的心目中,身份竟然比「法」還更重要!「人坐己立,不得為說法」,這不正是「佛制」的要求嗎?他們如果真那麼重視「佛制」,就不會心安理得地讓說法者面臨著「人坐己跪」的尷尬處境。

  筆者倒要瞧瞧:所謂「長老委員會」除了想盡辦法要獲得「八敬法是佛制」的答案之外,是否能如覆函所建議的:「經多數長老同意,然後集大會通過」廢除八敬法的提案?

未犯波羅夷,憑啥除僧籍?

        最後附帶聲明一點:聽說某佛教會代表竟有蓄意想讓筆者被「開除僧籍」的愚昧建議,筆者聞言忍不住大笑!一來筆者並未犯及波羅夷,依律任一僧團或教會無權將筆者「開除僧籍」,開除了也無損於筆者作為一位修道人的正當性。二來,那肯定是會讓台灣佛教付出重大代價的。因為還有許多「犯波羅夷」而罪證明確的個案,都被某佛教會「睜一眼閉一眼」放過,而置哀哀求告的受害者於不顧。那些個案,肯定會因「一位未犯波羅夷的比丘尼遭到迫害」,而被一一提出質疑。到時節,只怕風暴所席捲的不是筆者,而是經不起社會質疑其「藏垢納污」的某佛教會吧!

 九十年七月五日,初稿完成于梅州千佛塔寺旅次,七月十三日返台刪訂完稿

——刊於九十年七月十五日《佛音時報》

【附名臺灣佛教史學者江燦騰博士讀後來鴻】

昭慧法師:

    讀完全文,有幾點感想:
一、具有「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的知識哲人風範,敢於為佛教的真理而辯,不愧「昭慧──昭佛法真理之慧」的法名。
二、具高度的專業素養:詞鋒雖利,但邏輯綿密、滴水不漏;思維謹嚴,但表達流暢、理據十足,堪稱現代佛教議論文的典範。
三、具改革意識,思想與現代社會同步,為台灣比丘尼的未來出路,豎立新標竿。

 江燦騰敬讀2001-4-14

上一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