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人間佛教禪法禪修開示瀏覽禪修開示文章
  • 禪修開示:出堂叮嚀語—— 禪七開示錄(十七)——出堂日開示

出堂叮嚀語

禪七開示錄(十七)——出堂日開示

 

 

 

開示:性廣法師

紀錄整理:李素卿

時間:九十五年七月三十日
 
 
 
 
 
一、德行為修道基礎
 
       今天是出堂日,在說明出堂後的日常修持重點之前,再次強調:清淨的戒德,是定慧二學的基礎。在座有僧俗二眾弟子,出家眾自當嚴持己身所受的各類戒法,這裏要說明的是有關在家眾三歸依與五戒之間的關係。
 
       剛才發給大家一本「三皈五戒‧慈悲觀文」的小冊子,內容以現代的生活語境重新闡釋佛教的道德觀,希望同學們回去後能常常誦念憶持。有些人將三皈依和五戒分開,不強調受歸依時要持守五戒,但是淨信皈依的志願,本就應伴隨有修學改正的行為;我們實在很難想沒有善德的歸依與信仰!譬如歸依者向佛陀說:「我認同您的知見與教導,願做您的弟子;可是我還想殺人,還想偷點東西,而且也不能斷除許多婚外情欲!」這樣的心行,能算是歸依三寶,信受淨法嗎?所以,「皈依」是一切身心淨化的開始,歸依後就要持守淨戒。
 
       從受戒以激勵、淨化身心的角度來看,以禪修為例,在禪堂一天八支坐香,初學者或許覺得功課緊,有壓力;可是一天天過去,雖然初時辛苦,慢慢也就跟上了腳步,對自己也產生了無比的信心!同理,信受戒法,念茲在茲,精進的道心也因之而增長;所以三歸依與五戒二者分開受持的方便法,或有勸勉分段修學的用意,但是千萬不要忘失皈依三寶就要謹守五戒的原義。
 
 
 
二、日常行持提要
 
       現在發給大家一份《人間佛教禪修行》的小手冊,作為出堂後的修行提醒。多年前成書時,學院的精神導師 印順導師,與大力護持學院建校的傳悔長老都健在,第一次改版時,傳悔長老過逝了,現在導師也圓寂了,一位位大德都離我們遠去了,生命無常,何其迅速!希望大家要珍惜光陰,慎勿放逸。
 
       平常日用的修行要旨,計功課有六項,提示有四點。(詳細內容參閱附錄一《人間佛教禪修行》)
 
1.六項功課
 
       一、「常行布施,分享福報」
 
       二、「戒德清淨,威儀莊嚴」
 
       三、「早晚靜坐,保任覺力」
 
       四、「修慈三昧,增長菩提」
 
       五、「早晚寤寐,觀察息相,平衡四大」
 
       六、「參加共修,彼此砥礪」
 
2.四點提示
 
       一、「老實正常,不要展示修行相」
 
       二、「平和處眾,慈心遍滿」
 
       三、「勤奮作務,全心投入」
 
       四、「只要耕耘,必得收穫」
 
 
 
 
三、三乘聖賢,典範常存
 
       在大乘佛教,學佛就是向佛學習,不但學習斷染離執的根本智,也學習入深法界的後得智;自淨其意,勤求解脫的聲聞佛教,與「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自己求安樂」的菩薩道,其聞法的動機與修行的目標是大不相同的。在這次的禪修課程,所教導的禪修方法與開示內容,以共三乘的禪法,也就是聲聞與菩薩皆應修習的基礎定慧之學。
 
       在原始教典中,有無數的聲聞弟子,但只有兩尊菩薩,一是過去的釋迦菩薩本生,現在的釋迦牟尼佛,一是現在的彌勒菩薩,未來的彌勒佛。從比例來看,聲聞多而菩薩少。漢傳佛教是大乘佛教的化區,一向認為發菩提心、行菩薩道為學佛的「理所當然」。既然我們自認為已經發菩提心,那麼應該認真的想一想:什麼是與大悲相應的菩提心?如何行菩薩道?大乘行人的身心要有什麼準備?
 
       我們生在漢傳佛教的化區,接觸的多是大乘佛教的經論,熟悉菩薩的種種階位與成佛的修道次第;相對於聲聞聖位的內容,就陌生許多,然而同樣是阿羅漢果位,其間細節仍有差異。根據南傳教典的記載,有需要一大劫十萬小劫的修行,成為佛陀二大脇侍的大阿羅漢,如舍利弗與目犍連尊者;有經歷十萬大劫的修行,位列十大弟子的大阿羅漢,也有聞法一天就入聖位的一般阿羅漢。他們雖同證阿羅漢聖位,但因為發願的大小不一,所得的成就也就不同。
 
       在這裡跟大家分享舍利弗與目犍連尊者的故事。在喬達摩佛陀之前的第十八佛——妙見佛應化世間的時代,當時舍利弗尊者的前身,是一位名叫沙拉達的大富婆羅門子,他後來放棄了財產,出家修苦行。他還有一個好朋友,也就是目犍連尊者的過去生,當時名叫尸利瓦達那。當時沙拉達聽聞妙見佛的威德妙智,就帶領眾多徒眾一齊來見佛。沙拉達在禮敬供養妙見佛時,見到佛陀一旁的脇侍弟子,其行止的威儀莊嚴,侍佛的舉止從容,深深地吸引、觸動著他,就發願將來也要成為未來佛的第一上首弟子;並以此深切踴躍之善願,蒙佛授記,得不退轉。於是趕快回去跟他的好朋友尸利說:「我已禮敬了妙見佛,你也應該來見佛。」尸利被他這麼一慫恿鼓勵,也去禮敬妙見佛,並也發願成為未來佛的第二上首弟子,一起助佛弘化。
 
       我有時也會懸念:他們為什麼沒有發願成佛呢?可是換一個角度想:大家都發願成佛,沒有人想成為旁邊的兩尊上首弟子,那麼菩薩成佛以後,又何來的脇侍弟子,助佛弘化呢?更以修成阿羅漢的時間長短來看,當時同去見佛的眾多沙拉達的弟子,在聞佛法語之後,全部都證了阿羅漢。沙拉達並沒有證果,而是返身回去勸請尸利禮佛、發願。為了達成比一般阿羅漢更莊嚴的誓願,他需要更多的準備與鍛練,所以從凡夫開始努力修集諸多波羅密行,以圓滿一大刼十萬小刼的聖位功德。沙拉達與他的弟子們,比較起來,誰比較偉大?比較值得我們的尊敬或效法呢?
 
       釋迦佛陀的過去生也一樣,當他發願行菩薩道成佛,得蒙燃燈佛授記後,轉身回去累積四阿僧祇十萬小劫的福德智慧資糧。釋迦佛陀、舍利弗尊者、目犍連尊者與阿難尊者,都為了各自不同的莊嚴願心而歷劫修行,也因此發願因緣,雖然歷劫輪迴,或天上或人間,或成人或為動物,都能一直以慈悲的心護念眾生,以清淨的三業深結法緣,而終於在釋迦佛陀成道的那一世,幾位善友再度相會,完成了歷劫彌篤,真智淨善的盛德佳話。
 
       在《阿含經》與南傳的五部尼柯耶中,菩薩少而聲聞弟子眾多,故有人據此主張佛法常道就是聲聞行。但是此中有一疑點,釋迦佛陀是修菩薩道的,為何成佛之後不勸人、教人修學自己所修學的大心大行,反而是教導以出離心為主的聲聞行呢?哪有人不將自己所信受的,所認為是最好的教示予人,反而是教人發小心行小乘呢?印順導師說:因應於當時印度苦行、厭離的時代風潮,不能暢佛本懷,故佛陀宣說厭苦出離的解脫道。這要到佛滅五百年後,大乘佛教應運而起,大心大行的菩薩道才廣被宣揚讚歎、效法學習。印順導師說:初期大乘佛教之興起,是「佛弟子對佛陀永恆的懷念!」其中有慕戀佛果功德的念佛易行法,但總以積極勇健的菩薩正常道為主。我想,關鍵真的不只是佛陀,縱然佛陀的偉大典範歷歷在前,菩薩本生的行儀何其感人,若受限於當時的時代氛圍與集體意志,眾生多數人並無大心大行的願欲,大乘菩薩道也是無從宣揚的;就像阿若喬陳如,沒有發願成上首弟子,而是發願成為第一證果第子的故事一樣。
 
 
 
 
四、證道時程與根性利鈍
 
       再說證果時間的先後。釋迦佛陀成道弘化時,舍利弗原是刪舍耶教派宗師的大弟子,有一次在道衢中,見到阿說示尊者於人間托鉢遊行,被他安詳莊嚴的威儀所震撼,便跟隨他,向他請教。在聽聞阿說示尊者宣說:「諸法從因生,如來說緣起,復從因緣滅,沙門如是說。」的法偈時,當下證得初果。接著他回去向目犍連轉述法語,目楗連亦證得初果;他們二人帶領而來的二百五十位弟子,都在初見佛時,就證得阿羅漢果。而目楗連尊者在成為佛陀弟子後的第一周證得阿羅漢,舍利弗則要到第二周才證得阿羅漢果。
 
       兩個人帶著幾百弟子來見釋迦佛時,佛陀正在說法,旁邊圍繞許多弟子,佛陀便告訴比丘們:「這是最優秀的一對朋友,將來會是我的兩位上首弟子。」
 
       這時佛陀成立教團已有經年,除了最初的五比丘,還有許多聖者與大比丘弟子,舍利弗與目犍連尊者是比較晚進入僧團的。於是有些佛弟子感到不滿,提出了疑惑:「怎麼會越過早出家的弟子、長老與聖者,而將此無上尊榮授與兩個後生晚輩呢?」佛陀回答:「如來並無偏愛,而是依照各人過去所發的願而授與、證明罷了!」「如阿若憍陳過去曾做過許多布施,但他從來沒有想要成為上首弟子,而是發願成為佛陀第一位證得阿羅漢的弟子,結果就如他所願!」這不是很公平嗎?從這裏得到一個啟示:一切都在因果法則中,我們想要成為怎樣的人?都隨自己的願欲而成就。正法信仰中沒有因個人私心偏愛而被特別挑選的人,命運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禪修者兢兢業業地用功時,要留意自己修道時發什麼願心?沒有發願,心就沒有目標,沒有目標,所有的福慧資糧會渙散無根,不能集中而有力地朝向一個目標匯聚。在此跟大家講述舍利弗與目犍連尊者的故事,主要是說明:一,漢傳佛教重視菩薩道而忽略聲聞法,甚至認為聲聞都是自私、不喜歡助人的,其實並不如此。舍利弗號稱佛法大將,久遠劫前發大願,精勤勇猛為佛分勞,助佛弘化,隨時準備協助新進比丘,永遠都在體恤眾生,這些事蹟與行誼,不是很偉大嗎!北傳的學佛環境,都鼓勵大家發菩提心,求成佛道;從來沒有人鼓勵我們發願成為佛陀旁邊的二大脇侍。我常會想:大家都成佛,佛陀旁邊沒有兩尊上首弟子,怎麼辦?難不成是他方世界的眾生發願而來,二大上首弟子需要靠他方國土的「人才輸入」嗎?
 
       再來探討鈍根與利根。什麼是鈍根?什麼是利根?北傳的說法,修成佛道需要三大阿僧祇劫,南傳的說法是四阿僧祇十萬小劫;成為佛陀的兩大上首弟子,需要修行一阿僧祇十萬小劫;若是普通的阿羅漢弟子,則有一生就證得的。徵諸實際的事例,如舍利弗、目楗連尊者帶去見佛的眾弟子,比二位尊者早證果;第二上首弟子目楗連比第一上首弟子舍利弗早證果。所以,印順導師說:「凡急求速成的,是鈍根;大器晚成的,才是利根。」諸法生滅皆依於因緣,因緣具足,方得成辦;苦集二諦——流轉的世間因果是如此,滅道二諦——還滅的出世間因果亦是如此。若不善解因緣法則,一味貪心妄求,不想累積福德智慧資糧,癡心空想聖境,才會生起想要好處又不願付出任何代價的貪心,才會生起想要成佛卻無有悲心,不願歷劫勤苦,以度眾生的愚癡見。我們曾經說過一個譬喻:像哈佛、牛津與劍橋等一流的大學,為什麼他們的文憑讓人另眼看待,覺得珍貴?這是因為學子要多年苦讀,幾經嚴格考驗後才能被授與學位。試想,如果今天哈佛、牛津大學貼出一張告示:「有意取得本校文憑者,寄二吋半身,光面脫帽照片一張,附回郵信封,函索即寄。」當廣告貼出的同時,它的文憑當下貶值。為什麼?因為得來容易而不需付出努力嘛!同樣的道理,若說佛果不需努力就能得到,則這個佛陀果位,當下就要貶值!佛陀之所以讓人尊敬,就是因為他不急取涅槃,為了眾生的究竟安樂,願意長夜流轉生死,難行能行,難忍能忍地幫助眾生,乃至遭受眾生的背恩與傷害,都不瞋惱,不退心;這正是菩薩道的難能可貴之處,也是佛果盛德的令人尊敬之處。畏難而不能發大心的眾生,儘可以為自己的解脫而修行,也有可能一生就證得聲聞果位,實在不需要以貪求卻畏難的煩惱心,妄議有「三生取辦,一生圓證」的成佛方法,這樣的主張,不啻讓佛陀果位當下「貶值」!
 
 
 
 
五、總結
 
       這次的共修,教導了幾個禪修所緣:主要以「安般念」來培養定力,以「四界分別觀」讓同學體會什麼是「簡擇為性」的觀慧特性。而「慈心禪」則是共五乘的善淨之法,縱然非佛教徒,也都應該培育慈心,與人為樂。它也是聲聞行人用以祝福眾生的善法,現在的南傳佛教,一般聚會時也多誦念《慈經》祈願祝福。至於菩薩道,慈悲心不只是遇境逢緣的祝福,而是大乘佛教的心髓,菩提願行的根源。所以這次的禪修,以共三乘的禪法為基本,再以慈心貫串五乘,既能不棄人天乘,更希望能引導學人,希聖希賢,仰贊佛陀盛德,學習發起慈悲心,立菩提願,行菩薩道,讓三寶的光明永遠照亮人間,撫慰苦難眾生的心靈。
 
       菩薩行的六波羅密中,有禪波羅密與般若波羅密,故菩薩行人在入世利生的同時,亦不能荒廢禪修。如果沒有定力,救渡眾生的力量很難持久;如果沒有觀慧力,就不能覺知度生的同時,心念是否清淨。淳淨的大乘悲心,利生事行,要以少分、多分的法空慧為基礎,否則我見熾盛,所有度生的事業都將被貪慾、瞋惱、悲傷、亢奮等三毒煩惱所染污。許多宣稱行菩薩道的人,講得頭頭是道,但做出來的行為,卻讓人感覺貪慾熾然,所做的事業又都是「大我」的擴充;甚至看到別人行菩薩道有成就,還會心生忌妒:「眾生當然應該由我來度,怎麼會被他度走了?偉大的佛教事業,當然應該是我來主持,怎麼會是他成辦了?」這是菩薩道的染污與失敗!如果我們能有定、慧二學的基礎,就能透過定力增長度生的堪能性,透過慧力的觀察,檢省利生心行的純淨度;而且身心若能常在禪悅法喜中,對貪瞋癡煩惱的減除也大有助益。
 
       雖然同學們現在的定慧力不足以觀察心法,但是因為有修學四界分別觀與受念住,所以可以透過對色法的檢察來測試心念的內容,所以三乘共學的定慧基礎是非常重要的。
 
       總而言之,希望藉著禪修,增長我們善淨的心念,但是要切記:諸多定慧功德,是自受用的境界,修成了,無須得意忘形,更不可以在言談舉止中有意無意地張揚;而是要感恩,要以報四重恩的心情更努力地弘傳正法,饒益有情。修行到後來,呈現的是一個人品格與修養的生命境界。希望大家以此共勉。
 
 
上一篇 下一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