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昭慧法師_先讀為快社會篇瀏覽社會篇文章
  • 社會篇:倡議樹立「一攤血」苦主陳秋吟紀念碑


倡議樹立「一攤血」苦主陳秋吟紀念碑

呼籲醫師家屬向受害人與全國民眾道歉 

 

釋昭慧    

荒謬的判決,荒謬的「好人」!

  本月二十二日,「一攤血」民事案的判決,出現了荒謬的結論:當日見死不救的醫師是「好人」,對其見死不救的情事加以轉述(而且未將該「好人」名字曝光)的法師也是「好人」,但後者這個「好人」,卻只因陳述千真萬確的事實時,不慎提及「保證金」三個字,而必須被罰鍰一百零一萬。

 


92.8.24 昭慧法師發言,認為判決結果與醫師家屬得意洋洋之表現「沒血沒淚」,
原住民婦女之苦難被集體遺忘。

  法官的邏輯就是:醫師因為是好人,所以即使是見死不救,也無損於其「好人」之形象;法師說醫師「見死不救」,即使不曾述及醫師大名,也會侵損醫師的「好人」形象,因此法師該當被罰!

  荒謬的判決,加上唱作俱佳的醫師家屬,嚴重誤導著輿情,他們讓台灣民眾產生了嚴重的錯覺,以為只不過是曾經發生過一則「垃圾包因不值八千元而被一個好人丟棄了」的故事。於是,真正的「受害人」,就這樣被台灣社會「集體遺忘」了!

一攤又一攤痛徹心扉的血和淚

  遙想三十七年前,花蓮縣豐濱鄉原住民產婦陳秋吟,在鳳林某醫院的地板上,因繳不出保證金(或醫療金),而被絕望地抬了回去,流下了那麼一攤血,成了歷史的見證。這段塵封往事,在她的親人指陳歷歷的追述下,三十七年之後的今天讀來,猶然盪氣迴腸,掩卷太息!


92.8.24 慈濟基金會副總執行長林碧玉居士自台中趕來台北,
記者會後與昭慧法師作簡短之晤談。

  誠如記者所言:這真的是「一攤又一攤痛徹心扉的血和淚」。饒是鐵石心腸,看到上項血淚交織的報導,都不可能無動於衷!設身處地想想:這四個原住民大男人,七、八個小時扛著陳秋吟翻山越領,步伐儘管沉重,體力儘管耗竭,總還帶著些許的希望吧!但從醫院抬著她踏返歸途時,所有希望都破碎了!一步,一步……,每一個腳步,都是何等的絕望而哀慟啊!

家屬欠受害人與全國民眾一個道歉!

  「歷史可以原諒,但是不能忘記!」想到醫師家屬精心編織一套「為父復仇」的戲碼,將證嚴法師汙名化成一個造謠生事的邪惡尼師,為此並不惜鋌而走險,竊取他人網站的內部資料,及至逮到荒謬的民事判決機會,就立刻唱作俱佳地聲稱「父親的眼淚馬上奪眶而出」,這一幕一幕,對映著原住民那一攤又一攤痛楚的血和淚,令人感覺格外刺目!

  當日目睹見死不救的慘劇之見證人,業已一個個站出來指證歷歷,然而財勢龐大的醫師家屬,卻仍全力塑造乃父的「神聖」形象,將他們自己則包裝成無辜而「弱勢」的受害人家屬,這讓那真正「弱勢」,難產流血、呻吟至死的卑微婦人,以及當日「哀號一地」的幾個大男人,情何以堪?

  當日醫師家屬不是夸夸其言向國人宣告:「如果父親有見死不救的情事,願意向國人道歉」嗎?本人必須鄭重指出:醫師家屬不但欠全國人民一個道歉,更欠陳秋吟及其家屬一個道歉,而且迄今為止,本人還未看到醫師家屬為自己的竊盜行為,而向受害人慈濟基金會與證嚴法師說聲抱歉。

倡議樹立陳秋吟紀念碑

  台灣社會對當日受害的原住民同胞,理應有更多的疼惜,更多的紀念,陳秋吟不但身死異鄉,到如今,連她的墳地都已因產業道路開挖,而不再存留下來了,只剩下報端照片中那道暗淡的油漆指標。筆者希望有一天,在那道指標的路邊,樹立一塊紀念碑,並於其上勒銘而曰:

  山與海的女兒陳秋吟,

  一九六六年長眠於此。

  她所流下的一攤血,

  輾轉撼動著數不盡的靈魂,

  匯聚成了四百萬救苦救難的長情大愛!

  她的故事,見證了菩薩行人,

  面對一幕幕苦海蒼生永無止盡的悲劇,

  刻骨銘心的永世哀傷! 
 
 

上一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