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人間佛教禪法禪修開示瀏覽禪修開示文章
  • 禪修開示:遠離煩惱,法喜充滿 ——參加暑期禪七感言

 遠離煩惱,法喜充滿

——參加暑期禪七感言

 

 

釋法樂         

  坦白說我對禪修是壓根兒一點都沒有興趣的,理由是:

  1.不懂、沒興趣的事,就如同吸進灰塵一般,令人窒息。

  2. 怕走火入魔,南北傳的禪修方法,目前在台灣十分盛行,而各宗各派的學說,多得令人眼花撩亂,無所適從。

  3. 懶得背一大筐名相,尤其中國的祖師禪、參話頭都令我十分的卻步。

  4. 腿子不行,不耐久坐。

  基於上述幾個理由,自然使我與禪修成了「絕緣體」。而這次所以會參加弘誓學院舉辦的禪修營,純屬意外事件,起初只想來聽暑期的研究課程,由昭慧法師所主講的「阿含經講座」,但因旁人的鼓吹及慫恿,於是在盛情難卻之下,勉為其難報了名。因為兩個課程日期是接連著的,好吧!那就把它當做上「阿含經講座」的附加價值。

  但參加了這次禪七之後,才發覺其實禪修也沒那麼神秘、難懂,於是打破了過去刻板的印象,也解除了心理的障礙,進而對禪修產生了極高度的興趣,也由於這個觀念的轉折,給了我一個很大啟示,讓我重新檢視:凡事無需抱持悲觀,一切都有轉變的可能。趁著今天剛出堂記憶猶新,隨即寫下禪七感言,做為一點迴響:

  1.搭衣禪修:僧眾搭著袈裟禪修,也算是恪遵佛制,行住坐臥、語默動靜皆是修行,而心一安靜,威儀詳序,自可攝受人。

  2.坐具不限:禪堂沒有特別限制坐墊款式,也可以自備坐墊,完全視禪修者所需,一切以自己的坐姿舒適為原則。

  3.香別安排:坐香時間的安排長短適宜,對初學者而言,每一支香之間有個休息時段,可經行或舒展筋骨,而對老參來說,可以連香繼續用功,不受時間限制。

  4.小參解惑:每人都固定安排有小參時間,禪師針對每個禪修者的身心狀況,給予適時指導,七天後每個人都有明顯的進步。

  5.自律自治:禪堂並未設置「糾察」一職來管規矩,大眾隨鐘板訊號作息,採取自動自發、自律自治的方式領眾。

  6.女眾禪師:首次看到由比丘尼主持的禪七,真是令人刮目相看,禪師對禪法、義理的深研,毫不遜色於比丘,著實爲女眾揚眉吐氣,這也印證了一點:修行不是在形象上樹立了什麼,而是實質上究竟完成了什麼。

  7.說法特色:禪師所教導的禪修方法,淺顯易懂又容易學,尤其開示內容不談玄說妙,完全揭開了禪修的神秘面紗,加上禪師妙語如珠,善於說喻,老少全聽得懂,而學員對於幾個禪修方法都能用得上功,自然歡喜,願意信受奉行。

  8.與佛同在:禪師以《阿含經》為說法依據,而每日的晨誦,摘自《阿含經》的一兩則經文,先讀誦過後,再講解經文的涵義。《阿含經》記載著佛陀對弟子們的殷勤教授、教誡,因此引文聽來倍感親切,猶如釋尊現前。

  9.輕鬆學習:禪修原來也可以是:喜悅的、無壓力、快樂的、輕鬆的、安全的、令人充滿自信的學習。

  另外還有一個特別值得一提的事,也很令我感動:在禪修期間,有好幾次,赫然見到昭慧法師的身影,也坐在禪堂的一個角落,跟我們一起用功。而每晚開示時間,只要法師有空,也會隨眾搭衣進堂去聽開示。學生坐在台上說法,而老師搭衣坐在台下聆聽,(因為性廣法師是昭慧法師的得意門生之一)這倒是難得一見。於是我注意看:主講者會不會因此而有凸槌現象?因為換成一般人,就會緊張而演出失常,但我發覺禪師依然神態自若,彷彿視而不見,完全沒有因老師的存在而影響說法的品質,可見老師沒有給學生太大的壓力。

  出堂後,有機會碰到昭慧法師,我問道:「您怎麼也需要去聽講呢?」她謙虛的說:「就禪觀方面,性廣法師比我懂,所以也是我的老師」這讓我想起佛教古德有一則「大小乘互為師」的美談,如今在此完全呈現。

  從這些小地方可看出昭慧法師的胸懷度量及虛懷若谷,才能讓學生隨其興趣而任其揮灑。社會上有許多人,看別人有成就或事業順利,難免眼紅,只有二種人例外:一是父母看子女,二是老師看學生,不但不嫉妒,而且感到很光榮。法師善於爲佛教培育僧材,而所教導的門生,個個出類拔萃,也各領佛教一片疆土,真是由衷感恩及敬佩,因此也不得不順帶一提。

  另有幾個建言可供主辦單位參考:

  1.參加禪修的在家居士應著修道服,以求服裝整齊、舒適。

  2.過堂後,碗筷可由同學輪流出坡清洗,可節約用水量。

  3.希望能定期舉辦禪修營,因現代人太需要學習情緒管理,一年可以考慮舉辦兩次——暑期、寒假各一梯次,等一段時間再分為初階、進階課程,以方便老師教授。

  4.手機應嚴格規定不准帶進禪堂,有學員的手機在禪坐時間突然響起,也有人利用一支香休息時間打電話,如此不但干擾自己的修持,也干擾到他人。

  由於禪七期間不可以寫筆記,不可多思惟,匆匆寫就,全憑記憶跟深刻印象,所以難免會有「撿了芝麻丟了西瓜」,掛一漏萬的情事。七天下來,對於純淨的佛陀教法與禪觀修行,有了深刻的體悟,並且法喜充滿,所以願分享與諸同參。

 

 

 

第八期「暑期結七禪觀共修」第二梯次護七記要

 

        釋宗願

 

       由於去年的暑期結七禪觀共修,令許多有意參加的學員因額滿而有向隅之憾,所以今年蒙主七和尚性廣法師慈悲應允暑假舉辦兩期禪七共修,分別在北部佛教弘誓學院及南部高雄六龜大行寺舉行,以嘉惠更多的學員。

       第二梯次在高雄六龜大行寺的禪修,報名參加者踴躍,到五月初即已額滿。禪修活動於8月26日下午開始報到,法印講堂的志工們在見融法師的帶領下,上午即已早早各就各位,等著要為來自全省各地的學員護七服務。講堂香積、行堂組的志工,已連續七年,發心為禪修大眾準備齋食,此次更增加新成員數位,以期更週全的照顧學員,讓學員安心禪修。今年的報到學員,舊生有56人,初學者有27人,修其他禪法的有14人,連護七的志工共130人,其中學員最遠者從花東來參加;學習最久者,7年來每期都參加的學員也有好幾人。

95.8.27 於大行寺舉辦第八期禪七,由性廣院長主持。

       入堂第一支香,首先禮請大行寺的住持和尚傳燈法師為學員開示。和尚勉勵學員:凡辦一次活動,需要眾多因緣和合才能成事。此次禪修,除了要有大行寺提供場地,還有法印講堂各組志工護持,也要禪師應允撥空南下指導,缺一不成,而這其中又包含了多少的因緣和合。所以學員們應以緣起的精神,珍惜此次的機緣,要以感恩的心情來精進用功。居士學員每日持守八關齋戒,出家衆嚴守佛制律儀,期能在這前後9天的禪修中,在禪師的教導戒、定、慧三學增上,積聚福慧資糧,邁向成佛之道。

       接著主七和尚性廣法師開示禪修期間學員應遵守的規約,並說明此次禪修是依戒、定、慧三增上學為課程的安排,以嚴持淨戒為基礎,次第進修定、慧二學,期許學員好好學習,日後能透過禪修的力量,讓身心安頓,在面對逆境生苦時,有能力面對它、處理超越它,然後放下。

       每日晨誦配合學員的進度,禪師會誦念並解說「阿含」根本教典、南傳巴利聖典小部《慈經》及大乘《華嚴經》〈淨行品〉經文。晚上大堂開示闡明修學定慧的正確知見與止觀要領。

       在定慧的知見上,禪師依《阿含經》三十七道品次第,詳細解說四念處、五根、五力、七覺支、八正道,說明其在實修定慧二學的重要。而禪觀所緣的教授,除了安般念之外,更增加了受念處,再觀四界分別觀,後慈心禪,讓學員修學更容易得心應手,很快可以上路。

       而讓人感受最深刻的,莫過於禪師對菩薩行者應如何透過「慈心禪」的應用來行菩薩道有深意的剖析,並引用《華嚴經》〈淨行品〉的經文說:菩薩見到樹木、河流……見所有有情及無情物,觸境逢緣都轉成「當願眾生……」看到一切就心念祝願眾生好,此為大乘的精神。

       禪修修四無量心,雖以慈心為代表,實是四無量心的廣說。四無量心是四種無量祝福眾生的心,無量是破界限,修慈悲喜捨擴充、擴充到無量無邊的時候,就是破界限,也就是菩薩的「無緣大慈、同體大悲」。

       禪修結束出堂時,禪師勸勉學員,要依所學的定慧,行初期大乘佛教的普賢行、大願大悲行,以性空慧、善巧智,依大悲心來驅策,入世間廣度眾生。

       學員迴響:參加禪修歷經前幾天的咬牙切齒,正漸入佳境,剛淺嚐一點點定的滋味,卻要出堂回家,實在捨不得!也有學員覺得這次禪師教得更清楚明瞭,自己進步很多,以前聽不懂的,聽了開示之後茅塞頓開,獲益匪淺。有學習其他禪修多年越學疑惑越多的學員,經此次禪師的教導,疑惑盡除,而且突破過去修學的障礙,有所進境。最後,學員都認為「慈心禪」最特別,學了之後,心變得柔軟,想要祝福別人,所以回家的第一件事,是祝福家人及與他們分享禪修的法喜,並謝謝他們的護持。

 

 

十九日「弘誓參學之旅」趣事點滴

 

李卓儒       

【編按

 

       李卓儒來自香港,年方十三,其母與耀行法師熟識,聽聞法師計畫作台灣參學之行,而向母親要求與法師一同前來。來到學院之後,除了參加禪七之外,還聆聽了昭慧法師的「阿含講座」。兩個課程均全程參加,不遲到,不早退,深感法喜無量,並稱願意明年暑假再來本院學習佛法。其善根之深厚,令學團師父們讚嘆不已!卓儒返港之後,將其來台參學感言傳來,其字裡行間流露著對佛法的無限欣慕。十三歲的小朋友,能呈現這樣深度的佛法體會,殊屬難得,因茲將本文刊出,以饗讀者。

    19天的時間,如果與漫漫人生來作比較,可以誇張的說句:「連打個噴嚏的時間也不如。」可是,我就是從這段「連打個噴嚏的時間也不如」的日子中,於弘誓學院內,得嘗佛法的清涼,得以明白世尊——釋迦牟尼的弘法歷程,得以脫離俗世,享受難得的清靜,得以沈浸在法喜之中......。

  為何會認識弘誓?這等問題,我當然不需要在本文中為大家一一說明,我寫本文的目的,是想以自己低劣的文筆,與大家一起分享我在弘誓生活的19天中,所發生的趣事,和一些生活感言。

  記得第一天到弘誓學院,是在深夜的時間,那時候學院的常住眾大都已進入夢鄉。夜幕低垂,樹葉在涼風的吹擺下發出「沙...沙...」的聲響,樹影落在柔和的燈光下,輕輕的擺動,竟有少許詭異的味道!那時候,我隱約看見一位法師的影子,她可能是回尊悔樓作息的常住眾,我本對那位不知名的法師不太注意,但在旁的耀行法師突然問了一句:「不知道那位法師是誰?」就是這一簡單的句子,令我又重把注意力放在那位法師身上,這時車子已經慢慢駛近她附近,她感覺到車子前的大光燈在照射著自己,她轉身回看,我想不到,這位不知名的法師,竟是現今台灣佛教界中,鼎鼎大名的昭慧法師!那時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真的想不到,第一天到弘誓,就可以與昭慧法師見面!

  這時車子已經停下來,我到車後把自己的大背包提下來,這時,我實在不知所措!因為我太緊張,所以走到一個被樹影蓋住的位置上,呆呆的站著。耀行法師、彰妙法師和昭慧法師已經開始攀談起來,感覺就像久久不見的老朋友一樣,我則繼續顫抖著。這時,昭慧法師開始留意到我的存在,我這時緩緩從樹影中步出,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到昭慧法師面前,輕輕用華語說了句:「你...好...!」,我當時過於緊張,說一個這麼簡單的問候語,也講得口齒不清,而昭慧法師只是微笑著,不久,她就立即帶我和耀行、彰妙法師三人到法印樓樓頂的禪堂中,一起禮拜佛陀聖像,昭慧法師和耀行、彰妙法師繼續交談著,我則是傻傻的站著,因為我根本不知道說什麼好!到了法印樓樓頂上,昭慧法師帶著微笑的面容跟我說:「來,一起禮拜佛陀聖像。」我用模糊的聲音說道:「我...我不會拜...。」她則回答我:「不打緊,你跟著我們一起做就可以了。」一切儀式都做好後,昭慧法師再帶我和耀行法師、彰妙法師到尊悔樓,為我們安排好房間作息。

  這是我與昭慧法師第一次見面時的情景,昭慧法師給我的第一印像就是--熱情好客,為我們安排好房間,為我們張羅電熱蚊香等的物品,以防我們晚上睡眠的時候被其他東西滋擾,跟以往我所幻想的昭慧法師有很大的不同。我以往未認識法師前,總是覺得她十分嚴肅刻板(這句不要讓昭慧法師看到!),但是接觸了昭慧法師之後,我才知道,自己以往的想法是大錯特錯的。

  在開始禪修活動之前的十幾天,我都是睡在尊悔樓的房間中,記得尊悔樓是兩道門供學眾出入,一道是正門,另一道則是側門,學眾大都是用側門出入。我剛開始也不例外,可是後來我卻發現了一個大問題,側門外有一間小狗屋,住了一隻小狗,名叫波羅,這隻小狗樣子可愛得很,但是卻有一個習慣,就是只要我一進入牠的視線範圍之內,牠就會高聲吠我,這是什麼原因,我也不太知道,可能我是陌生人吧!牠剛開始吠我的時候,我都不太在意,但後來我發現,牠的吠聲是衝著我而來的。

  這下子我覺得麻煩了,只好另想辦法可以讓我出入尊悔樓。後來,我想了一個方法,就是靠房間中的落地大玻璃窗進出尊悔樓。這樣,波羅不會發覺我,就不會吠我了。

  但波羅也「進步」了,牠不用再靠眼睛來識別我是否存在,而是用耳朵。往後的日子中,我即使沒有進入波羅的視線範圍之內,但牠都會吠我,因為牠聽到我的腳步聲。

  到了這個地步,我得再想辦法,我又想到了,就是每次要進出尊悔樓的時候,我都不穿鞋子。這個方法有效得很,牠連我的腳步聲也聽不到了,就不會再吠我。不過這個方法有利有弊,經常赤腳行走,弄到我的腳板都黏滿了灰塵,骯髒得很,每次一回到房間,都必須用清水洗洗腳板,才能在房間走動。後來我知道,原來正門也會打開供學眾使用,於是我就不再用上述方法出進尊悔樓了。直接從正門進出,比起以往的方法來說,輕鬆得多了。

  剛到台灣的時候,我都只是懷著學習的心情,並沒有想過,要到台灣什麼著名景點遊玩,可是在臨離開弘誓的前一天,我卻有幸一到台北市的故宮博物院參觀。這要感謝傳法法師,當時我要到中正國際機場,辦理一些入台證延期的事宜,昭慧法師得知我快要離開台灣回香港,就與耀行法師和彰妙法師等人討論,是否應順道帶我到什麼台北市的名勝參觀一下。這個時候,傳法法師在場,她向昭慧法師等人建議,帶我到故宮博物院一遊,昭慧法師她們聽了傳法法師的意見後,就問我意下如何?我說:「沒有問題!」就這樣,我終於有幸參觀聞名中外的台北故宮博物院,算是到此一遊吧!

  如果說在弘誓,每天快樂的時間是在哪兒,我會說是午餐時間。原因不是午餐時可以大吃大喝,而是每天午餐的時候,都有兩個人陪我暢談天下大事,這兩個人,就是慧宗法師和德風大姐。基本上,我午餐時吃的東西不多,可是卻要在齋堂中呆一段時間才願離開,為什麼?就是因為慧宗法師和大姐,每次午餐的時候,我都會與她們暢談生活雜事等話題,好不愉快!每每聊到一個多小時過後才願走開。可以說,大姐和慧宗法師是我在學院中的摯友。尤其是大姐,她是昭慧法師的親人,是加拿大華僑,每跟她談話的時候,總會感到有種親切感,當然,這可能是因為她會說我的母語——廣東話的緣故吧,而慧宗法師雖不懂說廣東話,但與她用華語交談,問題亦不大,只是我的華語能力比較低,有一些字眼不會說。現在回想,我還有一件事要感謝慧宗法師,感謝她在某一夜中,給我一杯冰凍的可口可樂,一解「思鄉之愁」(香港有太多的可口可樂廣告,而可口可樂也是我們香港人生活的一部份)。

  在學院中,除了慧宗法師、大姐和昭慧法師給我的印象較深之外,還有一位法師給我的印象也很深刻,就是弘誓的院長——性廣法師。我對她的印象一樣很深,原因是她的幽默。她是禪修活動的主辦人,禪修活動共計七天,每天要靜坐八個小時,經過八個小時的靜修後,每天晚上性廣法師都給我們進行大堂開示。這時候,她會講出一些我們在靜修中常見的問題,然後又再為我們提出解決的方法。可是她並不是使用沉悶刻板的方法為我們講解,而是用幽默的方法。即使有些學眾平時靜坐得太辛苦,愁容滿面(我必定是其中一員),到了大堂開示的時候,也必定會變得笑容滿面。但在幽默的同時,性廣法師亦不會忘記向我們講解禪修的真正意義。感謝性廣法師,多日來的講解,令我可以從禪修中找到心靈的安靜。

 

 

第八期禪修記要

紀錄:宗願法師     

 

  由於去年的暑期結七禪觀共修,令許多有意參加的學員因額滿而有向隅之憾,所以今年蒙主七和尚 上性 下廣法師慈悲應允暑假舉辦兩期禪七共修,分別在北部佛教弘誓學院及南部高雄六龜大行寺舉行,以嘉惠更多的學員。

  第二梯次在高雄六龜大行寺的禪修,報名參加者踴躍,到五月初即已額滿。禪修活動於8月26日下午開始報到,法印講堂的志工們在見融法師的帶領下,上午即已早早各就各位,等著要為來自全省各地的學員護七服務。講堂香積、行堂組的志工,已連續七年,發心為禪修大眾準備齋食,此次更增加新成員數位,以期更週全的照顧學員,讓學員安心禪修。今年的報到學員,舊生有56人,初學者有27人,修其他禪法的有14人,連護七的志工共130人,其中學員最遠者從花東來參加;學習最久者,7年來每期都參加的學員也有好幾人。

  入堂第一支香,首先禮請大行寺的住持和尚 上傳 下燈法師為學員開示。和尚勉勵學員:凡辦一次活動,需要眾多因緣和合才能成事。此次禪修,除了要有大行寺提供場地,還有法印講堂各組志工護持,也要禪師應允撥空南下指導,缺一不成,而這其中又包含了多少的因緣和合。所以學員們應以緣起的精神,珍惜此次的機緣,要以感恩的心情來精進用功。居士學員每日持守八關齋戒,出家衆嚴守佛制律儀,期能在這前後9天的禪修中,在禪師的教導戒、定、慧三學增上,積聚福慧資糧,邁向成佛之道。

  接著主七和尚 上性 下廣法師開示禪修期間學員應遵守的規約,並說明此次禪修是依戒、定、慧三增上學為課程的安排,以嚴持淨戒為基礎,次第進修定、慧二學,期許學員好好學習,日後能透過禪修的力量,讓身心安頓,在面對逆境生苦時,有能力面對它、處理超越它,然後放下。

  每日晨誦配合學員的進度,禪師會誦念並解說「阿含」根本教典、南傳巴利聖典小部《慈經》及大乘《華嚴經》〈淨行品〉經文。晚上大堂開示闡明修學定慧的正確知見與止觀要領。

  在定慧的知見上,禪師依《阿含經》三十七道品次第詳細解說四念處、五根五力、七覺支、八正道說明其在實修定慧二學的重要。而禪觀所緣的教授,除了安般念之外,更增加了受念處,再觀四界分別觀,後慈心禪,讓學員修學更容易得心應手,很快可以上路。

  而讓人感受最深刻的,莫過於禪師對菩薩行者應如何透過「慈心禪」的應用來行菩薩道有深意的剖析,並引用《華嚴經》〈淨行品〉的經文說:菩薩見到樹木、河流……見所有有情及無情物,觸境逢緣都轉成「當願眾生……」看到一切就心念祝願眾生好,此為大乘的精神。

  禪修修四無量心,雖以慈心為代表,實是四無量心的廣說。四無量心是四種無量祝福眾生的心,無量是破界限,修慈悲喜捨擴充、擴充到無量無邊的時候,就是破界限,也就是菩薩的「無緣大慈、同體大悲」。

  禪修結束出堂時,禪師勸勉學員,要依所學的定慧,行初期大乘佛教的普賢行、大願大悲行,以性空慧、善巧智,依大悲心來驅策,入世間廣度眾生。

 

 

上一篇 下一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