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昭慧法師_先讀為快社會篇瀏覽社會篇文章
  • 社會篇:艱苦的仗正要開打

艱苦的仗正要開打 

釋昭慧

   核四公投曙光乍現!日前陳總統與行政院皆明白宣示,不排除在明年總統大選時,同步舉辦「台灣是否加入WHO」及「核四是否續建」的公民投票。作為核四公投的推動者,奮鬥數年下來,我們終於見到了政府積極而正面的回應,自是欣慰!然而另一方面,作為反核人士,我們也不宜在出現這個戲劇性轉折之後,就持過份樂觀的態度,以免大意失荊州。要知道,即使此一芻議,能夠通過重重層層的關卡,而正式成為定案,然而反核四的新一輪戰役,那時纔正要開打呢!

  盤根錯節的金權政治姑置不論,國內與國際上的既得利益者,肯定是會全力展開反撲的。在此要提醒一點,漢民族的思考與行為模式,是一個更為棘手的問題。原來,漢民族重視人際和諧遠甚於公理正義,這形成了一種容易「黨同伐異」的性格。在此情形之下,遇到任何公私領域的爭議,往往是先問立場,不問是非。由人際脈絡所建構出來的族群,旗幟鮮明,於是立場將決定答案。所謂立場也者,如泛藍泛綠、統獨、省籍、黨團、派系者是。至今這種文化特徵,依然左右著國會的議事、政府的政策、媒體的輿論與社團的方向;因此嚴格而言,台灣社會充斥的是濃烈高亢的族群意識,而非冷靜抉擇的公民意識。

  我們只要觀察一下台灣的選舉,就可以發現這種文化力量的驚人。候選人幾乎可以在選前就預估其得票數,這不祇是來自一次又一次的民調,更是來自樁腳估票的總合。樁腳之所以會有把握開出這些票數,不祇是依賴區區數百元的「走路工」(賄選),更多時候還是依賴樁腳本身的人際脈絡。於是,只要到了選舉季節,各種廟會、宗親會、同鄉會與同業公會,乃至選民的婚喪喜慶,總是穿梭著各黨各派的候選人。為了獲得族群選票,即使是福佬人,也不免要在適當的公開場合亮一兩句客家話或原族語,追溯自己的祖先有客家或平埔族的血統。這一切訴求,無關乎「政見良窳」,說穿了,就是訴諸「族群認同」而已。

  既然政權之取得(或民代席次之取得),訴諸各種族群意識與人際脈絡,於是一旦執政(或是問政),首先納入考量的,就是依於樁腳所提供的選民資訊,政治人物必須努力回饋那些支持自己的族群與人脈,以確保自己未來的政治利益。遇到爭議性話題,一定得與支持自己的族群「站在同一陣線」。因為,在公民意識敵不過族群意識的台灣,即使你有再好的從政成績,依然無法獲得對立族群的選票。陳總統以卓越的市政成效,竟然會在台北市長連任之役慘敗,此例已成政治人物之殷鑒。相對而言,即使你有重大的問政敗筆,也不必擔心選票流失,因為同一陣線的族群,會對你的所有作為加以合理化;即使無法合理化,他們也會以「寬容自己人」的心情,將你輕輕放過。

  既然只要站穩了族群立場,就能擁有優勢的人際脈絡與政治利益,於是政治人物當然沒興趣過問那些由對立族群所提出的議題,包括攸關公眾權益的「大是大非」,以免得罪了支持自己的族群。他們反而要在適當時機,將某些對立族群所提出的公共議題,儘量簡化為族群議題,好能乘機煽動對立的族群情緒,然後再以「靠邊站」的方式,來保障自己政治行情的「利多」。

  以核四爭議為例。核四廠由停工而復建,原因不在於台灣的擁核人口眾多,而在於國會殿堂與媒體王國中,「泛綠贊同的,泛藍就得反對」,已然成為鐵則。然則攸關核電廠是否要再度停建的「公民投票」,民代與媒體難道不會聯手主導輿論,將公共政策的訴求,轉成為泛藍、泛綠的族群角力嗎?對立族群的廣大民眾,難道不會依其文化慣性,「只問立場,不問是非」,將「公民投票」當作是「族群投票」嗎?

  一旦「核四公投」成為定案,我們要如何讓它回歸到「公民意識」的基本面,而避免它不幸成了族群口水戰的羔祭?這將是反核人士最為沉重的任務。對抗文化,遠比對抗核電更為吃力,因此,反核之路迢遙,艱苦的仗正要開打!

——刊於九十二年五月三十日《台灣日報》「民意最前線」
 
 

上一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