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昭慧法師_先讀為快社會篇瀏覽社會篇文章
  • 社會篇:職棒豪賭,政府做莊?——強烈反對開放運動彩券

職棒豪賭,政府做莊?——強烈反對開放運動彩券 
 

釋昭慧(玄奘大學應用倫理研究中心主任)

   驚聞職棒賭博案發生之後,謝內閣打算於明年開放運動彩券,筆者期期以為不可。原因如下:

  一、職棒簽賭案之所以受到社會矚目,是因為黑道涉入,為鉅額賭資而對職棒球員威迫利誘。如果連政府都做起莊,賭將起來,那會讓社會感覺,政府是「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到那時節,政府有何立場嚴懲職棒簽賭之涉案人員?

  二、運動彩券不比公益彩券。公益彩券由電腦操控,人為因素不易介入;運動之輸贏,則關涉到運動員乃至動物(如賽馬、賽狗)在運動場域的表現,這些與賽的人與動物,是「極弱勢」的少數族群,他們被黑道或變態賭徒威脅利誘的機會相當大,而且不會因運動彩券之發行而有所減緩。

  三、政府的理由是,既然職棒簽賭不易杜絕,那麼索性開放而納入管理。然而一件不正當的事,絕對不會因為它的開放,而變得正當起來。社會上的毒品非法販售,也同樣從未可能完全杜絕,試問難道可以此理由而侈言「開放販毒而納入管理」嗎?

  四、證諸國外經驗,即使運動彩券公開發行,場外圍賭仍會發生,而假使不能杜絕場外圍賭,那開放管理之意義何在?只不過是「白道與黑道搶錢」而已。

  五、黑道或賭徒被錢沖昏了頭,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以香港的賽馬為例,黑道介入而威脅馬師「做馬」之事時有所聞;數年前歐洲有一場馬賽,一隻馬匹在參賽過程中遽然倒地,經查發現原來是牠中了雷射槍。當代科技已極度發達,各種可以干擾運動者之視線、聽力或平衡感的武器,若被攜帶入場,其後果怎堪設想?

  六、有說:反正賭是人性的一部分,與其防堵,不如疏導。殊不知:賭性並不是人性中恆久的本質,而是「因緣生法」。賭性可以在環境刺激與誘惑下加深、加重,卒至形成更多「病態性賭博狂」人口,而導致更多生命的沉淪、家庭的破碎。退一步言,即使當局想要成全此一惡質「人性」的發展,台灣賭徒又不是沒得好賭,已陷於水深火熱之中,相反地,只要想賭,無時、無地、無事、無物不可拿來賭。在這種情況之下,口口聲聲要振興體育的袞袞諸公,怎忍讓賭徒的手伸到運動場上來?

  總之,職棒簽賭事件之所以一再重演,原因在於黑道押注鉅額賭資,介入操控賽事。因此正本清源,政府應做的是大力掃蕩地下賭盤,而不是不務正業,趁(職棒簽賭案之)火打劫,意圖在賭資的湊聚之中分一杯羹。這樣做,不但不能帶動運動風氣,而且在病態賭徒忒多的台灣特殊環境下,輕言運動開賭的政府,勢將成為扼殺健康運動環境的劊子手。發行運動彩券,茲事體大,因此我們鄭重呼籲:謝內閣還是懸崖勒馬吧! 

九四、七、二十九,于尊悔樓

——刊於九十四年七月三十日《聯合報》「民意論壇」 
 
 
 

上一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