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略過巡覽連結首頁人間佛教禪法禪修開示瀏覽禪修開示文章
  • 禪修開示:燃燈引路——禪七開示錄(一)——入堂日
燃燈引路
禪七開示錄(一)――入堂日
開  示:性廣法師
紀錄整理:李素卿
時  間:95.7.22晚間
地  點:學院禪堂
入堂聞法音
各位法師、各位居士,大家晚安:
非常高興,從現在開始,我們可以一起來共修!
入堂主持禪修之前,不但要處理例行事務,還要把未來九天的事預先做完,以致這段時間天天熬夜。又如許多志工菩薩,為了成就這次的禪七,帶領也已經籌劃布置,熬夜許多天了;而相信在座的許多同學,來此之前必定也是加倍忙碌吧!人的一生有很多的重擔與憂煩,能浮生偷閒,萬緣放下而來禪修,這時間真有如電光石火般短暫而珍貴。想到這裡,覺得此時此刻,我們是天地間最幸福的人,就不由得滿心歡喜起來。
老參初學皆應攝心聞法
在大殿中等待入堂開示時,有些老同學已經收攝六根,開始用功了,而有些新同學可能因為還不知道方法,比較容易東張西望,還會不時抬頭「偷瞄」我幾眼。從明天早上開始,你們不要再看我啦!除了開示時要認真用耳傾聽之外,其他所有時間,都要攝心專念在自己的功課上。
禪七初入堂時,我們循例要向大家說明共修規矩、禪堂作息與課程安排。為什麼要先講解清楚,而不只是要大家照表操課就好呢?因為佛法最重視智慧的啟發,在學習過程中,不但要讓我們知其然,更重要的是知其所以然。禪七共修過程中的種種規定與安排,都不是隨興,毫無道理的,而是依於戒、定、慧三學增上的修行原理所作的安排。所以同學在初入堂時,若能先知其大要,那麼在依之行持的過程中,就能進一步體會道品次第的深義。
在座的有舊生也有新生,老同學應以溫故知新的態度聽聞、思維。以讀書為例,我二十多年前就開始接觸印順導師的著作,但於今每重讀一次,都有更多,更新的心得與體會。讀書如此,修行法門的實踐,又何嘗不是如此;同一方法,回憶初學,比較久參,則更覺行門愈入,體會益深。以前聽過的內容,並不代表當時都能了解,更何況有些是當時也沒聽清楚的。每次禪修,都會有舊生來向我反映說:這次的「新」功課,他以前沒有聽我教過。而更多時候,其實是我曾說過,反而是他忘了!所以提醒老同學,切莫以為曾經聽過,就心存輕忽,而應該認真的複習,這就是所謂的「溫故而知新」呀!
新同學當然要專心聽講,否則初次禪修,什麼也不懂,若是自以為是,不聽招呼,不守規矩,怎麼能得到修行的受用呢!
人生最幸福的事
有些人入禪堂就覺得害怕,好像是到了魔鬼訓練營一樣,那是被別人嚇的,其實入禪堂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情。現在我們先為大家做一些心理建設,仔細算一算我們的福報,讓各位知道你們有多幸福!我一邊說,你們把身心放輕鬆,一邊跟著思維、觀想,做最好的準備,再開始禪修。
為什麼說入禪堂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情呢?現在請聽我的分析:
首先,就拿場地來說吧,你們家裡的場地有這裏大嗎?沒有!所以對照之下,道場的禪坐場地寬敞,庭院的花木扶疏,居住環境是比家裡寬敞、寧靜而優美的。
第二,我們每天早上四點起板,四點半進禪堂禪坐。如果是在家裡,你們有沒有辦法每天早上四點半就起來靜坐用功呢?出家法師也許可以,但是在家居士就不太可能了。現代人習慣晚睡,晚上或笙歌夜舞或挑燈夜戰,到第二天早晨,沒有日上三竿是絕對不起床的。而現在我們四點半就起床開始用功,這不但對身體有益,相對也就多出了許多時間。
第三,四點半到五點半是第一枝香,我們靜坐一小時。五點半開始是晨誦時間,屆時我會為大家誦念「鐘聲偈」與和禪修有關的經文。晨誦的時候,同學們還是靜靜的保持原來的端坐姿勢,眼睛不必張開,也不必出聲跟隨,重要的是專心攝耳,聽聞思惟。在一天的清晨時分,以禪修靜觀的身心,浸潤在梵唄聲中,對心靈將是多麼大的提醒與啟發呀!
第四,老師和靄可親,志工熱忱照護。首先說主七的老師──我,保證會和靄可親地善待同學。平時我的脾氣並不好,耐性也不夠;但是在帶學員禪修的時候,則會提醒自己要面帶笑容,要好脾氣,要有耐心。為什麼?因為大家一天要禪坐八小時,要在蒲團上努力用功,不但要克服身體的各種不適與疼痛,還要調伏內心的燥動與煩擾,實在非常辛苦。所以千萬要疼惜你們,呵護你們;不可以再加壓力,再講重話,要把你們都當做「草莓族」來護念。所以,我這樣笑容可掬,緩語輕聲,耐心無限的樣子,就只有在禪堂裡才看得到了。
除了老師,在整個禪修期間還有許多義工前來護持,從早到晚的起板、安板,每枝香禪坐的開始與結束,都有人司鐘控制時間;每天兩堂臨齋用餐,都有行堂義工替我們添飯布菜;如果個人有特別需要,還可以寫紙條請求額外的服務。想想,除了此時此地,哪裡有這種非親非故,卻又熱忱照護的免費「侍者」呢?
我們不是虐待狂,也不擺晚娘面孔,所以這裡沒有體罰,沒有申斥;同學們也沒有受虐癖,不但不必來「討打」香板,也不會來受氣。這七天當中,你們就在老師與護七法師、義工的細心照顧下,吃好睡好,專心用功。大家想一想:清晨睜開眼睛,入禪堂靜坐一枝香,聽完晨誦開示後,打板進齋堂吃飯。接著坐兩枝香,吃一頓現成飯,再坐兩枝香,休息一小時;再坐一枝香後聽開示,接著就可以上床大休息。這樣般般現成,息諸緣務的清淨生活,除了在禪堂,也是沒處找了!
最後,整個課程與膳宿完全免費。這點可以進一步說明:學院無論舉辦禪修或開設課程,所有的弘法活動我們都不定價收費,因為佛法是無價的。所謂「無價」有兩個意思,一是「無價之寶」:我們認為,如果迷惘的眾生能因幾句正法而開啟智慧,憂悲惱苦的有情能因點滴的慈悲甘露而撫慰心靈;你們說,這樣的珍寶該值多少錢呢?十天課程一萬元?還是七天禪修七千元?難道受用無邊,福慧無量的正法,就用七千元、一萬元稱斤論兩地將它「出賣」了嗎!所以我們向來的信念是:無價之寶的佛法應無價供養大眾,不要把它「訂價買斷」。二、所謂「無價」,就是不要錢,不需花費。無論經濟力許不許可,都可以來學佛,可以心無負擔地參加任何活動;不要讓學佛,走道場成為高消費,有錢人才能參與的活動。所以,想到在這麼好的環境中,食宿免費地住上九天,大家不是應該很快樂嗎?
學習放鬆身體
心情放輕鬆了,接著我們再循身觀察,依次作意,讓身體也放鬆自在一些。
關於修觀的原理,在未來幾天的開示中會進一步說明。現在同學先照著我話語的引導,當提到身體的哪個部位時,就把注意力放在那個部位;然後專心地覺知、觀察,留心你所能覺知到的任何覺受。接著作意──提醒自己:放鬆!當我們的心念夠專注時,不但能覺察身體部位的覺受,並且能體驗到當作意「放鬆」時,必然產生的「輕鬆」的效果。
現在,我們開始來練習,以自己的身體做為觀察的對象:……(作意鬆身之引導省略)
以上列舉身體部位的順序,觀察範圍的大小,停留時間的長短,屬於教學示範;下次同學自己練習時,可依個人情況與需要而定,不必然一定照著剛才的內容。止觀力強的人,甚至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觀察到很小的部份,覺知到最微細的覺受。所以,最重要的是知道這個方法的功效,即:透過意念對身體加以觀察、覺知與提醒,的確有助於我們身心的放鬆。它不但對初學甚有助益,在禪堂中可以用,就連日常生活中都可藉以鬆馳身心。
佛法的修行正道,是解除所有痛苦,是從禪定的現法樂,以到達無我觀慧的離繫樂的過程;「離苦得樂」的目標,無論初學還是老參,在每一階段的修行過程中,都能體驗其中的身心愉悅之樂。然後,在這自身湧現的,不能抑止的求法學法熱忱中,終於貫攝始終地圓滿證得。所以上來才細數禪修環境、設備的殊勝,老師、外護的慈善,讓同學隨語憶念,這是以事實的證明,讓我們放下內心對禪修莫名無謂的恐懼,使心情輕鬆愉悅起來。不但如此,還教導大家自我作意,提醒身體放鬆的技巧。這一切都是為了解除大家不必要的緊張與焦慮,以正常而喜樂的心態和身體,去迎接並享受所有嶄新的修行體驗。
好了,相信經過以上的提醒與引導,同學們的心情一定比初入堂時輕鬆愉快許多了。
現在,我們開始講解共修須知與禪堂規約。
每一間寮房的門板上,都貼有「共修須知」與「禪堂規約」,請大家仔細閱讀並確實遵守。在這裏,我們除了再一次提醒大家,而且要加以說明。
禪堂共修規約
一支香六十分鐘,一天靜坐八支香
在「禪堂規約」部份。第一,入堂禪修應準時,不可遲到早退。這次禪修時間的安排是一枝香一個小時,每天禪坐八枝香。
「坐香」是舊時寺院的計時方法,古時候沒有格林威治標準時間,也沒有計時器,所以禪修時就點一枝香以為計時,香燃完了,就算用功了「一支香」的時間;「一支香」的時間長度,會因線香的粗細大小而有差別。這種「燃香計時」的方法當然不精確,也不標準;曾聽一位老法師說,他們小時候調皮被罰靜坐,最怕大人們用大而粗的香計時,可憐小孩子心如猿猴般不能安定,常常會睜眼偷瞄香的燃速。這次禪修設定的教學對象是初學,靜坐時間以一小時為一節,只是計次單位則保留古風,稱為「一支香」的時間。
共修期間,早晨四點起板,四點半入禪堂,晚間九時三十分安板,這期間扣除經行、小參、吃飯、盥洗,以及早晚兩堂開示,一天能排八支香的靜坐時間,這就表示每天正式在禪堂用功的時間只有八小時。請大家一定要準時入禪堂,珍惜所有能用功的時間。禪定力的培養,奠基在綿密而持續的專念用功;若以鍊心得定的效果而言,一支香一小時是不太夠的,所以如果是老參的進階禪修營,則一次靜坐──「一支香」以九十分鐘為較佳。所以你們只能加香,不要減香,使得上力的同學,在經行時間仍然可以繼續用功;當然,早、中二餐的時間不要脫隊。初學者不習慣久坐,一支香結束時,可以安靜的離開禪堂經行,但是心念應該繼續保持專注。經行時間是為了讓初學者透過姿式的改變,來緩解身心的不適應,不要誤以為:「修行一小時可以休息半小時」。
七天全程參加,不要缺課
接著,希望七天的禪修,大家都能全程參加。
在受理報名期間,總會接到詢問開緣的要求,有人或因白天工作不能請假,或因晚上家務不能分身等原因,常會要求是否能來聽晚間開示,或只參加白天的靜坐,或只在假日來隨喜幾天等等,不一而足。在考慮同學們時間調度不能圓滿的情況下,提供方便讓人稍沾法益,也是一種成全。但是在禪修營中,從修道次第與重要法義的完整呈現而言,缺課學習實在是「險象叢生」。
為什麼?因為這個課程進度的安排,是依著戒定慧三學依次增上的原理,從共世間的定學教到出世間的慧學;更除了聲聞自淨其意的修慧,也涵蓋到大乘捨己利他的菩薩心行,而且在出堂日更會向同學分析禪堂用功與日常修行的差異。在具體的修行技巧方面,我們會教導三個定慧所緣,此中牽涉到「止觀分別」與「所緣轉向」的禪修理論,所以如果半途中止,不但不能得見佛法修行的全貌,更恐怕在中途離開禪堂後有錯解錯用之虞。
以上所說的佛教重要的正法知見與修行技巧,雖然同學們不可能在七天內就完全純熟,修證圓滿,但是之所以安排在一期禪修中完整呈現,主要是著眼於日後大家出堂自修時,能「自依止,法依止」,不致於迷亂了正道的方向。在這七天禪修中,課程的安排或可喻之為「曲徑通幽」,「柳暗花明」,所以應該全程參與,否則對於修行的認知與方法的運用,或有「斷章取義」與「一執之偏」的危殆。不能全程只能隨喜的名額,通常只接受曾經全程參加的舊生,新生則鼓勵全程參與。在此之所以要再次提醒新學員全程參與的利益,不要半途而廢,主要是怕有人中途「溜單」呀!
晨誦的意義
每天清晨的第一支香結束,有三十分鐘的「晨誦」時間,由我吟誦「鐘聲偈」與一些配合禪修進度的經文,並稍作解釋與說明。誦唸時,同學們不必睜開眼,也無需跟著唸,只需正身端坐,攝耳聽聞就可以了。安排這個課程的用意,是讓同學知道在禪七期間所學法門的經典依據何在;而且和法義的口語闡述相比,直接聽聞經典中的佛陀教誨,更有一種親嚐原味似的親切與感動。所以每日清晨,安排一小段的晨誦時間,讓同學在晨曦漸昇的明相中,伴隨佛陀教法的智慧之光開始一天的修行,這是對大家道業增長的激勵與祝福。
「晨誦」分為兩部份,一是吟哦「鐘聲偈」,二是讀誦經文。
晨誦之一──鐘聲偈
「梵唄」源於印度,自佛教傳至各地後,產生了許多極具地域特色的佛教音聲文化。中國古代講經前後,即有唄讚傳唱的儀軌;現在臺灣各地寺院講大座時,也會由維那呼唱「鐘聲偈」。在禪修期中,同學不需分心學梵唄,然而「鐘聲偈」的旋律悠揚,文義周備,提醒學人聞法時心生善法欲,所以我們將它列於讀誦經文之先,以作為同學攝心聞法的前方便。
「鐘聲偈」的全文是:
鐘聲傳三千界內,佛法揚萬億國中;功勳祈世界和平,利益報檀那厚德。
「鐘」在佛教的叢林道場,多以之作為報時或集眾的信號。「三千界」是「三千大千世界」的簡稱,本為古代印度人的世界觀,在此,我們可以意解為「浩瀚的宇宙」;在佛典中引用「三千世界」時,也指為一佛所教化的領域,是為一佛國化土。「檀那(dana)」是梵語,意為「布施」,「檀那波底(danapati)」意為「布施者」;中文用語,向來有將「檀那」引申為「布施者」之意。「功勳」,一般意指個人的功勞與成就,在佛教中轉為修證的果位與階段,如曹洞禪的洞山良价,就將修行的成績分為五個階段,稱為「功勳五位」。「利益」,梵語唸upakara,又作饒益,指因信受佛法而獲得福利,其中的現世利益,有吉安、健康、長壽、利祿等福樂。
在每日清晨聞法之前舉揚「鐘聲偈」,意乃引導學人大眾依文起觀,作如是思維與祝願:
當集眾誦經的鐘聲響起,洪亮的音聲響徹浩瀚的宇宙;清淨的正法,宣揚於釋迦佛陀所教化的萬億國土之中。吾等修行之點滴心得與成就,回向:國土豐饒,眾生安樂,世界和平;感恩信施護持吾等道業,即此一善法功德,祈願彼等:災障淨除,現世安穩,福慧增長,究竟圓滿。
晨誦之二──讀誦經文
鐘聲偈之後,我會為大家讀誦並解說幾小段經典,同學們仍然端坐諦聽即可,不必跟隨誦唸。經文的內容每天不同,主要是選讀對同學現階段禪修有所助益的;或是正見的確立,或是道心的勸發,或是技巧的說明等等。解說的方式,不作長篇的,學院式的考證與論析,而是針對禪七期間的實修需要,援引經典,做為當時與當機的提醒與開示。長篇的法義思維與討論,可以留待來日在課堂上進行。
早午兩餐,注意二時臨齋禮儀
晨誦結束,聽到雲板的聲音,請同學到齋堂用餐,務必在三陣雲板聲音結束之前就坐;禪修期間,一日兩餐的用餐禮儀,皆是如此。今天下午的「入堂新生訓練」時間,已經向同學示範了佛教入眾用餐的儀節,這可以說是「佛教版」「國民生活禮儀須知」的「大眾聚餐篇」。
我們在禪七期間,要求同學的規矩不多,但立意皆出發於善。古時有些宋明儒者對佛教頗不以為然,然而傳說北宋大儒程頤到寺院,見到出家僧人於入眾誦經、聞法、臨齋時,皆能威儀庠序,次序井然,使這重視禮樂教化的儒者,也要讚嘆:「三代禮樂盡於斯也!」
不過在此要提醒大家:在禪堂之外的任何地點,做任何動作,還是應該把心念安住於禪修的所緣。此中,禮儀不是目的,規矩不是重點,但是一個用心於平穩專注的禪修者,在恰如其分的舉止行儀中,一切都能自在安祥,符合儀節。
而或許同學會有疑問:一定要遵守漢傳寺院用餐的禮儀嗎?當然不必!禪修所證得的緣起空慧,超越種族與時空,也和任何文化系統中的規矩禮儀無關;但這並不表示就能沒有規矩,漠視禮節。須知,各地的佛教皆有儀節,也都蘊涵地域文化的色彩。修行是破我執,不是廢規矩,變成一個粗魯無文的野人,當然漢傳佛教化區的佛弟子更不用妄自匪薄,覺得印度佛教或南傳佛教是「原始」佛教,所以它們的規矩形式比較好。其實身為漢地佛子,傳承漢傳佛教的禮儀,是很適當的,這也是佛陀教示「隨方毘尼」精神的活用。
每日受持八關齋戒
每天第二支香後,在家學員要受持八關齋戒。
佛法的定慧二學,奠基於清淨的戒德,紀律與道德是修道過程中非常重要的輔助。就廣義的戒律而言,禪修期間大家過著早起早眠,守口攝念,聞法增慧,專意禪思的生活,本身就體現了「都攝六根」,「自淨其意」的「尸羅」精神,而加受清淨不放逸的「齋戒」淨行,更有從外在儀式以強化內心的功能。而若論具體的戒律規範,則出家同學自有具足戒與沙彌戒等戒法需要持守,在家同學,我們每日早晨會傳授八關齋戒,其具體的戒相是:不殺生,不與取,不淫行、不虛誑語、不飲諸酒,不坐臥高廣富麗床座,不塗飾裝嚴具,不歌舞觀聽,不非時食等八戒,此中更有長養出世善根,順向解脫功德的寓意。
八關齋戒的戒體是一日一夜,所以我們每日以十分鐘的時間,在三寶前攝心求受。
坐禪與經行,止靜與開靜
「坐禪」乃端身正坐以修禪觀。修行不必然要以坐姿來進行,如天台智者大師就整理有常坐、常行、半坐半行、非坐非行等四種三昧。而本次禪修,八支香的禪修時間,皆以坐姿來修行。主要是以坐姿攝心較為穩定,這也是佛教最通行與主要的修行姿式。「禪」,禪那,梵語為 dhyana,本指「禪定」。於此「禪坐」的禪取其廣義,指包涵定慧二學的止觀修行。
「經行」,梵語 cavkramana,意指在一定的場所中往復回旋之行走。通常在食後、疲倦時,或坐禪昏沈瞌睡時,即起而經行,是一種調劑身心的方法,類如安詳地散步。經中說時常經行能得五種利益,即:(一)能堪遠行,(二)能靜思惟,(三)少病,(四)消食,(五)於定中得以久住。故在禪修期間的每支坐香中間,安排有經行的時間,用來緩合同學因不慣久坐所引起的疼痛或疲倦。
「止靜」指大眾齊集禪堂,靜寂攝意,專心禪修的時段;相對的,「開靜」指坐香與坐香之間,允許散動出入,鬆緩身心的稍息與經行時間。
每支坐香的時間一到,請務必準時入禪堂,不要遲到或早退;並在三聲「止靜」木魚訊號響後,停止一切移動與聲響。開靜時間雖到,能夠繼續用功的同學可以連香,不要覺得在禪堂多待一會兒是「吃虧」,好像會被人「佔了便宜」似的。而需要變換姿式或經行的同學,不要干擾其他同學,應靜靜地離開禪堂。我常碰到一個有趣的現象,那就是開靜的磬聲一響,大部份的人就反射動作似的,開始搓手搓腳,摩面揪耳起來。這些動作,對於舒緩久坐不動的身體是有幫助的,我們也曾經教同學按摩與轉動身體九個重點關節的動作,如果是在家中,或只有自己一個人,那當然沒有關係,但是在上百人共修的禪堂,許多人此起彼落的按摩身體、搓手搓腳,聲音是很大的,也會干擾到連香禪修的同學;所以請大家在不打擾繼續用功同學的地方,才去做鬆緩身體的動作。總之,禪堂是大眾修道的場所,請大家務必保持禪堂的寧靜。
大堂聞法與個別小參
一天共修的最後時段,大眾將齊集一處聽聞法要,稱為「大堂聞法」。佛法重視的是智慧的開啟,一切修行皆從依於正見而有的正行,俾能真正趣向於聖道。
「參」,咨詢請益,學人參見老師請求開示,有別於在大眾中聞法的方式;在禪修期間,我們安排有一對一的教學時間,於教者是垂詢勸修,於學者則是詢問請益。禪修老師對於學生最切實有用的幫助,常是在小參的時候,因為師生一對一的面晤時,學生可以針對個人的需要,直接提問或討論。禪七期間小參有兩種,一是每人每天的固定小參,二是視個人需要而增加。
請同學每天都要來讓我看一次,問問一天的修行進度與用功情形。有些同學對於來小參有心理障礙,常像老鼠怕見貓,小偷逃警察一樣,能躲則躲,能逃就逃。其中的心理因素不外乎覺得自己「沒有進步」,「境界不夠」,所以無顏見老師;更有同學在幾次躲閃幾天,終於讓糾察義工半勸半「押」來見我時,說:現在我的問題很多,麻煩很大,沒有臉見老師,等一切解決了再來呈報成果云云。聽了真讓人啼笑皆非,如果沒有問題,或自己已經知道如何修行,那就代表能自法饒益;就是因為不知法,不知義,尚需要人指點迷津,才需要隨師而學,老師的經驗多,其功能就是幫助學生,指點迷津。放棄小參,實在是學生很大的損失。雖然我從不覺得自己是老師,但是在修道的路上比在座的同學起步早,或許有些經驗的提醒,可以讓你們省下走冤枉路的力氣和時間。
師生之間的「小參」以一對一方式進行,讓同學在無旁人環顧與聽聞的環境中,放心地訴說與提問。老師對於同學的談話內容,也不會散佈傳說;若問題有代表性,可以為大眾教材,也會以隱去名姓、特徵的方式作為教案。
以戒為基
禪修期間,功課安排以「三學增上」為主軸,首先,以戒學為基礎,持戒清淨,則色身輕安,心無煩擾。如此一來,我們才能將身心完全的投入當下所需修習的禪觀功課上。
第一、方便具足,淨戒增上。出家眾遵守各自所受持的具足戒或沙彌(尼)戒法,在家眾則持守八關齋戒,由於八關齋戒的戒體是一日一夜受持,所以每日第二枝坐香後,我們會為在家眾傳授齋戒法,出家眾這時可以出到禪堂外面經行,或等待小參。禪修期間,大眾都要持午,也就是過午不食。大家要以親身的經驗來證實:在安詳清淨的環境中,經過了一段時間的修行之後,一個人是不需要太多的食物的;反而是煩惱熾盛時,才需要很多的食物加以「助燃」,讓我們有氣力「繼續起煩惱」。再者,晚間大寮也會提供戒律所允許的果汁或甜湯,讓一些同學補充體力,大家可以根據自己的情況取用,除此之外,其他食物一概禁止食用。
請大家以清淨莊嚴的心,遵守佛陀所制定的戒律,這些戒律對於定慧的增長十分有幫助。至於其他的規矩,包括禁語、不互相招呼,和保持安靜等等,也都是有助於你們用功的規矩,基本上是以自護護他為前提的,對各位的禪修進退,影響非常大,請各位務必遵守。
有句話說:「寧動千江水,不擾道人心。」因此,在教導第一個禪修功課「安般念」之前,請各位先以誠懇肅穆之心,發願切實遵守共住共修的規矩,以護念彼此的道業。
修學安般念的步驟與技巧
現在,開始傳授第一個功課。
我們在禪堂的第一個功課是「持息念」、「安般念」。anapana-smrti是梵語,音譯安那般那念、安般念,意譯念入出息、持息念。ana(安那)即入息(吸氣),apana(阿般那)是出息(呼氣),smrti是念,也就是注意力、專注力。安般念就是把注意力放在鼻息的出入息上,以攝心專念的修持方法。
平常我們的心念跳躍奔騰,如野馬、如猿猴,十分的散亂,更從眼、耳、鼻、、舌、身、意觸對色、聲、香、味、觸、法,生起六識,產生種種的幻想意念。心念緣於外境──所緣,色、受、想、行、識等五取蘊熾盛,不斷造作。遇到喜歡的,就追求;遇到不喜歡的,就排斥。我們透過知覺所經營的生命型態向來是趨樂避苦的,在貪嗔癡三毒中,不斷運作,不斷發酵。
安般念,就是學習將注意力──念力專住在唯一一個對象,以念住於息,來代替其他所有的意念。換言之,就是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出入息上,在人中範圍的部位覺察呼吸,藉此截斷其他的妄念。
以下說明修學安般念的步驟與技巧:
第一、關於禪坐姿勢。
可以使用散盤、單盤、或雙盤的姿式禪坐,只要上半身能保持端正直立就可以。要注意的是,不要長期盤一個姿勢,應該左、右腿交換,以免身體因長期傾斜而壓迫到脊椎,造成病變。此外,腰力弱、腳受傷,或腰受傷者可以試著坐禪椅,坐禪椅的著力點、重心在臀部,而不是在雙腿與腳背。坐端正之後,上半身以非常自然的方式保持端正直立。
上坐之前不要匆忙,任何會束縛身體的東西,最好先取下、鬆開,再以最自然、最輕鬆的姿勢坐好。雙手自然放在腿上,上身保持直立,閉上雙眼,然後花幾分鐘的時間,從頭到腳依序檢查自己的身體,若有緊繃、僵硬之處,專注作意,提醒自己放鬆。
第二、關於攝念修定的所緣。
全身放鬆後,將注意力放在人中的範圍,也就是鼻孔以下,上嘴唇以上的部位;當我們的心能夠漸漸地安靜下來時,應當可以在人中範圍覺察到自己的呼吸,也就是鼻息的出與入,氣息通過人中的皮膚,有摩擦,接觸的覺受。對!就是把注意力放在這個覺受上。
第三、關於安般念的技巧。
念住人中的鼻息,不要移動。念力弱的初學者,專注的範圍越大,越多,越移動,就越不容易專注。我們應該像足球守門員一樣,當呼吸通過人中時才加以注意,至於呼吸進入鼻腔和身體的其它部位後,就不要再理會它,不要隨著移動,應該將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人中的範圍就好。而且,一旦發現注意力跑掉,警覺之後,馬上回到(鼻息的)安般念。
觀察自然的呼吸。所謂自然的呼吸,不是說你現的呼吸是不自然的,要去找一個自然的呼吸;而是指如果你現在的呼吸是長的、綿細的,就觀察長呼吸;如果你現在的呼吸是短的、急促的,就觀察短的、急促的呼吸。換言之,就是觀察你目前身心狀態下的呼吸──這就稱為「自然的呼吸」,沒有絲毫的控制,造作和勉強。只是靜靜的觀察,不刻意追求讓自己舒服的呼吸,也不刻意排斥讓自己難受的呼吸;不要因為覺得氣息很弱,就加深呼吸或用力呼吸來讓自己的覺察變得清楚些;也不要因為覺得氣息粗,就刻意憋氣變細。
整個過程都不要控制和調整呼吸,以免造成胸悶、氣滯。而應該以平靜安穩的心念,去接受當前的每一個呼吸狀態,當注意力跑掉時,一覺察到,就馬上回到安般念。
無法觀人中鼻息時,可先觀鼻腔內的氣息。如果息很微弱,無法在人中範圍覺察出來,這時可以先把注意力移到鼻腔裡面。由於鼻腔黏膜的皮膚更為敏感,因此一定能夠在裡面找到一個清楚的鼻息觸點,確定之後,把注意力放在這個部位。當專注一段時間後,如果覺得心意已經穩定安住,可以再把注意力移回人中範圍。不過,如果你能在人中範圍覺知呼吸,就不要把注意力放在鼻腔裡面,因為鼻腔十分敏感,很容易覺察到息的出入,這樣無法增強我們的定力。
心意散亂,可先數息。心念散動,不能及長時間集中時,還有一個前方便可以運用,也就是數息。
在觀察呼吸的過程中,如果感覺自己的心非常的散亂,或是在人中的範圍息太微弱了,甚至沒有辦法觀察,這時可以把注意力放在人中範圍,然後用數數目的方式:吸氣、呼氣,完成一個呼吸,數一;吸氣、呼氣,完成一個呼吸,數二,………。如此增上數目,從一數到八,不斷重覆,直到注意力穩定、人中範圍的息,能觀察得非常清楚,而且保持長時間不散動為止。
論典中說,數一至五,數目太少,不容易攝心;數十以上,數目太多,心念過勞,故數數以六至十為佳。帕奧禪師的教法是以八為數,取其「憶念八正道」的寓意,所以我們在此也建議同學數到八。但是當心意能安住而集中,就應該將數目字放下,只是觀察呼吸。
經過幾天的練習後,如果一入坐,息就可以觀察得很清楚,那就不要數息而直接觀息。「安般念」的修持重點是觀察、念住於(鼻)息,以「念」為主;因為初學者無法立刻專注,才退而求其次的數息,而不是以「數」為主。
安般念的特勝與功德
第一、具普遍性。[1]
呼吸是每一個人都有的,自然的生理現象,以它為禪修的所緣,不但容易取得,也可以超越宗派、宗教的對立與修持的神秘色彩。
第二、利於情緒的調理與覺察。
我們的呼吸和情緒相關聯,情緒起伏,呼吸的狀態也會隨之改變。例如,情緒穩定時,呼吸就比較平靜細長;情緒焦躁時,呼吸就比較急促粗糙。因此,以「呼吸」做為專注的對象,有助於情緒的自我覺知與調整,專注力愈強,情緒的自我調理能力就愈強。
第三、培養定力。
三十七道品中的四念處,其中「觀身如身念處」,息屬於身,故觀息也是觀身的一個所緣。安般念在禪定的層次上可以修到四禪,到了色界的頂點:四禪,息才會停止;在色界四禪以下的眾生都還有呼吸,在經典中經常可以看到佛陀教導弟子修學安般念得四禪。第四禪的定力均衡和穩固,非常適合開發觀慧,故《阿含經》中常稱四禪為「根本禪」,即依此定力而起觀,觀察一切法的自相和共相,進而破除我執,故佛陀對此禪境的定力,十分讚歎。
南傳覺音論師在《清淨道論》中,將修定緣整理成四十個業處,並論及各個業處所能到達的定力淺深,有些所緣的定力層次較低,不容易開發觀慧,有些則定力雖深,然慧力轉弱;而安般念則定慧力適中,這就是佛陀讚歎其為根本禪的原因,所以是一個非常好的禪修所緣。
第四、開發觀慧。
安般念不僅可以培養定力,也可以修觀慧,如「十六勝行」中說,依之而修可以破除我執,得證聖果。
以安般念為所緣的定慧分別
也許有人會問:修學安般念,是否會影響自己過去所修學的法門?事實上,定力和慧力都是一種能力,如果安般念修得好,定力就會增強,這時要轉學其他的觀門、定門,根本不成問題。換言之,一旦三昧力成就,有了定力的扶持,其它的其他能力也比較容易增長。所以,大家不用擔心學了安般念以後,要怎麼面對自己過去所修學的法門?
安般念除了增長定力之外,還能開發觀慧,為了不讓大在用功時有所混淆,在這裡,我想為大家簡單地說明一下以安般念為所緣的定慧分別:
依安般念修禪定:當我們把注意力放在鼻息上面時,如果只是專注於鼻息通過人中範圍時的觸感,換言之,就是心念只專注於一個所緣,沒有其他,不去分別,不去思惟,就只是靜靜的觀察自然的呼吸,注意力跑掉了,馬上抓回。如此循序漸進,呼吸的觀察漸漸變得明了清晰,因為降伏五蓋,就能從欲界的未到地定,進昇入色界的四個禪定層次,這樣就是依安般念修定。
依安般念修觀慧:依安般念轉為觀慧時,就必須注意息的「自相」,即觀察其長短、冷熱、前後變化等,與「共相」,即無常、苦、空、無我等共相。當我們做這樣的分別、思惟、揀擇時,就是以安般念為所緣,開始從修定轉為觀慧。
雖然經中有先修止,後修觀;先修觀,後修止;止觀雙修等三種不同的禪觀進路,然而一般都依定起修,而且戒、定、慧三學,也是先定後慧的次第。所以,慧學必須以定學為基礎,才能有所成就。
動與不動之間
我們常會因為久坐而產生疼痛,這時我們可不可以透過移動來減輕不舒服的感覺呢?有人強調不要移動,但是這會引起強烈的痛苦,學員也容易生起懼怕的心理。所以我們的方法人性一點,也就是:不是不能動,但千萬不要只是反射動作的動。
無始以來,我們的生命已經養成一種本能:遇可愛境起貪,遇不可愛境起嗔。由於習慣於貪就執取,瞋就排斥,使我們的身心形成趨樂避苦的深厚習氣。生命深層執持根身的力量非常強大,也難怪我們總是貪生怕死。在禪修過程中,一般人對身心覺受的反應也是經常受制於這種習氣,無法超越。
所以,就算可以動,我還是要提醒各位,我們入禪堂的最終目的,是希望透過定和慧的訓練來改變根深蒂固的慣性,那是生死流轉的慣性。因此,碰到不可愛境時,如果能夠不理它,最好就不要理它,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安般念上。你一定要用自己的修行經驗來證明一件事:是你的心把痛苦和快樂抓住了以後,它們才會和你糾纏不清。如果你有能力不理會身心的覺受,它們就不會對你產生干擾。
但是,有時候久坐,總不是很舒服,尤其當身體的疼痛已經嚴重干擾到你用功時,就不需要再做無意義的忍耐了,以免浪費時間。如果短暫的移動身體,可以換來之後二、三十分鐘的專注,這時候最好先變換一下姿勢,再繼續用功。
精進而不放逸的力量要從自己的內心生起,而不是靠老師或糾察對禪修者打香板,喝斥、責罵,使學員心生恐懼而來。修行是對自己交代,而不是對別人交代的,因此,在這個禪堂裡,除了道德的勸說,道念的提醒,和互相的鼓勵之外,我們沒有任何外在的管教或威嚇。希望你們自行生起精進的警策力量,珍惜每一分的禪修時光,努力超越身心的逆障。


[1] 有關於安般念特勝的說明,一至四點於拙著《禪觀修持於人間關懷》,頁五三至五五,三二九至三三三中有較詳細之說明。

 

上一篇

回上一頁 回頂端
©Copyright 2018 Hongshi Buddhist Cultural and Education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為1024*768, 建議使用IE 6.0或以上版本瀏覽器
本網站由昱得資訊工作室建置維護